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彩·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传承藏医文化 培养藏医药人才
标签:
资讯  
光彩·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传承藏医文化 培养藏医药人才
提要
据悉,民间藏医教育是传承藏医药文化不可或缺的方式之一,民间藏医教育强调动手实践能力的培养,是对现代藏医教育的一个重要补充,那些接受了民间藏医教育的学生,如今已经成为藏区基层医疗卫生的中坚力量。

2007年,奇正藏药在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的支持下设立了"光彩·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2017年,中央统战部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设立扶持民族地区开展民间藏医教育专项活动。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常务理事、奇正藏药集团董事长雷菊芳认为,奇正藏药集团经过20余年的实践,形成了具备自身特点的藏医药文化保护与传承方式,这是一种商业的选择,更是一种社会责任的承担。

“包括藏医药在内的传统医药学是人类智慧的结晶,能为后人提供更为丰富的治疗选择,应该得到传承和发扬,奇正藏药集团经过20余年的实践,形成了具备自身特点的藏医药文化保护与传承方式,这是一种商业的选择,更是一种社会责任的承担。”奇正藏药集团董事长雷菊芳扎根民族地区20余年,将文化传承作为企业可持续发展核心议题之一,纳入到公司可持续发展规划中。

2007年,奇正藏药在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的支持下设立了“光彩·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旨在促进西部地区经济、教育、医疗、卫生及文化等社会公益事业和社会文明的进步。

2017年,中央统战部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设立扶持民族地区开展民间藏医教育专项活动,极大地解决了民间藏医教育面临的一些困难。雷菊芳作为该协会的常务理事,也承担了这一项目的相关工作。

“在文化源头支持出版藏医大师典籍;在文化传承人才的培养层面,支持重建五明文化学院,设立传统藏医学校;在文化传播层面,建设藏药文化展馆,并通过文化与学术相结合的独特营销模式传递藏医药文化;在文化实践层面,支持捐建藏医诊所、开展藏医诊疗。”雷菊芳深感设立藏医文化保护专项项目、发展民间传统藏医教育事业的迫切性与必要性。

助力藏区学校发展

“在过去20年间,我们投入藏医学术传承与保护相关的公益事业,不仅创办传统藏医学校,也努力支持传统藏医学校的运行,通过设立专项基金,使传统藏医学校得到系统的支持,得以持续不断地培养愿意在乡村扎根、服务基层的合格藏医村医,他们是传承传统藏医药学不可或缺的力量。”奇正藏药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近年来,雷菊芳对藏区民间传统藏医教育事业进行了实地走访,车程达5000多公里,拜访了西藏、青海、四川等地的民间藏医教育机构,发现这些机构都具备良好的传统藏医教育资质,为基层医生的培养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倾听了这些机构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发展困境,为藏医药民间教育发展尽一份力量。

“在现代医学领域内保存和发展西藏医学独特科学特质,传承西藏医学的传统精髓显得尤为关键。”奇正藏药负责人告诉记者,为继承和发扬藏医学,培养藏医药人才,2004年奇正藏药捐建“贡布曼隆宇妥藏医学校”,面向藏族贫困以及肢体残疾的青少年免费招生,聘请具有多年藏区行医经验的专业教师按照传统教学方式传授西藏医学。

学校开办以来,教学成果显著,并成为当地基础医疗的有效补充,培养了很多传统藏医药人才,使大部分学生在校时就能单独就诊。因此,远道慕名而来就诊的病人非常多。记者采访了解到,在学校的门诊,治疗的费用在当地是最低的,而且对于贫困病人全部免费治疗。目前,该学校已成为当地的一个医疗点,有效地解决了当地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据了解,为保障该学校的良好运行,2016年在“光彩·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的帮助下,新建了学校厨房、食堂和图书馆,为学生提供了更好的学习场所。据悉,该项目当年完成并已经使用。

青海省同仁县尖德奇正小学位于偏远的藏区,因为大部分学生家庭经济贫困,因为学校资金困难,无法正常配备教学设施,2016年至2017年“光彩·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每年度资助学校购买学习用具,这对于尖德奇正小学的学生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修复藏医学文化遗产

“在亲身参与的扶贫开发以及捐赠活动中,我们深深地感受到,西部藏区农牧民众最迫切、最需要改善的是医疗和教育问题,最乐于接受、最欣喜的是民族民间优秀文化保护项目。”奇正藏药负责人如是说。

藏医药《四部医典》是一部藏医药医疗实践和理论精华于一体的藏医药学术权威工具书,被誉为藏医药百科全书,为藏医药学中最系统、最完整、最根本的一套理论体系。《四部医典》包括各种疾病的分类以及生理、病理、诊断治疗、药物配方等。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正在研究藏医学。

