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忠:建设中华粮仓的80后带头人
标签:
公益人物  
邹志忠:建设中华粮仓的80后带头人
提要
都说黑龙江是中华粮仓,而五常却是粮仓中的粮仓。五常大米,被舌尖上的中国誉为“中国最好的大米”。80后邹志忠通过互联网,在五常牵头成立合作社,让农民每亩水稻平均增收20%,与老爸评测合作,抓品质、上直播,利用一切办法确保五常大米越来越好。

刚刚结束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游行中,“中华粮仓黑龙江彩车”驶过天安门广场时,接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全国人民的检阅。艺术化的粮仓寓意龙江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争当现代化大农业排头兵,建设赋有“压舱石”美誉的中华大粮仓。

彩车上的黑龙江粮仓原型就是丰收的粮仓,分别盛装着玻璃钢制成的颗粒饱满的玉米、丰腴黄豆和玉珠般的大米,共有2000多粒,在秋日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而举国围在电视机前的人群里,却没有中华粮仓中的粮仓——五常农民邹志忠的身影,他后来更是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道:“主席同志对不起啊,我没能看到阅兵式也没有看到我们的中华粮仓彩车,地里实在是忙啊。假期是给上班人的,农村没有假期。”他的文字下配了一段视频,是农村晒稻子的丰收场景,视频中还特别标注“客户采样,晒干脱壳,寄走检测农残药残“的字样。

1.jpg

五常大米,被舌尖上的中国誉为“中国最好的大米”

每年的九月中旬开始,五常种水稻的农民就迎来了秋收的日子。都说黑龙江是中华粮仓,而五常却是粮仓中的粮仓。五常市是国家重要的商品粮食基地、全国粮食生产十大先进县之一、也是全国水稻五强县之一。五常水稻种植面积占黑龙江省的十分之一,占哈尔滨市的四分之一,被誉为张广才岭下的“水稻王国”。 张广才岭,是兴安岭山系长白山的支脉。五常大米更被舌尖上的中国誉为“这是中国最好的大米”。另外,坊间还有传闻说,袁隆平的夫人说她家常年都吃五常大米。

今年国庆节前后,五常天气出奇的晴好,但为了抢在有可能突然降温的天气前面,农门们一点不敢偷懒,每天早上四点天不亮就下地带着头灯开始割水稻。天亮后,头顶上蓝天白云艳阳,偶有苍鹰飞过,也能相遇排成人字形的南飞的大雁,而地里是一片金黄,和农民们弯腰割稻子的鲜活场景,已经割下来的稻子被打成了捆,一堆堆的稻穗朝上的立在地里晾晒,活灵活现一幅希望的田野上的画面。

邹志忠的家在五常市志广乡拥政村小王家屯,这里远离公路,周围有山和树的环抱,是五常稻花香大米的核心产区。从地图上看,五常稻作区形似一个开口朝西的巨大“C”字,三面环山,形成了优良的一季寒地粳稻种植条件。这里属中温带大陆性气候,年平均气温3.5℃,活动积温700℃,平均无霜期在115天至139天之间。东南部海拔超千米的高山遮挡了东南风,而西部松嫩平原的暖流又可以直接进入盆地内回旋,水稻从灌浆到成熟期的8、9两个月,盆地内风和日丽,光照充足,昼夜温差明显拉大,平均温差13℃,比同纬度地区大5℃之多,最大温差达20℃。而且这里有三条源自长白山的河流,分别是溪琅河、拉林河和牤牛河。得天独厚的优势,成就了中国最好吃的大米。

返乡80后邹志忠,成为屯子里第一个买电脑上网的人

邹志忠如今的身份是浩海合作社的总经理。作为一名返乡青年,1982年出生的邹志忠目前是屯子里仅有的几个80后之一。

2000年,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打了两年工的邹志忠因为母亲重病而回到小王家屯。没多久,母亲就病逝了。当时妹妹16岁,邹志忠说,他不能让父亲和妹妹忙于地头了,作为这个家的男人,他留下来种地了。当时家里有不到20亩稻田,这一年,邹志忠卖米挣了9000多块。相比其他农户,他挣的多于他们。因为,水稻收获后有两种卖法,一种是卖没有脱壳的稻粒,另一种就是邹志忠的卖米模式,等于是将稻粒精加工成米,卖价相对高。但麻烦且有一定风险。

2003年时,已经在五常培育了多年的“稻花香二号”水稻品种开始广泛种植,这一年,邹志忠也分出了一半的稻田种植“稻花香二号”,另一半继续种植之前的品种,到了秋收卖米时,他发现,“稻花香二号”每斤能多卖两毛钱。这之后,他就全面种植了“稻花香二号”。

