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12年,负债上百万,这所民办特殊学校的校长如何坚守?
标签:
公益人物 人物  
创办12年,负债上百万,这所民办特殊学校的校长如何坚守?
提要
宏远启智是一所民办特殊学校,创办于2007年,在北京市通州区和河北唐山共有3个校区,接纳了近200名脑瘫、自闭和智障学生。学校每月都会向学生家庭收取一定费用。表面上看,走的是可持续发展道路,实际上,学校早已负债累累,不得不靠各方“接济”度日。宏远启智的现状,折射出了民办特殊学校普遍存在的生存困境。

65岁的李长友烦躁的时候,习惯闷着头,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尽管知道这样对身体不好,但“已经习惯了”。

作为宏远启智的“掌舵人”,李长友每天醒来,几乎都要为3个校区的开支发愁:房租、水电、近200个自闭症、脑瘫和智障学生的伙食和58名教师的工资。每一项开支,都足以让李长友头大。

2007年,年过半百的李长友从一所特殊学校离开,创办了北京智障者服务中心,这是宏远启智的“前身”。单干前,不断有家长对李长友说:“李老师,现在民办特殊学校收费太贵,又不能全天托管孩子,您要是办一个,我们都把孩子送您那里。”

犹豫、观望两年后,李长友正式“另起炉灶”,特意找到一家位于北京通州区的5层宾馆,租下了一整层。然而,学校开业当天,却没有一个家长送孩子来。“唯一一个学生,还是我去招的。那尴尬,把我赔死了。”回忆过去,李长友苦笑着说。

就这样,李长友带着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成为了“李校长”。很快,学校就入不敷出,无法缴纳租金,全校师生都被“赶了出来”。

期间,李长友转战通州区西集镇,不巧学校所在地又碰到拆迁修路,只得被迫离开。

这时,一位家长对李长友说,通州区觅子店有一栋废弃的3层小楼,当地农民赶集时,就将小楼当作了露天厕所,要是学校愿意搬过去,可以帮忙联系。

无奈之下,李长友带着学校搬了过去。打扫、装修、扩建,将一栋脏乱不堪的小楼,重建为

一所焕然一新的学校。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5千平米的三层楼学校,如今只有一楼、二楼分别居住着30多个5到12岁的男女学生,这让三层楼的学校,显得空空荡荡。

李长友却不愿搬彻底搬离三层楼的学校,“因为那里是我的发源地。”但每年二十几万的租金还是让李长友难以承受,不得已,李长友只得在朋友圈发布招租消息。

创办12年,经历过至暗时刻

从2007年到如今,宏远启智已经走过了12个年头。

最初,李长友创办的是北京智障者服务中心。2012年,李长友又在通州区民政局注册了非营利性机构北京市通州区宏远启智孤独症儿童康复中心。到了2016年,北京市宏远启智智障人士服务中心和北京市珍爱孤独症儿童康复中心,都获得了北京市民政局发放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

如今,宏远启智的办学规模已经从一个北京校区,扩张为两个北京校区和一个唐山校区。

回忆走过的路,李长友直说:“真艰难,那时太艰难了,能走到今天,应该是很欣慰的。”

曾经,学校缺乏伙食费,李长友就骑着三轮车,去菜市场捡别人丢掉的剩菜,带回学校后进行“二次筛选”。“那时哪有水果吃,”提到过去,李长友有些激动的说:“别人丢的烂苹果,捡回来将烂的部分削掉,把好的留下来。回民吃的囊,切成四瓣,一人一块,就算改善伙食了。”

曾经,一位家长领着一位学生来报名,学生将学校大门敲的砰砰响,李长友刚把大门打开,脸上就挨了一拳,眼睛红肿了好几天。

尽管环境艰苦、意外不断,但李长友从未真正放弃。因为每当看到学生们哪怕有了一点点进步,李长友都会感到由衷的欢喜,觉得自己做的是一件“伟大的、功德无量”的工作。

只有一次,让李长友觉得“做不下去了”。

宏远启智原本只在觅子店拥有一个3层楼的校区,所有学生都集中在这栋楼里,一些家长还住在3楼,跟着陪读。

然而,执法部门找上门来,发现3层楼的学校,没安装消防喷淋系统,认为不符合消防安全。但安装一套喷淋系统至少需要两三百万,这对于负债累累的学校而言,无疑是一种奢望。

执法部门就不断上门督查,让李长友不堪其扰,“当时都想拼了。”李长友说。

万般无奈之下,李长友独自去了当地警察局,要求警方将自己“带走”。当地警察了解情况后,不解的表示:“别人在这儿办学校,一直好好的,怎么一检查别人就办不下去了。”