早在一千年前西藏山南扎塘寺完整地收藏了木刻版的藏医药著作《扎塘四部医典》,不幸在文革中被烧毁。为继承和弘扬藏医药文化,扎塘寺管委会发起新刻《扎塘四部医典》木刻母版。为了保护与传承民族医药中的瑰宝——藏医药学全套理论体系,2017年11月份,奇正藏药经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光彩·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向西藏山南扎塘寺管理委员会资助出版完整的木刻版藏医药《四部医典》的制作项目。

目前该项目如期制作、手工印刷完成。西藏山南扎塘寺管理委员会负责进行项目验收,检查质量、核准数量,并将所有木刻母版和书籍存库。

资助西藏藏医

“我刚开始跟随师傅出诊时,看到他给一位牧民看完病后,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一百多块钱给患者付医药费。当时我还有些不理解,后来这种情况见得多了,我也就习惯了。有时候我也会拿出一点钱,给那些没带够钱的病人付药费。”西藏自治区藏医院藏医外治科副主任医师索朗欧珠的助手说,索朗欧珠每次遇到看病买不起药的患者,都会从自己腰包中拿一些钱出来给患者。

坐落于拉萨市八廓街的西藏自治区藏医院藏医外治科门口,每天都会有很多拿着挂号票的患者自觉地等候索朗欧珠给他们看病。其实,在其余的几天,索朗欧珠更忙,因为患者们通过打听知道他的家庭住地,天还没亮就会到索朗欧珠家门口排队“候诊”。索朗欧珠则早早起来,给每一位患者把脉诊断,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一忙就是一天。

据了解,索朗欧珠和他的妻子两人的工资中,一人的工资供家庭日常支出,另一人的工资则完全花在家庭困难的病人身上,用来帮助他们买药、看病和生活救济等。“能给病人尤其是穷苦的病人做点事情,作为一名医师,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索朗欧珠告诉记者,“能为藏区百姓做点善事,我感到非常高兴,也不觉得辛苦。”

雷菊芳在西藏调研时得知了索朗欧珠的事迹,立即和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启动了2017年度“光彩·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资助索朗欧珠藏医资金6.7672万元,用于免费救治偏僻藏区特困患者。

建立“藏区百家藏医诊所”

“我们在调研中看到藏医药不仅因传统深受藏族民众信赖,更因其藏区实际操作方便,发挥着重要的医疗保障作用,由此萌发了依托本土医疗资源建设边远藏区医疗卫生事业的想法。”奇正藏药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2008年,奇正藏药启动“藏区百家藏医诊所项目”,在青海省等藏区为老藏医或已在当地行医数年的藏医投建藏医的诊所,得到了民众和藏区医疗卫生事业专家的认可,藏区百家藏医诊所“计划于10到15年间,在五省藏区投建100家,为当地民众提供方便、低廉医疗服务。目前,项目已在西藏自治区卫生厅和甘肃卫生厅备案。

青海千卜录寺诊所位于青海共和县廿地乡,依傍千卜录寺而建,距县城约20多公里,海拔最高点为4877米,千卜录寺拥有近三百年历史,拜访的牧民众多。千卜录寺拥有十几年临床经验的藏医资源,特别是青海著名藏医尼玛老师指导医师,在当地发挥着重要的医疗保障作用,诊所建成后,依托千卜录寺原有藏医资源,辐射廿地乡辖5个牧委会:廿地、拉隆、曲科纳、羊让、切扎等村(牧)委会。

位于青海省互助县五十镇寺滩村,海拔2500多米,拥有具有国家法定行医资格的藏医资源,多年来为当地群体提供了求医寻诊的服务,但一直缺乏较为方便和适宜的诊疗场所,因此“光彩·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出资33.3389万元,极大地改善了就医环境。

西藏山南地区隆子县藏医诊所位于西藏南部,平均海拔3900米,是拥有七千多人口的边境乡镇。因当地经济落后,交通不便,群众求医问药十分困难。西藏著名藏医外治大师加央伦珠老师一直有想在当地建立诊所的心愿,在他的积极推进下各项手续都已办妥,但因缺乏资金不得不将此事一再搁浅。奇正藏药和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启动“光彩·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出资33万元,资助建设了这家藏医诊所。

据悉,民间藏医教育是传承藏医药文化不可或缺的方式之一,民间藏医教育强调动手实践能力的培养,是对现代藏医教育的一个重要补充,那些接受了民间藏医教育的学生,如今已经成为藏区基层医疗卫生的中坚力量。

记者采访了解到,多年来奇正藏药热心公益事业,从捐建公路、扶助孤残等济世善行,到参与光彩事业、推进企业社会责任,如今,奇正藏药已形成持续承担社会责任的机制。

“回报社会是我们最大的愿望。”雷菊芳在不断扩大企业的同时,把“公益”二字纳入自己的事业,逐步实现了自己发展民族企业、回馈社会的梦想。正如光彩事业在发展中逐步形成了“致富思源、富而思进、扶危济困、共同富裕、义利兼顾、以义为先、发展企业、回馈社会”的光彩精神,“向善利他、正道正业”是奇正藏药始终秉持的价值理念。

来源: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