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蔚华: 中国一定会成为影响力投资大国
标签:
人物 公益人物  
马蔚华: 中国一定会成为影响力投资大国
提要
中国一定会成为影响力投资的大国。我们现在除了理念和认同以外,我们还要建立影响力投资的生态,这个生态包括评估、中介也包括信息交流平台,我们要培养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认识、能够熟悉、能够介入或者引导参与影响力投资,我们也希望得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认同和支持,这样我们才能实现资本向善、世界向上。

两年前,影响力投资在中国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那时我在深圳讲这个概念的时候,原本应该给200-300人讲,结果来现场超过1500人,今天这个会门票400张瞬间抢光,都没敢多发放门票,说明深圳与杭州这两个城市都充满着创新的精神,对新的事物都充满着关注和参与。

在中国这个陌生的概念被越来越多人所接受,在社会范围内去年的G20已经把影响力投资列入可持续金融进入G20的纪要里,影响力投资在过去两三年无论在世界还是中国发展都很快。

什么叫做影响力投资

影响力投资理论的概念是这样的:一种投资既有正面的财务回报,可能高于,也可能等于、低于社会平均利润率,同时有社会影响力。它不是我们过去的慈善捐款,是要有经济回报还有社会影响力的。这个指标怎么量化,美国有美国的标准、英国有英国的标准,我们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的十几个指标量化成我们的标准,我们在推动这个标准的建立。

影响力投资应该是和过去的社会责任投资、道德投资、底线投资区别在于,一开始就有目标解决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另外必须是量化的,当然它可以是贷款也可以债券也可以各种基金,可以用各种形式、各种金融杠杆、各种金融工具体现。

影响力投资应该是公益金融的组成部分,什么是公益金融?就是把公益的理念和商业的手段包括金融的方法结合起来,这是公益、慈善在新时代的一个创新。公益金融我通常理解为三句话:

第一个用现代企业的管理方法管理公益组织,也就是良好的治理结构。不能老板捐了3个亿还去管,捐款从捐那一天所有权不是你的,你还有建议权,但是不能支配了,就是现代企业的治理结构。

第二个用市场的原则来配置公益资源。市场是公平的、透明的,谁好往谁那倾斜。

第三是金融的手段解决公益的问题。公益金融通常有影响力投资,影响力债券、慈善信托,社会企业、公益创投等等绿色金融都在公益金融的范围之内。

为什么我们要推动影响力投资

为什么我们今天全球范围内倡导、推动影响力投资有三个原因:第一影响力投资也包括公益金融,是公益慈善历史发展到今天的一种必然,是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第二是当今这个社会人心向善的一种趋势。第三符合中国经济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符合历史发展规律。

历史发展的必然

因为我们知道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和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决定这个社会的意识形态等等方面,我们的公益管理那就是上层建筑领域的,它一定受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受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影响,回顾历史就是这样,16世纪那个时候生产力水平低,当时公益慈善从教会主导,那个时候生产力水平低,慈善只是解决饥寒交迫,需要救助的这些人。

到后来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到了封建社会,慈善不光救助饥寒交迫的人,还承担社会的责任,比如社会有一些公共的设施,英国制定了《伊丽莎白法》,这是最早的法典,后来美国迅速发展出现了很多大的资本大鳄。公益慈善发展到这个阶段叫做现代公益发展阶段,是美国基金会为特征的,美国的基金会有良好的结构,最主要的是把这些钱投向公共事业,投了数以千计的医院、养老院、图书馆,这时候慈善显然越来越高层次了。

说明什么?说明一定的公益慈善管理形式和一定的发展水平相适应,背后是技术革命、资本市场、全球化、金融创新等等。现在财富增长很快,去年苹果的市值达到1万亿美元。这1万亿美元什么概念?印度尼西亚的国民生产总值,富可敌国,这说明什么呢?在我们世界上绝对贫困化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相对贫困化的问题越来越突出,这种再加上我们环境堪忧、政治导致的战争、疾病,还有性别歧视、种族歧视等等,这些问题给全球的经济发展带来深深的影响。

联合国制定了2015-2030年的可持续计划,这17个指标我们发展中国家完成它还有巨大的资金缺口,这个资金缺口估算有3.9万亿美元,现在政府投入和慈善机构捐赠只有1.4万亿元,这么大的缺口你完全靠政府投入很难解决。

