汤敏:迎接中国公益爆发性发展的未来十年
标签:
观察  
汤敏:迎接中国公益爆发性发展的未来十年
提要
中国社会已经从过去的温饱解决不了,到了大体上解决了温饱的时代,这个时候老百姓对社会公正公平的要求更高、对公益的需求增加。在未来的十年,特别是由于老龄化,公益需求更会增加。

我直接谈未来。我有一个基本判断:未来十年应该是中国公益行业爆发性发展的十年。当然了,过去十年实际上公益就是爆发性发展的十年。但是那个时候爆发是从零到一,是从无到有,但是真正对中国社会产生巨大影响,起到巨大作用的,是在未来的十年。我觉得未来十年可能会发生超乎我们现在想象力的快速发展的情况。有四点原因:

首先, 中国社会已经从过去的温饱解决不了,到了大体上解决了温饱的时代,这个时候老百姓对社会公正公平的要求更高、对公益的需求增加。特别是由于老龄化,公益需求更会增加。

第二, 由于新的科技的发展,将会给我们提供很多过去解决不了老大难问题的新方法。前几天我们在上海开人工智能的会议,人工智能领域可能对人类是一个巨大的挑战。2019年,谷歌很可能会将自动驾驶技术真正地大规模推向市场。 这就有可能让所有的司机失业,这是上千万人的就业问题,大部分汽车厂可能就要关门,因为十分之一的自动驾驶汽车将要代替原来所有的汽车。这还是指自动驾驶,未来人工智能各个方面将会导致大量失业,导致产业和社会的大变动,会仅仅靠企业和政府是应对不了这样的大变化的,社会组织可以在其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这是从需求方面谈的。

第三, 从供给方面来谈,未来十年我们的第一代企业家都老了,真老了。很多企业家会退出第一线,他们已经聚集巨额的财富。像周总(注:南都公益基金会创始人周庆治),在汶川地震灾区救灾时考虑的财富分配与生命的哲学问题,现在实际上很多企业家都在考虑中。积累下来的巨额的财富到底应该怎么用,他们在可能未来十年中需要做决定了。我相信,相当多的企业家将会把资金投入公益领域。 那时会有百亿级甚至千亿资金规模的基金会在国内出现,它们的影响力和可以干的事情就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第四, 参与公益的人的角度看,现在已经出现了一大批90后、 00后的年轻人,在乐平基金会,在友成基金会,在我所有参与和合作的公益机构里面,我发现很多年轻人很有理想,思想非常前卫,愿意把自己的时间,把自己的终生事业放到公益事业中。与二三十年前相比,那时大家都在找工作,解决温饱的问题,现在的公益事业也能提供一个基本的生活条件,也是一个体面就业。如资中筠老师所说,加上新的理念不断产生,中国第三部门将能起到更大的作用。这有可能跟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路径一样,四十年前当小商贩开始倒卖牛仔裤时,我们不会认为民营企业在中国能起多大的作用,今天民营企业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主力军。

我对中国公益行业未来发展的信心特别是还来自新技术的发展。在全世界范围内,传统的公益都是一种小而美,起到拾遗补缺的作用。公益作为第三部门很难走到主流领域里面,原因是受限于过去的技术与环境。未来会不会有可能发生大变化?我非常同意刚才梁春晓所说的,“互联网+公益”使很多过去我们认为无解的问题可能变得有解。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互联网的参与很多问题很快就能够得到突破性甚至颠覆性的解决。例如大城市居民的出行难问题,多少年来我们做了多少研究也解决不了。一个滴滴打车加一个优步再加OFO, 摩拜大体上就解决了。 未来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情况?包括大家谈到的中国社会的诚信缺失问题。蚂蚁金服、腾讯的微众银行等做的互联网金融,用互联网大数据不诚信你就跑不掉,不诚信损失就太大。包括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农村教育。有了互联网以后,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把城市的优质教育资源与农村学校分享。过去人们讲解决教育公平问题只能是小打小闹,现在完全有可能在大规模地实现公平。互联网等新技术,还包括未来人工智能等,如果公益行业很创新,很多的社会问题可能在政府还没有解决之前就已经由公益机构突破了。

当然, 未来公益的关注重点也要发生变化。除了传统的弱势群体我们要关注之外,还要帮助出现的新的弱势群体会。比如,原来的出租车司机很强势,现在滴滴打车大规模发展,他们可能马上变成弱势群体;现在银行职员很强势,互联网对银行冲击或许会导致很多银行职员下岗。新的社会变化,新的技术变化一定会产生新的弱势群体,新技术革命下产生的马太效应,我们要给予充分地关注,这既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机会。

未来的公益,不管是叫第三部门还是叫第四部门,如果能够充分地利用新技术、新工具,就有可能真正融入到主流领域,解决社会的大问题,我觉得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共同努力。

来源:南都公益基金会 编辑:程晓霞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