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妈妈”涉嫌敲诈罪:民间慈善为何会变味变心?
标签:
观察  
“爱心妈妈”涉嫌敲诈罪:民间慈善为何会变味变心?
提要
社会必须思考这样的问题,即慈善是道德之举,但当它产生了“要挟”成分的时候,还算是慈善吗?显然这需要更加理性的定义。

5月5日下午,记者从河北省武安市相关部门获悉,经过查证,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负责人李利娟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目前已被刑事拘留。李利娟名下账户有人民币2000余万元,美元20000余元,公安机关已查封,案情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李利娟今年48岁,早在八九十年代,她就已是百万富翁。然而,早在2011年时,李利娟就已入不敷出,不得已卖掉别墅,在原来的矿井边上,修建了现在的“爱心村”。(澎湃新闻5月5日)

李利娟因为其善举,2006年被评为感动河北人物,并多次被媒体报道,21年来她已经陆续收养了118名遗孤。据封面新闻此前报道,2017年的12月,李利娟被诊断出患有早期淋巴癌,但仍努力挣钱养活着这些孩子。从这样的背景中,很难想到李利娟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其中的情况到底是怎样,还需要法律给出最终的定论。

但是,这一切背后的深层问题是,各地的诸多孤儿到底该由谁收养才能让社会放心?就目前一些地方的经济条件来说,将所有的孤儿让政府承担,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事实就在那摆着,这些孤儿必须要有个安稳的归宿,而社会并不能等到地方政府完全有了相应的能力才思考这个问题,因此,这其实是个眼下与未来不间断的进行时的问题。

从以前的新闻报道中可以看到,社会对李利娟的善举给予了很高的褒奖,她的举动给很多孤儿带来了希望,同时,也给当地政府部门解决了很多力不从心的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社会各方才给了李利娟诸多的社会荣誉,而在此过程中,很多地方也将李利娟的事迹当成了解决现实问题的一条路径,因而李利娟也成了当时社会正能量的一种符号。

然而,现在一切情况发生了不可想象的变化,随之而来的问题似乎更让人难以理解,那就是李利娟当初的善举到底是真的善举还是另有图谋。显然,社会不能因为她现在出了问题就否定了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因此,这事必须一分为二地看。

当初李利娟卖掉别墅,修建了现在的“爱心村”,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出的付出,对于这样的举动,如果将现实拉回到过去,人们依然会给她重重地点个赞。但是,法律是无情的,如果她的罪名成立,那就一定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这就是社会,这就是社会应发讲的更大的理,在法律面前,并不能因为曾经有过善举就会得到网开一面特权,因此,如果她的罪名成立,那么,当然也要给当地的相关部门重重地点个赞。

但问题的关键是,她为什么会发生如此令人不解的转变?其实问题并不复杂,因为在人的一生过程中都会发生很大的转变,转变的动因来源于现实环境的反馈,而在李利娟因善举成名的过程中,享有她应当得到的荣誉。而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她的善举也获得了某些“特权”,那就是相关部门对她给予了特别的另眼相看,以至于只要李利娟带着诸多孤儿到政府门口去,不管提出什么问题,政府都会给予最大程度地满足,从媒体后续的多维度报道可以看出,李利娟的一些行为已经带有着“要挟”的成分,这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因此,社会必须思考这样的问题,即慈善是道德之举,但当它产生了“要挟”成分的时候,还算是慈善吗?显然这需要更加理性的定义。客观而言,在目前情况下,一些地方政府还没有足够的能力解决所有问题,因而,客观上也确实需要社会力量及个人力量的介入,但却不能因为慈善二字就可以突破所有的社会规则,毕竟,社会还需要更大的秩序。

显然,对于李利娟身上所发生的前后截然不同的行为,还要一分为二地看,该肯定的要肯定,该法办的要法办。但无论如何也都要将问题拉到本源上来,即对于从事社会慈善的机构或个人,地方政府都要给予常态化的规范管理,建规立制是必须的规范路径,有了章法,有了制度,才能保证社会慈善不变味,不变心。

来源:搜狐  马进彪  编辑:程晓霞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