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国胜:将捐赠电子发票推送到个人,将推动小额捐款增长
标签:
观察 资讯  
邓国胜:将捐赠电子发票推送到个人,将推动小额捐款增长
提要
公信力是公益慈善事业的生命线。开具电子发票,有助于公益慈善机构捐款信息的及时披露,未来公益机构再瞒报、漏报捐款数额的情况将大幅减少,有助于提高公益行业的透明度与公信力。

4月11日,北京的王女士通过支付宝向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的“我送盲童一本书”公益项目捐赠了50元,十分钟后,她的支付宝即收到了一张由该基金会开出的捐赠电子发票。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也因此成为全国首个将捐赠电子发票推送到达个人的基金会。

“将捐赠电子发票推送到达个人”对捐赠生态系统有什么影响?又会给公益行业带来哪些变化?善达网专访了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教授。

马广志:从早前提出的“票据电子化”到“电子票据”,可以说是1.0和2.0的时代差异。“互联网移动端捐赠电子票送达个人”会给公益行业带来什么变化? 

邓国胜:第一,由于以往纸质发票,需要人工开票或打印,不仅耗时耗力,也不利于环保,而且邮寄的成本高,而捐赠电子发票成本低,便捷、快速,如果能够尽快普及,将有助于长期以来困扰公益行业的小额捐款发票难问题的解决。无论对公益组织,还是捐赠人而言,这都是好事;第二,个人捐款比例低一直是困扰我国公益行业发展的难题,毫无疑问,捐赠电子发票的推广有助于提升公益慈善机构的透明度,推动我国小额捐款的增长。

马广志:数字中国的建设是大势所趋和必然要求,从这个角度上来讲,“首张互联网移动端个人捐赠电子票送达个人”的意义是什么?是否可以说,公益行业由此将进入“发票无纸化”时代?

邓国胜:这意味着中国公益行业信息化、数字化建设取得了新的重大进展。但这离“发票无纸化”还有一定距离。

尽管现在可以做到电子发票送达个人,但是,个人凭捐赠发票如何抵税则是另外一个难题。相信很多人可能有这种经历,虽然收到的是电子发票,但在财务报销时,仍然需要将电子发票打印出来,也就是说,在实际的票据管理环节,还没有完全实现真正意义的无纸化。所以,离真正“发票无纸化”,还有一段距离。

马广志:公益事业捐赠电子票据的应用,对捐赠人、慈善组织和财政部门都分别有什么好处?

邓国胜:对捐赠人而言,小额捐款也可以像大额捐款人一样收到捐款发票,有助于公平;对于慈善组织而言,大大降低了开发票、寄发票的成本,提高效率,便于票据的整理和保管;对于政府部门而言,便于查询、监管,特别是提升公益机构捐款的透明度,便于全流程监管。

马广志:透明度提升了,就会有助于机构打造公信力。

邓国胜:是的。公信力是公益慈善事业的生命线。开具电子发票,有助于公益慈善机构捐款信息的及时披露,未来公益机构再瞒报、漏报捐款数额的情况将大幅减少,有助于提高公益行业的透明度与公信力。

马广志:在互联网科技和公众筹款不断增加的态势下,您认为电子捐赠发票送达个人将会给捐赠生态系统的建立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邓国胜:开具电子发票是整个慈善捐款的重要环节之一,如果相应的捐款抵税能够也如同开具电子发票一样便捷,那么,将大大激励个人的小额捐款。

马广志:公益事业捐赠票据是财政票据电子化的一部分。作为一项系统性工程,您认为电子票据管理方面存在哪些短板和挑战不容忽视?

邓国胜:电子发票如何识别、存储、查询、保管的问题也是一个难题。以往人们习惯了纸质票据的管理,对于电子票据的管理,还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如果电子发票在票据管理时,仍然需要再打印出来,就达不到绿色的目的。所以,未来还需要加强电子票据管理软件的开发,便于相关部门查询、存储和保管。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