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士透露:朱镕基总理陆续捐出了全部版税
标签:
资讯  
知情人士透露:朱镕基总理陆续捐出了全部版税
提要
2019年10月,是朱镕基入党70周年,从2003年3月卸任国务院总理后,朱镕基很少在公开场合出现,但每次现身总会引起民众的关注思念。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曾透露,朱镕基陆续捐出全部版税,他本人完全不经手,全部由出版社转交给他所创办的实事助学基金会,用于资助贫困地区师生与其他公益活动。

一、缺席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的朱总理刚才回信了

?10月1日,部分退休(离休)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走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70周年典礼,很多关心朱镕基的人发现,91岁的朱镕基没有出现在这次阅兵典礼上。

在2015年9月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週年的阅兵典礼上,只有一秒钟的短暂的镜头,朱镕基满头银发。

朱总理.jpg

2015年9月,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週年的阅兵观礼台上,是朱镕基最近一次出席国家活动的镜头

就在我以为朱镕基身体抱恙时,昨天(10月2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官方网站发布一条消息:

2019年9月28日,在即将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清华经管学院2019级MBA全体新生收到一份意外而珍贵的礼物——首任院长朱镕基给2019级MBA全体新生的回信。

清华经管学院2019级MBA全体同学:

很高兴收到你们情真意切的来信,希望同学们珍惜在清华经管学院学习的机会,志存高远,追求卓越,努力掌握现代经济管理最新理论和方法,为国家经济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祝同学们学习顺利,生活幸福。

朱镕基

2019年9月28日

二、卸任已16载,今年91岁了

1、人们与朱镕基相见时少、惦记时多

2019年10月,是朱镕基入党70周年,2018年10月23日是朱镕基90岁大寿。从2003年3月卸任国务院总理后,朱镕基很少在公开场合出现,但每次现身总会引起民众的关注思念。

朱镕基90岁生日前夕,2018年10月16日《环球人物》杂志出版的第20期,封面人物是朱镕基“人生九十”4个大字,向这位国家前总理祝寿,“健康长寿,乐享天伦”。封面图片是他双手扶着天安门城楼上的栏杆,白发苍苍,略显肥胖,那条带白点的紫红色领带格外夺目。

环球周刊.jpg

创刊于2006年的《环球人物》,是内地发行量最大、最具权威性的综合时政类期刊。封面专题包括:《朱镕基,人生九十》、《朱镕基,一个时代的背影》、《总理朱镕基,愿为改革粉身碎骨》、《党员朱镕基》、《致敬朱镕基》。

文章说,10月23日是朱镕基总理90岁寿辰。他虽然已退休十几年,头发已全白,但每每都会在十九大会场、“九三”阅兵等重大场合出现,还总能引起公众的瞩目和网友的浓烈情感。可这样的机会不多,人们与朱总理相见时少、惦记时多。近日搜索,发现他曾出版的三套书仍是畅销书,好评度达百分之百,有位读者今年国庆日还留言说:“值得每个人阅读,深刻理解国家治理发展方向。”

文章说,“朱镕基当初推动的分税制改革已实行24年,国企改革化解了转轨时期的许多难题,行政机构大分流则是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时的必要保障……他说过,愿为改革粉身碎骨”。文章还说,“朱总理留给我们不悲观、涉险滩、敢担当的精气神。越是在艰难彷徨之际,回顾一下我们走过来的路,才发现这样的激流险滩,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早已面对过、搏击过、征服过”。

2、朱镕基精神颇佳,但需人搀扶

2018年10月11日朱镕基公开露面,出席2018年北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会议,与历任院长合影留念。朱镕基与赵纯均、何建坤、钱颖一、白重恩历任院长合影中,他身穿西装,脸露笑容,精神颇佳;在旁的赵纯均紧紧挽著他,需要人搀扶(老了,老了……一晃就老了,需要人搀扶了,泪目中……)。朱镕基是北京清大经济管理学院创院院长,现任顾问委员会荣誉主席。

据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8年10月25日发布的新闻,10月12日下午,朱镕基及夫人劳安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参加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年会的顾问委员,包括24位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以及一批中方委员。

在会见时,朱镕基说:“18年前,我们就成立了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成立顾问委员会的目的就是要加强清华经管学院和国内外知名企业和高等院校的联系,帮助我们办好经管学院。我看到清华经管学院的顾问委员会今天发展到这个规模,我感到十分高兴……你们给经管学院的师生带来了成功的企业的管理经验,带来了世界上优秀管理学院的教学内容。”当天会见前,朱镕基老部下、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会见了清华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和中方企业家委员。