十年前一批年轻人他们开始想,这些问题的产生可能由于经济本身产生的,如果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要从经济投资这个源头去考虑,理想的想,假如每一笔投资在发生的时候都要考虑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每一个经济活动进行的时候都要注意到正面的财务回报和社会影响力。理想的话,这个社会没有缺口,但是世界都不是那么理想,我们为了倡导这样一个投资价值观,让更多的投资、更多的经济体都能注意到经济回报和社会回报的一致性,这个缺口毫无疑问越来越减少。

一方面我们继续发扬慈善的美德去捐赠,但是同时让每一笔经济行为都能发生这样的变化,那这个世界肯定会比较早的完成可持续发展的目标,这就是到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另外,我觉得传统的慈善在某些程度很难有可持续性,如果变成一个商业行为,用公益行为和商业行为结合,这个问题就能解决。无论是从资金的回报、资金的效率和人才的吸收各个方面都会带来可持续性的发展,所以历史发展到今天,特别是公益慈善发展到今天,传统的公益必须和时代相吻合,我们公益领域也要创新,这不仅是中国的事情,在美国等发达国家都是这样。所以十年前八国集团首先推动影响力投资,很多华尔街的高官他们工资很高,他们很愿意去做公益、做公益金融的事。他们觉得这个事更伟大、更有意义、更值得追求。

人心向善是趋势

第二个就是社会向善、人心向善、商业向善、资本向善这是一个潮流,我们追溯到70年代,那时候在美国商业也不是很认可,一个企业自己赚钱就很好不用想社会的事,贡献利润就行了,这是美国当时价值观。十年之后否定了这个观点,每个企业在社会上不是自己,会对社会、对自然、对环境产生影响。比如一个农业企业用水减少了水源,排气污染了环境等等,企业不再是自己的问题,后来理论界有一个利益相关者的利润,这是公益慈善的基础利润。

每一个人都和很多的相关者有关系,你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社会,这样我觉得社会责任的概念逐渐就树立起来了。本世纪初的时候我在招行当行长,那时中国对社会责任的概念跟今天影响力投资的概念差不多,那时候我看到跨国公司在中国搞社会责任,有社会责任报告,招行跟几个社会公司和企业联合成立了中国社会责任同盟,如今二十年过去了,我们看所有中国的上市公司都有社会责任委员会、社会责任报告,社会责任在今天无论是上市、不上市都关注这个事,这就是一种趋势。这种趋势叫人心向善、社会向善。

美国有一个多米尼400指数,在过去十年选择了既有社会效益也有正面的财务回报的企业选择400家,非常有意思的是,400家公司的回报率居然跑赢标普500。

我们有中国社会价值同盟,我作为这个价值同盟的主席,过去五年一直推进“义利99”社会价值评估。发现中国的“义利99”,就在中国的深沪300上市公司里选99家既有正面的财务回报,又有积极社会影响力的企业。在过去5年“义利99”跑赢深沪300,跑赢上证指数,跑赢几乎所有的指数,说明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也不是唯利是图的,也人心向善、资本向善。

中国经济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影响力投资符合我们今天五大理念,符合中国经济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这五大理念叫创新、协调、开放、绿色、共享。

影响力投资第一创新,既是公益的创新也是金融和投资的创新,因为我们把金融发展更多地融入社会责任感,可持续观点。传统的公益不可持续,只有把它和商业的手段,金融的手段结合起来,它才可以持续。第二个是协调,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是最大的协调。第三开放,影响力投资是全球的概念,既欢迎境外的影响力投资到国内来,我们也要出去,比如说“一带一路”,我们投资的概念畅行无阻,所以开放。绿色是影响力的应有之意,共享我们所有一切都是让世界更美好,这个美好的世界让所有人共享。

影响力投资一定会成为一个主流的价值观,中国一定会成为影响力投资的大国。我们现在除了理念和认同以外,我们还要建立影响力投资的生态,这个生态包括评估、中介也包括信息交流平台,我们要培养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认识、能够熟悉、能够介入或者引导参与影响力投资,我们也希望得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认同和支持,这样我们才能实现资本向善、世界向上。

来源:公益评论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