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应急救援专家王英颉:中国民间公益力量正走上国际舞台
标签:
公益人物  
80后应急救援专家王英颉:中国民间公益力量正走上国际舞台
提要
他近期的目标是让中国的民间公益力量走上国际舞台。在这个目标的推动下,2018年他带队打的最大一仗,是参与了泰国清莱“世界最困难洞穴救援”。

己亥猪年,整个春节期间,王英颉都在自己的微博、微信上推荐“非洲救野猪”行动,为了保护非洲野生动物免受盗猎者的猎杀,他和几位朋友一起创办的平澜公益基金会从2015年起,在津巴布韦开展反盗猎行动。在2019己亥年,他蹭着热点,呼吁朋友关心非洲疣猪。

然而做公益并不是这名出生于1984年的“斜杠青年”的主业,作为一名商人,他的日常就是赚钱、捐钱、带队把捐的钱花出去……他近期的目标是让中国的民间公益力量走上国际舞台。在这个目标的推动下,2018年他带队打的最大一仗,是参与了泰国清莱“世界最困难洞穴救援”。

一次救援 启蒙了一代民间公益人

进入公益领域,对王英颉来说是“半个意外”。

2008年,机械设计出身的他在国内某知名论坛已经当了几年版主,在中国蓬勃的互联网社群浪潮中,网络平台的动员能力,正在被逐渐释放。作为具有网络动员能力的第一代网络大咖,他也曾参与到贵州助学等一系列民间公益活动中。但在这个初级探索阶段,民间公益的力量各自为政,也没有“老师”,无法联合起来,更别说系统化运行。情况被“5·12”地震改变了。

“我出生在四川,但长期在北京生活。汶川地震后,我马上赶了回来。”怀乡之情和公益之心的双重推动下,王英颉请了长假返回四川,投身到抗震救灾的活动中来。每天晚上他开车到绵竹装运物资,第二天就送到震区,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连续扛了几天之后,他终于在某天突然昏睡过去,一睡18个小时,从此后,他的网名“碎觉”(四川方言中,睡觉的意思)正式成了江湖诨名,沿用至今。

这一场说走就走的应急救援,也改变了王英颉接下来的人生。本来从事模具设计师职业的他,在假期结束后没回北京,而是在汶川留了下来,一留就是两年。像他一样,在亚洲最大的板房区里,从四面八方赶来,然后长期驻扎的民间公益人,在这一时期保守估计有约百人之多。

“这是中国公益元年。”回顾2008年那个节点,王英颉认为,这是中国民间公益力量觉醒的一年,“国际社会的公益组织大量进入,不仅仅是在灾区救援方面,更重要的是,在灾后重建方面,组织性的介入至少规划到了5至10年之后,这种系统性的操作,我们是第一次看见。这是一个教育的过程,而我们就是被启蒙的第一代人。”

一个野心 中国公益要做行业推动者

像王英颉一样涌入汶川的志愿者在中国的公益舞台上,不断地相遇。曾经被教育的一群人,在10年的成长时间里,逐渐成为“教育者”,开始成为足以引导这个国家公益力量前进方向的重要人物,在各自的领域发挥作用。

而从2008年开始,以汶川为出发点,又历经了玉树、雅安芦山等多次灾难现场应急救援的王英颉,最终选择了把这一领域当作自己的事业。在这个过程里,他从纯粹消耗自身财产的自费志愿者,开始回到城市、重新就业,最终成为“斜杠青年”。

“就是没钱了。”接受采访时,王英颉咧嘴笑了一下,“2009年那阵,我连花自己的钱都有愧疚感,觉得每分钱都该用来做公益。到了2010年,自己的钱也花得七七八八了,那没办法,回去挣钱呗。”2010年,在玉树待到第9天时,他因为高原肺水肿被抬了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回到北京开始从事媒体市场方向的工作。

但已经被启蒙的公益之路无法停下。“那种成就感、社会认同感,真的会让人上瘾的。”他坦然承认,这是一种英雄主义情怀,“拥有一身本事,那就该去做事儿。”不久后,平澜公益基金会开始酝酿、成型,2018年4月,正式成立。

从尼泊尔地震救援,到泰国清莱的史上最难洞穴救援;从普吉岛沉船现场,到非洲反盗猎行动……王英颉选择的是一条“放眼全球”的公益之路。“我们希望能够做出差异化的东西来。”以包括王英颉在内的几位创始人的初心为出发点,一个有野心的公益计划正在蓬勃发展,“中国的公益力量,在某些方面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我们从被教育者,已经成长到足够成为教育者。我们要做行业的推动者。”

来源:华西都市报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