3、朱镕基早已淡出公众视线,但每凡露面都会引起轰动

2018年10月18日,朱镕基拜访其老领导、中国人民大学前校长、102岁袁宝华。网上流传他近日到袁家祝寿的视频,再度刷爆网络。视频显示,朱镕基和夫人劳安向坐在沙发上的袁握手问好。穿黑色大衣的朱镕基站著时,仍要旁人搀扶,但精神不错。袁宝华长期主管中国经济及工业发展等领域,是朱镕基的老上司,70年代末把朱调回国家经委。

2015年,朱镕基出席“袁宝华系列著作出版座谈会”,并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袁宝华进入会场。朱说,袁宝华是他最好的启蒙老师。

退休十多年来,朱镕基早已淡出公众视线,闭门谢客,并以“一介草民”自称,但每凡公开露面都会引起一阵轰动。2017年10月中央在北京召开十九大会议时,当电视镜头拍向主席团看到朱镕基出现在大萤幕上时,现场中外记者皆一阵惊叹。2015年9月,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週年的阅兵观礼台上,朱镕基的身影截图也引来大批网友纷纷写下“清廉为官,为国为民”、“比电视剧里的宰相刘罗锅还正直”等留言。

4、知情人士透露:朱镕基陆续捐出全部版税

朱镕基从2009年起,出版了《朱镕基答记者问》、《朱镕基讲话实录》、《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等3套6本书,每套都销量破百万,他捐出稿费版税发展教育事业。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曾透露,朱镕基陆续捐出全部版税,他本人完全不经手,全部由出版社转交给他所创办的实事助学基金会,用于资助贫困地区师生与其他公益活动。

他在2013、2014年共捐赠4000万元人民币。他的捐赠资金来源多是近年出版新书的版税。朱镕基2014年首次登上中国公益研究院发佈的中国捐赠百杰榜,当时他是榜单上唯一一位非企业家。朱镕基出书的流程和版税都按照普通标准执行,版税按照朱镕基的指示,直接由出版社转入实事助学基金会。实事助学基金会是朱镕基提议成立的,全部资金来自朱镕基的捐款。

揭朱镕基传奇身世之谜:乱世孤儿 朱元璋后裔

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湖南长沙县安沙镇人,朱元璋第十八个儿子岷庄王“岷藩十七世孙”。当今,谁人不知其在位时的铁腕反腐和经典语录;但又有谁知道位高权重的他却是幼失怙恃,小小年纪不得不经历人间最大的惨事;成长于时局不稳时代,饱尝求学过程颠沛流离的他,深知底层百姓之苦,所以后来身为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为百姓的穷苦泪洒宁边,为长沙的溃堤九江掬泪……实有真情动,实有苦衷在。

在阅读正文前,请先了解这些:

字辈:名字中表示家族辈份的字(多为名字中间的字),俗称派。其意均为修身齐家。安民治国,吉祥安康,兴旺发达。字辈是中国传承千年的重要取名形式,也是古代一种特别“礼”制,它一直延续到现代。

朱元璋(1328年——1398年),是明朝首任皇帝,庙号太祖。他生下26个儿子:朱标、朱樉、朱棡、朱棣、朱橚、朱桢、朱榑、朱梓、朱杞、朱檀、朱椿、朱柏、朱桂、朱柍、朱植、朱栴、朱权、朱楩(十八子)、朱橞、朱松、朱模、朱楹、朱桱、朱栋、朱(木+彝)、朱楠。

姓名

孙辈起二十代后裔使用之字辈

岷王朱楩

徽音膺彦誉定干企禋雍崇礼原谘访宽镕喜贲从

从上表中,不难看出朱镕基是岷王朱楩的十七世孙。

朱镕基的堂兄朱天池,曾对棠坡朱氏的历史作了梳理,从他整理的资料来看,棠坡朱氏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直系后裔,属于朱元璋第十八个儿子岷庄王这一支,朱镕基应该算是岷藩十七世孙。

关于岷藩家族,刘佑平先生的《中华姓氏通书·朱姓》中有如下记载:岷藩开基始于朱楩,是明太祖朱元璋与周妃所生的庶十八子,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始封为岷王,原建国于岷州(今甘肃岷县)。洪武二十八年(1399年)朝廷实行削藩政策,岷王朱楩因被西平侯汰晟告发不法,被废为庶人,远徙福建漳州。

