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课惠泽山村校
标签:
 
直播课惠泽山村校
提要
这几年,有了在线直播,情况大有改观。陆万坤笑着说:“几年的直播课下来,我们成为全镇三个教学点中唯一一个能参加统考的教学点了。开通直播课的第一个学期,我们的综合成绩是全镇第三,第二个学期到现在,我们的综合成绩一直是镇上的第一名!”

7月5日,贵州省威宁县大院小学的孩子们穿上彝族服装,早早地来到了学校。该校首届接受在线直播课的18名学生迎来毕业典礼。

当孩子们热情跟记者聊天拍照时,有个男孩却在校门外呆呆地看着,迟迟不敢进来。听老师说,那个孩子之前就是这所学校的,但是因为老师不够而无奈被“送”到其他学校,以前这所学校的孩子们跟这个小男孩一样胆怯、害羞。

  年近60岁的校长陆万坤回忆:“前几年,因为没有英语老师,只能忍痛割爱把三年级以上的孩子送到3公里外的小学。孩子们家里大多没有自行车,只能步行。”

  这几年,有了在线直播,情况大有改观。陆万坤笑着说:“几年的直播课下来,我们成为全镇三个教学点中唯一一个能参加统考的教学点了。开通直播课的第一个学期,我们的综合成绩是全镇第三,第二个学期到现在,我们的综合成绩一直是镇上的第一名!”

  六年级学生张雪艳经常是班里的第一名,以前的她很腼腆,不爱说话,志愿者们来了以后,她变得自信爱笑起来。她说,有时候也想转学去更好的学校,但是现在,她不舍得离开这里。

  说到直播课对学生的改变,每周上25节课的陆艳老师最有话说。她是大院小学的代课老师,在每月工资仅1000元的情况下,一干就是18年。当被问到为什么坚守在这里时,她说:“自己家乡的孩子自己不教,那谁来教呢?目前的工资确实很低,但全镇还有六七个代课老师在坚守,整个威宁县还有300多个代课老师也在坚守,我不能走!”

  陆艳说,直播课对孩子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如果下一节是直播课,学生们会飞快地跑去上厕所,然后再跑到教室里准备好纸笔,把要学的内容赶紧再读一遍。有的时候,他们非常想在老师面前表现一下,就会提前把作文写好,请老师点评。

  在生活方面,孩子们也变阳光自信了许多。陆艳说:“以前大山里的孩子都很自卑,学校来了陌生人,他们会很害羞,甚至没有勇气跟对方打招呼。现在你会发现,孩子们变得热情大方,一点也不像没出过大山的孩子。”

来自:中国教育报 记者:葛松莹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