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女性获诺贝尔经济学奖,这次因“减轻全球贫困”而获奖
标签:
资讯  
又有女性获诺贝尔经济学奖,这次因“减轻全球贫困”而获奖
提要
2019年经济学奖获得者们进行的研究大大提高了我们抗击全球贫困的能力。作为历史上第二个女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丝特·迪弗洛在发布会上表示,“(获奖)显示出一个女性有可能成功,并获得认可。我希望这将激励许多许多女性继续努力工作,而其他男性给予她们应有的尊重。”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4日中午,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获奖者为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

诺贝尔奖官方表示,2019年经济学奖获得者进行的研究大大提高了我们应对全球贫困的能力。在短短的二十年中,他们基于实验的新方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如今这已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

2019年经济科学奖得主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和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经常与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 Kremer)合作,很快就对其他问题和包括印度在内的其他国家进行了类似的研究。他们的实验研究方法现在完全主导了发展经济学。

20世纪90年代中期,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和他的同事们展示了基于实验的方法是多么强大,他们利用实地实验来测试一系列可以改善肯尼亚西部学校成绩的干预措施。

今年的获奖者提出了一种新的方法,以获得对于消除全球贫困的最佳途径。它将这一问题分为更小、更易于管理的问题——例如,改善儿童健康的最有效干预措施。

如今,仍有7亿多人生活在极低的收入中。每年,仍有五百万儿童在五岁生日之前死亡,通常死于可以通过相对便宜和简单的治疗方法预防或治愈的疾病。

2019年经济学奖获得者们进行的研究大大提高了我们抗击全球贫困的能力。在短短的二十年里,他们基于实验的新方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而发展经济学现在是一个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

作为历史上第二个女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丝特·迪弗洛在发布会上表示,“(获奖)显示出一个女性有可能成功,并获得认可。我希望这将激励许多许多女性继续努力工作,而其他男性给予她们应有的尊重。”

1571118014(1).png

获奖者简介

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是一个美国的经济学家。他目前是麻省理工学院福特基金会国际经济学教授。 Banerjee是Abdul Latif Jameel贫困行动实验室的共同创始人(与经济学家Esther Duflo和Sendhil Mullainathan一起),是贫困行动创新研究的分支机构,也是金融系统与贫困联盟的成员。Banerjee是发展经济分析研究局的主席,国家经济研究局,研究员在中心经济政策研究,基尔研究所的国际研究员,研究员在美国文理科学院,并在研究员计量经济学会。他还曾担任过古根海姆研究员和阿尔弗雷德·P·斯隆研究员。他是《贫穷经济学》的合著者。

法国发展援助经济学家埃斯特·杜夫洛(Esther Duflo),她是过去十年间其论文被全世界引用最多的女性经济学家以及众多重要经济著作的合著者。莱因哈特以其敢于质疑传统的经济理论而闻名。她的第一篇发表于1993年的著名论文是与IIVIF的另外两名经济学家吉列尔莫·卡尔沃(Guillermo Calvo)和莱昂纳多·莱德曼(Leonardo Leiderman)合著的。该论文对IIVIF和其他组织内部盛行的一个观点提出了质疑,这种观点认为资本之所以流向拉美国家,其原因是这些国家的经济政策很好。不过,这三名经济学家认为,是外部因素(包括有利的全球环境以及低利率)激发了投资资本的流动,如果外部状况发生变化,这种资本流动就可能很快停止。事实证明这三名经济学家的观点是正确的:当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后,墨西哥于1994年开始,以及很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包括亚洲地区于1997年,俄罗斯于1998年,阿根廷于2001年)均先后经历了资本流动的“戛然而止”。几年之后,莱因哈特和另外一名经济学家格雷西·卡明斯基(Graciela Kaminsky)对另外一个为世人接受的看法提出了质疑。这种看法认为,危机主要是通过贸易联系从一国转移至另外一国。事实上,他们发现,这种连带效应的根源在于当时还很少对融资渠道进行研究。

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Kremer)是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系发展中学会的教授。他是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麦克阿瑟奖学金和总统学院奖学金的获得者,并被世界经济论坛任命为全球青年领袖。Kremer最近的研究调查了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卫生、水和农业。他被评为科学美国人年度50名研究人员之一,并因其在卫生经济学、农业经济学和拉丁美洲的工作而获奖。他帮助开发了疫苗预先市场承诺(AMC),以刺激私人投资于疫苗研究和发展中世界疾病疫苗的分发。2010年秋季,他成为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发展创新企业(DIV)的创始科学总监。克雷默博士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是精准农业促进发展委员会的成员。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背后的故事

阿比吉特·巴纳吉和埃丝特·迪弗洛曾合著《贫穷的本质 》

《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是2013年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阿比吉特·班纳吉 (Abhijit V.Banerjee)与埃斯特·迪弗洛 (Esther Duflo),是一本经济学著作。《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的两位作者深入五大洲多个国家的穷人世界,调查贫困人群最集中的18个国家和地区,从穷人的日常生活、教育、健康、创业、援助、政府、NGO等生活的多个方面,探寻贫穷真正的根源。

《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的两位作者在本书中探讨:为什么穷人吃不饱饭还要买电视?为什么他们的孩子即使上了学也不爱学习?为什么他们放着免费的健康生活不去享受,却要自己花钱买药?为什么他们能创业却难以守业?为什么大多数人认为小额信贷、穷人银行没什么效用?15年以来,为了弄清为什么会贫穷,贫穷又会导致哪些特定问题,从而不断让穷人陷入无法逃离“贫穷陷阱”的怪圈,《贫穷的本质》的两位作者深入五大洲多个国家的穷人世界,调查贫困人群最集中的18个国家和地区,从穷人的日常生活、教育、健康、创业、援助、政府、NGO等生活的多个方面,探寻贫穷真正的根源。同时,《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也对关于贫穷的一些流行观点进行了反思,比如援助越多穷人的依赖性越强,外部援助不起作用等等。他们指出,多年来的扶贫政策大都以失败而告终,原因就在于人们对于贫穷的理解不够深刻,好钢没有用在刀刃上。《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用大量实例,提出了一些实用性较强的建议,寻找那些经得起检验的扶贫方案,为政策制定者、慈善家、政治家及所有希望天下脱贫的人提供了重要指导。

该书用九章大篇幅,从营养、健康、教育、生育、风险管理、贷款、存款、创业、政治参与等九个方面探讨穷人的生存、选择和突围,以及援助、制度对穷人的意义。穷人进行选择的困顿以及消除贫困的理论、政策的种种困顿,在这些章节中被充分揭示出来。该书至少给我们充分区分选择的两种状态,一种是穷人的选择,或者说穷人的非选择;一种是非穷人的选择。从该书可知,选择是需要空间的,这空间至少要大于自身的温饱条件,否则由于可供选择项的稀少而使得残存的选择毫无意义,或者说不同选择之间的差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来源:看懂财经圈企鹅号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