朱棣称帝后,他恢复爵位,回到云南,但此后又在永乐六年(1408年)被削除护卫、官属。明仁宗洪熙元年(1425年),四月,令朱楩自云南北迁至湖南武冈。1450年朱楩去世,谥为庄,史称岷庄王。

朱镕基父母揭秘

朱镕基的父亲名宽澍,字希圣,他是个遗腹子,其父还没有见着他的面,就已去世。

朱希圣有兄弟6人,另有姐妹数人,他排名老幺。据闻朱希圣绝顶聪明,年少即博览群书,颇有抱负,他曾取屈原“世人皆醉我独醒”之意,自号“清醒上人”。

朱希圣十多岁时,就染上了肺病,俗称“痨病”,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这种病基本无法医治。朱天池告诉记者,朱家长辈于是决定,给朱希圣娶亲“冲喜”。

“冲喜”是当时农村的古俗,一般是男方家有人病危,急需有个内当家主妇,再就是希冀以结婚的大喜来冲刷晦气,让喜神驱逐病魔,以期让病人因此脱尽晦气而康复如初。

朱镕基的母亲张氏(注:海外媒体误为余氏,余氏实为朱天池之母)就是这一情况下,匆匆嫁入朱家,从后来情况推断,时间应该在1927年末到1928年初。朱天池回忆:张氏的个头比较高,“长得很俊秀”。

“冲喜”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在张氏怀孕后,朱希圣身体日渐羸弱,没等到孩子出生即英年早逝。1928年10月1日,当朱镕基出生时,她的母亲张氏也感染了肺病,无法给孩子喂奶,其时朱天池胞妹朱荔裳刚刚出生,伯父朱宽浚遂将镕基接到家中,让妻子给他喂奶。

朱镕基:与母亲相依为命未尝过父爱

从没尝过父爱的朱镕基,与母亲相依为命,朱天池回忆,当时朱家长辈对孤儿寡母格外照顾,几位堂史弟音也相处亲昵,那时朱氏长辈都喜欢唱京戏,每到闲时,叔伯史弟便相聚一起,拉二胡、打锣鼓,唱功好的便一展歌喉。耳濡目染,朱镕基等几史弟竟也无师自通,爱上了这一“国粹”,甚至后来当上总理,朱镕基仍乐于在一些场合展示自己的京剧唱功。

朱镕基跟大哥镕坚的感情尤其好,后来的交往情况,似乎也可佐证这一点:1998年,身在美国的镕坚90大寿暨婚庆60周年,朱镕基特意题辞“金石不渝、百岁可期”,以资祝贺,这应该是“诫题辞”的朱镕基,送给亲属的惟一墨宝。

父母双亡,9岁朱镕基成乱世孤儿

朱氏大家庭在朱镕基出生的时候,已经准备分家,此后不久,朱宽浚赴扬州工作,举家东迁,直至抗战前夕才返回,朱镕基母子分得的那份田产,便委托给“满伯”朱学方代管。

不幸之事在朱镕基9岁多的时候再次降临,染病已久的母亲张氏辞世,朱镕基父母双亡,成了孤儿,朱学方负起了抚养他的重担。

在朱镕基幼失怙恃的岁月中,时局同样不稳,可谓兵荒马乱:在朱镕基出生前,1927年5月21日,国民党在长沙发动“马日事变”,许克详率独立三十三团,空袭共产党在城内的各类机关,是晚11时许,长沙城内杀声震天、尸横遍野,大屠杀还波及到湘潭、常德、浏阳等20余县市,共产党及群众“遇难者上万人”。

共产党随即在湘赣边境发动秋收起义,并发出了夺取全省政权总暴动的动员令,长沙城内也秘密筹划武装暴动,以作策应,国民党全城搜捕“叛党”,恐怖气氛笼罩全城,秋收起义部队未经训练,不敌国民党优势兵力,被迫转移。

在朱镕基出生后不久,红军曾两次攻打长沙,并一度攻克,此后,毛泽东在井冈山建立革命根据地,距长沙仅数百里,长沙因此成为国共两党交锋的前沿,历经“围剿与反围剿”战火荼毒,拉锯战一直持续到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

朱镕基性格揭秘:深沉稳重、倔强、不认输

父母接连撒手西去,对于一个不满10岁的孩童,无疑是人间惨事,后来抚养他的朱学方老人回忆,家庭不幸,加上当时兵荒马乱的时代背景,悲惨身世使得朱镕基少年早熟、发奋努力,且养成了处世深沉稳重的性格。