曾经外出打工的邹志忠1998年时接触到了网络,体会过互联网的好处。但刚回到村里既没有电脑也没有网络,他就一面抓住一切线下的农业知识学习机会,“只要有农业专家来我们这儿讲课,我都去听。”同时2000年结婚后,他就开始和老婆讲互联网的好,磨着老婆能给他买电脑。直到2009年,邹志忠终于买来了电脑,而且是趁着老婆回娘家时,自己偷偷咬牙花了4000块买的,买回来后就接通了宽带。老婆回来后,生米以煮成熟饭,生了两天气,这事儿就过去了。邹志忠说:“我和我老婆从来没有大吵大闹过,有啥别扭也就是生会儿气就过去了。他还不忘调侃道:“我们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东北农村动不动就摔摔打打的夫妻。”

邹志忠的电脑是全屯第一台,当时正值“偷菜”盛行,于是他家兼具了网吧功能,屯子里的小青年每天轮着拨的跑到他家来偷菜。而邹志忠上网是去扑捉各种有关农业政策的信息和农业种植的知识。 

牵头成立合作社,让农民每亩水稻平均增收20%

2010年时,邹志忠从网上了解到了有关农村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的政策信息。他说,当时稻子的卖价是每斤一块四毛钱,大米的卖价时每斤三块钱。农民手里有收入,但是纯收入不多。他就开始动了合作社的脑子。

不过那几年,各方面时机都还不成熟,而且邹志忠他们屯子里出现了年轻人大量外出打工的现象。他说:“1998年左右,我出去打工时是新鲜的,等我回乡干了这么多年,周围人都开始出去了。而我就想成立合作社,组织乡亲们靠种稻子多挣钱。”

3.jpg

2013年,通过各种努力,邹志忠终于联合了其他六户人家办下来合作社。但邹志忠说,其实掏钱办手续的就是他一个人,总共花了5000多块,其他六户的名字说白了就是顶个名字,满足合作社必须有“五户农民的土地集中”的条件。因为当时,除他之外,其他人并不看好合作社。所以,在当时,邹志忠和其他六户做了约定:他们不承担债务但也不参与分红,一切都由邹志忠一个人承担。

当时,包括邹志忠在内的合作社共有稻田150多亩。2013年的秋收时,只有邹志忠的堂哥邹志强的稻子卖给了他,其余农户还是卖给了自己原有的客户。

邹志忠是以高于当年市价的价格收了堂哥的稻粒,然后他进行脱壳精加工卖大米。他说,这一年他卖米比2012年多收入了4万块钱。一直混迹于网络,邹志忠比当地所有人都先行了一步。2013年他的淘宝店上线,还获得了七天免费推广,于是18块一斤的五常稻花香让他在淘宝店铺旗开得胜地卖出了6000块。

这一仗不仅让邹志忠自己增收不少,也让合作社里挂名的其他人开始蠢蠢欲动。于是,2014年开始,参与邹志忠的合作社的农户越来越多,稻田面积越来越大。邹志忠特别强调,对于最早的六户,他一直是“不好卖时优先卖,好卖时卖更高。”即稻子不好卖的年份里,他优先买来这六户的稻子,稻子好卖的年份,他都可以等到价格涨到农户满意的程度再出手。

9月27号的下午四点时,太阳落山前依然饱满的普照着五常的农田,在一片插着老爸评测专供田字样的地理,一位身穿迷彩服、四五十岁的农民大哥,手握镰刀,弯腰弓背,一行行的割着稻子,每割出一定数量,就打成捆。干活的麻利劲儿一点不受对话的影响。他说,今年收成不如去年,之前雨水太多,但是,今年的大米口感却会更好,因为一棵稻子上结的果实少了,营养更集中了。

这个正在割稻子的农民就是邹志忠的堂哥邹志强。邹志强说,加入了合作社以后,他家里的地每亩收入平均增加了20%,而且收入好于屯子里其他农户。这几年,邹志忠去收稻子时,若是堂哥家里没人,一个电话,邹志强直接让邹志忠拉走稻子,然后把重量告诉他下就行。

在对面另一片稻田里,一位自带音箱边放着欢快的歌曲边割稻子的老人也是邹志忠合作社的社员。这位老人今年74岁,女儿嫁到了隔壁村,婆家也有地忙活,儿子在市里打工顾不上。农忙时,也只有他和老伴一起起早贪黑的干活。在五常有句话,叫“拿得动镰刀的都在地里。”

老人是屯子里的秧歌队队长,下地干活不仅放歌,干高兴了还跳舞呢,当了一辈子庄稼人,干这活早就不觉得累了。老人的老伴说,加入合作社后,收入多了,每年稻田都能挣个几万块钱,足够老两口的生活。