尽管跌入了谷底,但真让李长友“放手”,李长友却又割舍不下。

最终,李长友想方设法另找了两个校区,一个在自己的家乡唐山,另一个就紧挨着原来的校区——即现在的北京市宏远启智智障人士服务中心。

至于原来的校区,只住着30多个5到12岁的男女学生,“差不多一年半了,也没人去检查了。”

尽管至暗时刻已经度过,但横贯在李长友面前的,依旧是重重困难。

入不敷出的困境  社会各界的支持

资金缺口,是宏远启智面临的主要困难。

宏远启智是民办特殊学校,根据学生的自理能力,按照每月600元、1000元和1500元三个标准收取费用。但如今,学校财政收支早已严重失衡。

水电、房租、伙食和教师工资,每一项开支都难以承受。尤其是教师工资,3个校区58位老师,每月都需要发放14万元工资。

“学生不能离开人,需要教师三班倒。”李长友说。

善达网曾探访过宏远启智在北京的两个校区。在宏远启智智障人士服务中心,不少学生生活不能自理,有些学生吃饭,都需要老师来喂。

探访宏远启智最初的3层楼校区,居住着30名5到12岁男女学生。每个宿舍,都有一个生活女老师,负责照管。探访时,善达网发现一位8岁男孩刚刚尿了裤子,生活老师连忙帮忙换新裤子,“这还算好的,有时把屎抹在脸上,那才气人。”生活老师说。

教师工资、房租、水电等各项开支,已经让学校负债上百万元。不得已,学校只得和家长沟通,提前收缴学费,已经收缴到了2020年。“现在基本上是寅吃卯粮,恶心循环。”李长友说。

为了弥补资金缺口,有人建议提高学费,但李长友不同意。李长友知道,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当初不少家庭为了给孩子“治疗”,已经负责累累,提高学费,李长友担心很多家庭会吃不消。

为了节约经费,学校只能控制招生,“现在招一个新生不是赚钱,而是赔钱。”李长友说。

好在随着国人公益意识的增强,不断有企业、个人到学校奉献爱心。每收到一笔爱心捐赠,李长友都会将照片发到朋友圈和QQ空间,翻阅李长友最近的朋友圈,会发现:香港衍道堂给学校送来米面油,北京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捐赠小米12000斤,唐山爱心互助之家、不忘初心慈善团队捐赠凉席和米面油、北京雨华波腾贸易有限公司捐赠300双鞋,以及爱心人士来学校给孩子们包饺子和包子。

正是各种社会力量的不断涌入,才让宏远启智能够勉强运作。

“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多。”李长友由衷的说。

未来  谁来带领宏远启智?

李长友今年65岁,这应该是一个安享晚年、享受天伦的年纪,但李长友却奔波劳碌,并且每天都要吃好几种药。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来有人接替我,将学校继续办下去。”李长友说。

十多年前,儿子是李长友的得力助手,然而,一次意外,李长友儿子不幸患上了脑血栓,智力只相当于4岁孩子。

李长友又把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希望女儿能够接班,但女婿担心妻子身体吃不消。李长友就承诺,将症状轻的学生给女儿带。女儿抱着试试的心态,开始负责唐山校区,这一负责,就是3年。此外,李长友的妻子、儿媳和孙子也都在学校帮忙。

“我现在租的房子,800块钱一个月。我唯一的交通工具,是我儿子用过的一辆旧三轮车”。李长友对物质要求不高,几乎将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学校上。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李长友那样。上个月,就有两位生活老师选择离职。

工作强度大、工资低,让学校难以招到生活老师和专业老师。目前,学校老师平均工资才两千元,而北京最低工资自今年七月起,就从每月2120元调整到了2200元。

留下来的老师,基本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李长友的家人,二类是对孩子有爱心,舍不得孩子的老师;另外就是年纪偏大,学校管吃管住,不再想去外面闯荡的老师。

在李长友看来,如果有充足资金,一切问题都能引刃而解。“如果一个月开五六千的工资,那就有人来了。”高工资,不仅容易招到生活老师,而且有更多机会招到专业老师。目前,宏远启智的专业老师,大多在唐山校区。

宏远启智该如何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呢?依靠社会捐赠,固然重要,但极不稳定。那么,能否寻求政府部门寻求补贴?

在2016年,北京市宏远启智智障人士服务中心和北京市珍爱孤独症儿童康复中心,都获得了北京市民政局发放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但向政府伸手,李长友实在没信心。

目前,通州区已经有了一所培智学校,政府已经承担了相应职责,再加上李长友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直摇头说:“我们去找没用,要媒体说话才有用。”

缺乏固定帮扶,李长友能做的,只能是带着学校,硬着头皮往前走。

尽管前方道路艰难险阻,有时还要孤军奋战,但这些,都被李长友朋友圈发的一句话给“化解”了:走得太舒服的路,都是下坡路!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