朱天池对朱镕基的性格养成也作过分析:他幼年与寡母相依为命,虽然族人颇为照顾,但遭受些白眼想来在所难免,而在少不更事时,孩童间的嬉戏,身材瘦弱的朱镕基也受了不少欺负。朱天池记得,当时和朱氏子弟住在一起的还有任氏兄弟,他俩十分顽皮淘气,常欺负朱家子弟,别的朱家子弟对他们都退避三舍,而朱镕基表现出倔强的个性,即使被打倒在地也决不认输。

或许正是由于幼年的苦难经历、加上此后求学的颠沛流离,使朱镕基感同身受,同情弱者贫者、反感仗势欺人、仇视为富不仁痛恨贪官污吏。后来身为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为农民的穷苦泪洒宁边,为长沙的溃堤九江掬泪……实有真情动,实有苦衷在。

而在被问及卸任之后时,朱镕基说:“全国人民如果能说一句‘他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朱镕基还是办了点实事’,哎呀,我就谢天谢地了!”

朱镕基的为官理念,其实可以在他的几位先祖身上,找到一点影子:在朱氏族谱的记载中,十五世乔生府君,就是一个颇有官声之人,他辅佐鹿传霖治理四川时,冬季官府救济贫民,某官员私藏了几件衣物,贫民投诉,乔生闻之,正欲起身,突然岩墙倒塌,打伤府君左足,民众争相拥出,乔生府君不顾足伤之病,厉色严斥该员,数以改过,该员深感愧疚,将衣物一一退还。

乔生后来“历署诸道、颇得民心”,在他返乡时,民间每家“置明镜一方、清水一盏、白菜一叶,焚香跪道,爆竹声十里不绝。

探访朱镕基故乡 “朱氏祖屋”揭秘

出湖南省城长沙,沿107国道东行32公里,就到了长沙县安沙镇和平村——朱镕基故乡。转上一条水泥小路,蜿蜒入山,两旁时见青竹婀娜、杂花间树,再行二三公里,地名棠坡,朱氏祖屋“恬园”就曾坐落在此,“以前好大一片屋咧,60年代全拆光了。”和平村村委会的小宋说。

“朱镕基在这里出生,并度过了童年时光。”和平村村支书黄自力告诉记者,“他大概到9岁多才离开棠坡。”朱氏祖屋所在处,现在是一个苗圃,遍栽紫色的红槭木,开阔的地势,犹可想见当年的规模。

在朱氏族谱的记载中,清末文豪吴南屏,曾于清同治十二年癸酉(公元1873年)受邀到此做客,并挥毫赞叹恬园之美:

“恬园,长沙朱氏之山庄也,地名棠坡,去会城东北六十余里,古驿道旁,岗岭回复,数转乃入,至则柴关矮屋,甫见竹树间游与乃伫,客惊而问,不意所称恬园者之在此也。”

苗圃右边有一四角凉亭,亭中有古井一口,上有记载,“朱氏祖井,始建于清咸丰四年甲寅(公元1854年),位于泞坡祖屋进门丹墀中,有石砌围档,井水清凉甘甜”,这口井自开凿之日起,清泉不绝,朱氏家人及族中所办的学校,都以此为饮用水,至今100余年,不盈不枯。

1995年,湖南省地质勘探队还特意采井水作了个鉴定,结果为“特优质矿泉水”。

朱镕基儿时玩伴忆朱镕基童年趣事

80多岁的朱佩珍,是朱镕基的小时玩伴,她拄着一根棍子,颤巍巍地领着记者,“你看,那个平地上,我们小时候玩过跳绳的地方。”老人还记得,“细时这个伢子很灵凡(注:长沙方言,聪明之意),也很老实,别个打他,他就哭,说:我不打你、我不打你。”算起来,朱佩珍是朱镕基的堂嫂,老人年事已高,“几十年前的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朱镕基并没忘记这位童年的玩伴。

据老人的家属介绍,1996年朱镕基那次回长沙时,还特意请人将老人接到长沙小住。

翻过朱氏祖屋所倚的小山,背面就是朱氏祠堂,1961年嫁到村里来的易翠兰,对这个祠堂记忆犹新,她用树枝在地上画起来:“先是一个池塘,从一座小桥过去,接着是一个大操坪,迎面是个大照壁……”按照几位村民的回忆,祠堂足有六七进,雕龙刻凤,气势恢宏。

这座祠堂给当年的孩子们带来很多欢乐,但在1960年代同样未能幸免,易翠兰当年就曾参与拆屋的行动。现在这片故地上,几幢民房杂乱相间,只有一株两人合抱的银杏树,得以幸存。

来源:人民网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