在邹志忠合作社社员的地里,没有看到机械化收割,都是农民自己拿镰刀刷刷的割稻子。邹志忠说:“机器收割的稻子不经过自然晾晒,都是收集起来人工烘干,米香味比不上手工收割。”手工收割时,镰刀都是基本齐着地面割断稻秆,割下来的稻子就打捆后在地里晾晒,这个过程中,稻粒还能从稻秆里汲取水分等营养。

今年,邹志忠的合作社成员以及订单种植户总计已达32户,稻田面积3600多亩,按亩产平均500斤算下来,今年的稻花香大米收成将达到至少900吨。据邹志忠介绍,这900吨大米将通过他自己的淘宝店、合作的电商平台以及他这些年积累的客户渠道进行销售。这几年,邹志忠合作了浙江省的一家电商平台——杭州老爸评测科技有限公司。邹志忠说:“和老爸评测合作四年了,去年仅老爸评测就卖出了800亩地的收成,今年更是只多不少。”

抓品质、上直播,利用一切办法确保五常大米越来越好

和老爸评测合作的四年里,每年的9月秋收季,老爸评测创始人魏老爸都会来到五常,主要目的就是取样带走去检测。邹志忠说,他和魏老爸的认识是一位搞农业的台湾老师介绍的。魏老爸第一次来时,取走了稻子样品,然后反馈给邹志忠没有检测出农残、重金属等有害物质,可以和他进行合作。

2.jpg

邹志忠说,五常的稻田本身就是腐殖土,土质肥沃,加上冬天气温低,基本上土里就不会有啥虫子了,每年五月插完秧后会按照农业专家们教的办法,适度施用合理的肥料、农药。等到九月收割时,该挥发的就都挥发光了。

对于魏老爸每年亲自过来的抽样行动,邹志忠都坦坦荡荡,他拿出的种植日记本里,记录着合作社成员每户地里的用药施肥情况,包括日期和名称。对于魏老爸要求装米的袋子都要进行检测,邹志忠不仅不觉得麻烦,反而觉得是同道中人。“我自己对食品安全的要求也是很高的,我家就在五常,老天给了那么好的恩赐,我们要让五常大米越来越好,而不是毁在我们手里。”邹志忠每年3月会给合作社的社员发种子,而且当时也不收社员的钱,最后到秋收卖出稻子后再去统一结算。平时用到的一些粘虫板也都是他自己买来发给社员使用。

今年,魏老爸的到来,还让邹志忠提前充满期待,“魏老爸是抖音大号,粉丝有1000多万。”而抖音粉丝只有100多人的邹志忠这次和魏老爸一起做了次抖音直播,直播就在他家炕头上进行的。两个小时的直播过程,邹志忠非常自如的回答着粉丝提出的关于五常大米的各种问题 。一场直播下来,活动价980元的每月10斤的大米年卡卖出了300多张。

不仅开抖音,邹志忠每年都在添置各种摄影设备,他说去年魏老爸来时带了个口袋摄影机,他觉得这个东西好,转手自己就买了一个,一方面是自己有兴趣,一方面可以用来记录田野日志。邹志忠的摄影作品还被收录在五常市人民广场进行展出。他说,现在农闲时,他会接些摄影摄像的活,挣来的钱就去买设备。

带动年轻人返乡再造,让屯子里平时也看得见娃娃们

虽然身处农村,但热爱互联网、这些年也经常全国各地跑动,参加活动了解行情的邹志忠清醒的知道做品质才能走长远。他说:“我这个人从来都是只跟自己比,自己每一年都比上一年过得好了,贷款买的车马上就还完贷款了,在市里贷款买的房已经装修完入住了。今年我闺女高三了,等她考完大学,我和我媳妇儿就更有时间琢磨水稻种子了。”自称不会迈大步子怕扯着蛋的邹志忠这些年一直都在自己研究种子,他每年都去搞来别人种的稻种,自己育苗插秧在试验田里种植。他希望能够找到更优良的种子,在五常种出更好的大米。

作为屯子里为数不多的80后年轻的庄稼人,邹志忠还是市里义工团的核心成员,不忙的时候会和其他成员开展帮扶济困的行动。必要的请客吃饭,邹志忠会专门光顾其他义工成员开的饭馆。

种了十多年水稻,邹志忠接下来还有个想法,并且已经自己开始摸索实践,“我想种蓝靛果,这是一种花青素很高的水果,在北京有些超市里卖的可贵了。”这种俗称山茄子的果子,在邹志忠家门前的院子里今年已经长出了小苗。邹志忠说,如果他能实践成功开展大规模种植后,就非常有可能把屯子里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吸引回来。到那时,这个不到春节见不着年轻人更见不着娃娃的屯子里将充满活力。

编辑:刘佳雨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