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BEAM学愿桥
标签:
社会创新 NGO  
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BEAM学愿桥
提要
“每个人都有机会促进教育公平”,这就是学愿桥(英文名为Bridging Education And Mobility,简称BEAM),这家成立于2012年3月的教育公益组织的愿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其不懈努力着,致力于为教育者和公众提供一个透明便捷的资助平台,连接想法和资源,以共同改善中国教育资源的不均。

“每个人都有机会促进教育公平”,这就是学愿桥(英文名为Bridging Education And Mobility,简称BEAM),这家成立于2012年3月的教育公益组织的愿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其不懈努力着,致力于为教育者和公众提供一个透明便捷的资助平台,连接想法和资源,以共同改善中国教育资源的不均。

朱丹娜,作为其初创团队的一员,从大学一毕业就毅然选择加入,想必在此期间遭遇过与许许多多公益人相同的困苦和经历。而这些都离不开故事和人,下面就是她对于这些故事和人最真实的记忆……

——————————————————————

【学愿桥教师小额资助平台,并不是我的主意】

2013年2月,大四最后一学期伊始,我在学愿桥和中国公益研究院实习、准备主辅修两篇毕业论文、在新东方周末兼职教英语、还琢磨着准备出国考试,就是没找工作——我已经打定主意去美丽中国支教。

突然,在云南参加年中PDC的老大Irene打电话给我说,“丹娜,我有个想法,做一个平台为美丽中国的老师链接小额资助。他们有很多好想法,但是没有资源支持来实现。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这和我毕业论文的小额信贷还有点接近呢。”

半个月后陆续收到老师们的申请,想法真的很棒!延秀的百行讲堂[编者注:延秀为暑期特辑08期中撰文的银延秀老师],Susannah的MP3图书馆,Chris(他在半年后成为了我的同事)的尤克里里,我对申请的17个项目个个门清儿,忙着去打印照片、做宣传。对没有得到资助的项目,我很是郁闷,拿给亲朋好友推荐,被人怀疑是不是进了传销组织。

图为“哥哥姐姐项目”的宣传海报

但这让我产生一种难以分割的归属感。5月,在和彪哥、潇哥[编者注:彪哥、潇哥分别是当时美丽中国招募部门的魏杰彪和杨潇]促膝长谈后,我做出了这个艰难却坚定的选择:毕业后全职加入学愿桥,成为学愿桥第一个全职领薪员工。

【支教到底要做什么?】

于是我的任务是让更多老师们知道我们的资助机会、申请资助。2013年的暑期开始,我们团队联系了全国大大小小30多个支教组织,有高大上如美丽中国、为中国而教,也有在崇山峻岭里默默坚持数年、现在规模不超过10人的,甚至还有全部由支教老师支持办学的小学。和不同支教老师聊天,到他们的学校探访,这期间我时常在想:支教老师到底应该做什么?

从学愿桥的角度出发,我想当然地认为支教老师应该是一扇窗口,通过对本地的了解作为外界资源的引入点。短期的支教如果想留下长期的影响力,需要关注影响社区。我看到湘西的天使支教,秉承卢安克十年实践华德福的经验,希望支教老师可以为孩子带来先进的教育理念,和体制内一板一眼的教育抗争。我走到云南泸沽湖不远的山沟沟里,学校条件艰苦,来支教的老师往往呆得了半年,想法很简单淳朴:老师不够,孩子没学上,我来补充师资。

图为甘肃百姓幼儿园的胡建强老师的垃圾分类项目

最近一位支教保研的老师给我了触动。他说,我们做支教老师,就应该是那条鲶鱼。鲶鱼效应,是说在一群安静的沙丁鱼中放一条活跃的鲶鱼,沙丁鱼在长途运输中就不会因为窒息而亡。不管你这条鲶鱼是怎么动的,只要能让沙丁鱼动起来的鲶鱼,都是好鱼。

