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东曙:价值观成为生产要素,新商业机会来临
标签:
公益人物 观察  
沈东曙:价值观成为生产要素,新商业机会来临
提要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聚焦到“科技赋能、资本助力、商业向善“,就此话题采访了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理事、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沈东曙先生。采访伊始,沈东曙先生强调说:“新商业文明被大家提及很多,也有很多不同的理解和定义,我更愿意用利益相关者经济来阐释新商业文明的内涵。”

近日,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担任制片的纪录片《美国工厂》在国内引起极大关注。影片展示了中美员工在企业文化、员工福利、劳资关系等议题中的分歧与冲突,以及由此带来的对企业发展的影响。

与此同时,当地时间8月19日,181位美国顶级公司首席执行官共同签署的《公司宗旨宣言书》在华盛顿发布。企业的宗旨不再仅是服务股东,而是要服务客户、员工、供应商、社区和股东等利益相关方。

如果说此前价值观是公益的立身之本,那么现在,价值观开始成为企业生存发展必须考虑的事情。

“在21世纪,企业界共同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问题,即为什么我们有必要把商业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提高到与时代命运相连的高度?这是一个我们不能忽视的新趋势。“一篇题为《东亚应更快推动从所有者经济向利益相关者经济演进》的文章中提到。

笔者就此采访了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沈东曙,沈东曙认为:全球化的发展使价值观已经成为和资金、技术、信息、土地、劳动力等一样的生产要素,而技术的发展则让这一点成为可能。这意味着新的商业机会的来临,也意味着新的社会问题解决方案的出现。

今年10月,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将在成都举办,其主题就被确定为“科技赋能、资本助力、商业向善”。作为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的理事,沈东曙认为社企论坛的核心作用就是可以推出在这条路上领先的探索者。

企业要有全球化的价值观

目前,全球化已经深深地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我们在闲鱼上买的东西可能是从肯尼亚来的,在淘宝上买的东西可能是从塞拉利昂来的;我们生产的东西会卖到不同的国家,我们会到不同的国家投资建厂。

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人群价值观是不同的。“美国的消费者要关心你的东西是不是童工做的,但这不一定是肯尼亚的人关心的事情。”沈东曙表示,原来认为商业发展理所当然的那些条件,换个场景就变得不那么理所当然了。

在非全球化的时代,企业没有这么复杂的市场要应付。“但在全球化的时代,生意全球化,意味着价值观要全球化。”沈东曙强调。

《美国工厂》就显示了这一变化,福耀玻璃在中国工厂里理所当然的事情,在美国工厂里推行就面临着巨大的阻力。不论谁对谁错,只了解、只考虑一种价值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中国企业要全球扩张就必须认识并适应这一点——价值观在生产要素中的权重正在大幅增加。例如苹果等公司对其供应链上的企业提出了越来越多环保、员工权益等方面的要求。

反过来看,如果一个产品放到肯尼亚符合肯尼亚的价值观,放到塞尔维亚符合塞尔维亚的,放到中国符合中国的,放到俄罗斯符合俄罗斯的……那么这家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就能够到达全球的每一个角落。

“价值观已经成为新的生产要素,全球化使其成为必要,技术使其成为可能。”沈东曙表示,这成为企业家尽量追求价值观上好的东西的驱动力。

如果说过去与价值观具有强关联的是公益事业、公益组织,那么现在价值观则意味着新的商业机会、新的企业。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定有新的企业家用一种新的企业家精神去创造一种新的模式,一定有新的资本去追逐这些企业家去共同创造。我觉得整个社会企业的浪潮,其实就是一个新价值观的浪潮。”沈东曙强调。

推动利益相关者经济

那么,价值观经济究竟该如何着手呢?沈东曙认为价值观经济就是利益相关者经济,“因为价值观是所有利益相关者共同拥有的。”

利益相关者经济是一个由利益相关者驱动,员工、客户、投资者、社区和政策制定者相互循环影响的经济模式,不仅能使企业在财务上蓬勃发展,而且能够可持续地实现积极的社会和环境影响。

《公司宗旨宣言书》体现的正是这一点。“它其实就是在说只对股东负责是不对的,要对所有人负责。”沈东曙表示。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利益相关者的深度和广度远远超过过去,需要对利益相关者重新组织,以在不同的价值观之间进行平衡。

究竟该如何做呢,有没有比较成熟的方法论和工具呢?据沈东曙介绍,目前国际上已经有了一些很好的探索。

当地时间8月26日,30多家美国共益企业在《纽约时报》的周日期刊通过广告喊话:Let’s get to work。(我们现在就作出改变。)

共益企业 (B Corp)是由2006年创办的非营利组织—共益实验室(B Lab)为了实现商业驱动社会向好,而提出的一种新的商业形态。共益企业的目标是取得商业和社会利益的双重成就。

迄今为止,美国已经有35个州颁布或者修订了共益企业条例,全球已有2500多家公司加入到其中,并被认证成为共益企业。

2017年,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正式开启了共益企业在国内的认证推广之路,目前已经有来自7个不同行业、4个城市的9家企业加入共益企业家族。

据沈东曙介绍,共益企业提出了一套动态、交互的BIA评测工具,用于测量和管理一家公司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力,“能够帮助公司更好的从几百个问题当中建立公司业绩的框架,使公司明确在利益相关者方面究竟做了哪些,没做哪些,从而找到改进的方向。”

《东亚应更快推动从所有者经济向利益相关者经济演进》则给出了这样的评价:“类似BIA这样的工具使得企业对利益相关者的关注越来越可操作,不仅可照顾不同文化与地区的差异,也与影响力投资、公平贸易等全球新的资本市场变革和消费者运动一起有力促进了全球经济向利益相关者经济发展。”

社会企业不是定义出来的

对于中国等新兴市场来说,关注利益相关者经济正当其时。

《东亚应更快推动从所有者经济向利益相关者经济演进》一文提到:“在全球化遭遇严重挑战的今天,过去深深得益于全球化发展的东亚经济体,尤其是中国,需要身体力行倡导一种有益于全世界全人类的经济发展观念,才能继续有效地推进新的全球化。率先加快发展利益相关者经济,正其时也。”

沈东曙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具有三个明显的特征:第一是跨度大,这些国家国内有发达的地方,也有比较多穷的地方;第二是速度快,变化快;第三是规模大。因此,要应对的价值观问题更多,挑战更大。一方面需要用新的方法去解决国内问题;另一方面需要扮演好全球性的角色。

沈东曙认为这恰恰提供了更多新机会,“一个是很多的社会挑战在全球化和技术化的背景下,商业就可以直接解决;另外一个是商业提供了和其他社会部门共同融合做事和创新的机会。”

怎样让大家认知到这一点并积极实践呢?沈东曙认为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可以发挥积极作用。

首先,社企论坛能给大家一个榜样。“社会企业什么样是靠经验累积而不是靠定义定出来。社企论坛的核心作用就是选出在路上领先的探索者。他不必是典范,什么都对,但一定要有探索性。因为是前沿,所以也可能是错,也可能死,不要怕争议。”沈东曙表示。

其次,社企论坛是一个非常好的听到前沿的思想交锋的地方。前沿思想一定是不完善的,所以要突出思想的交锋,提出正确的问题,使问题能够被考虑得更清楚。

第三,社企论坛可以提供一个有创意的社群聚集,让大家不断有各种各样的交易机会,有各种各样互相交流的机会。

“全球化和技术的发展,造成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各种各样的挑战,但这些问题和挑战都成了新的商业机会,在价值观经济将到来的时刻,我们需要建设一个支撑利益相关者经济的生态系统。”沈东曙强调。

来源: 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