【你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和支教老师聊了一圈,我们开始把重心扩展到本地老师上,认为本地的问题最终还是需要本地人来解决。我和西部阳光桥畔计划的负责人常江大哥聊这个转变。熟悉他的人知道,他最喜欢问:“你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我第一反应是辩解:可是,我觉得……,辩解到最后,发现自己理不清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开始反思在做的事情——这个听起来美好的“桥梁”,是不是在北京的办公室,拍脑袋想出来的?公众可以因为善心就为天灾人祸捐款,这是慈善;而作为一个全职团队专职做公益,我们不仅需要热情,还需要专业度,需要找准并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而不是一时需要。 

图为汕头的Christina Wong的小黑板项目

于是我们开始更多地去和乡村老师聊天,去了解他们的生活中的快乐与负担,了解他们工作上的欣慰和疲惫,了解他们的痛点和需求。现在想来很惭愧,我们已经做了一年,才开始问服务对象,“你们觉得怎么样?”,才开始从推销的角色转变为服务的角色。

6月底,学愿桥和另外三个年轻的公益团队参加了Aha社会创新学院的创业营,在京郊燕山学堂先开展3天精益创业工作坊。贵州的成长悦读团队,相信技术的力量,为孩子提供平板电脑,现在想转型探索给孩子们搭建Wifi。云南的益博公益,从图书馆入手,让孩子们自己发现学习的兴趣,短短5个月内被孩子们的主动数感叹Wow!。江西吉安的青原色团队,在“做艺术”还是“做服务”间犹豫徘徊,希望找到一条道路用影像的力量唤起这个革命老城里青年人的自我探索。

工作坊最后一天晚上凌晨1点,我们聚到屋子里做反馈总结。我想到这些小伙伴一路走来的故事,想到我们自己,以及我们汇聚到这个需要自己掏钱交学费的工作坊的目的:为了更好的了解到我们的用户(老师、孩子、青年人)的真实需求,并设计出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我知道,这些90后的公益团队很真实,很开放,他们从不害怕错误或改变,他们怕的是做出一个只是自嗨却没有实际价值的产品。你看到没,这里有一群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

【为什么要做学愿桥?】

“The sheer capacity of BEAM to tackle the educational resource gap through a very practical and scalable model; furthermore, the implications on China's development for improved educational opportunities.”——喜欢《飘》的Keren学愿桥联合创始人(看,老大的格调就是不一样!)

“‘你们之所以焦虑,是因为你们既想活得有意义,又想活得成功;你们知道你们所受的教育,让你们不只是为自己的舒适和满足而活,而是要让周围的世界因此而改变。’Bingo!年轻的学愿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和她一起成长来实现我和小伙伴们的个人和社会双重价值。”——最近比较迷恋墨西哥菜的丹娜创始团队成员2012年10月加入学愿桥  

图为学愿桥团队成员全家福,右二为本文作者朱丹娜

“As a teacher in a quiet village in Yunnan, I gained valuable insight into how schools--or rather, communities--collaboratively create and enrich their worlds with the simplest of tools. But why should teachers and community leaders remain constrained by their environment? The core mission of BEAM--to provide power to these leaders, not directives or misguided instructions--aligns with the mind-blowing ideas I've seen come from the teachers themselves, as well the potential that they contain. This is why I proudly work with the BEAM team.”—— 学愿桥“一哥”Chris(因为只有一个男生!)2011-2013届美丽中国项目老师,2013年8月加入学愿桥

“我很关注自己的内心,大学时会经常害怕毕业后的工作会让内心变得干枯麻木。在学愿桥看到每个项目老师和一张张孩子的脸,我的内心总是柔软的。和一群拥有相同使命感愿意相信敢于实践的小伙伴在一起,我的心总是澎湃的。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去探索去学习去成长,我的心总是点点激动着。现在终于加入学愿桥的全职队伍啦,哈哈哈哈,开心!”——很爱读诗的黄先刚刚大学毕业的她即将开始在学愿桥全职工作,2013年11月加入学愿桥

来源:不拘一格工作坊 文:朱丹娜

更多阅读:「项目介绍」学愿桥:支持一位教师,影响一群学生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