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楠:资本的使命,传统的资源配置的模式是否还适应未来社会的发展?
标签:
资讯 社会企业  
李楠:资本的使命,传统的资源配置的模式是否还适应未来社会的发展?
提要
我们是否可以搭建一个更符合的价值生态,在以经济价值、环境价值、社会价值、生命价值这样一个综合的价值系统里考虑,把价值的实现成为我们投资的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

以下内容来自李楠女士在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上的演讲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刚刚九月,三个星期前,王毅部长在开联合国大会的时候发布了中国政府2019报告,其中两次提到了成都,第一次是提到了新经济,以新动能推动新的城市增长模式,以共享经济带动未来的发展,大家不知道,每天在成都有110个新经济公司注册,而且重中之重就在高新区。第二个名片,宜居城市,在这个报告里把成都的宜居城市、全国公园城市作为生态文明的案例,提出了生态价值这个新的价值理念。我也要感谢沈南鹏先生,虽然他今天不在这里,他也是联合国可持续高层委员会的主席,在四年前在联合国第一次探索可持续金融的时候,是沈南鹏先生和世界经济论坛的施瓦富夫人统统作为高层主席,我上个月和施瓦富夫人提到了中国社会企业,她跟我说今年获奖的名单直接推荐给她,所以我也很期待今年哪些社会企业是社企奖的得奖者,希望能直通明年世界经济论坛的大会。

今天有很多行业的领导和专家在这里,我想今天简单地从从道法术器四个层面抛砖引玉,去年最后一天徐老师做总结发言的时候说期待明年的不同,因为有红杉资本这样的主流机构做论坛的主席,我今天确实看到了不同,从主流商学院到大的投资机构,到思想家,到大企业家,今天汇聚一堂,带来了一个质的提升,我们也很高兴今天的论坛主办者把今天上午最重要的一节致力于道的论述,文明的进展,我们也非常期待等下听到各位大师对于文明的分享。

道的层面讲三个:

第一,本源与方向,很开心今天看到的问题不再是公益向左还是向右的争论,今年的主题词非常重要,共享共生的新生态,今年九月在气候变化论坛的时候,以现在的发展模式和进展,我们没有办法控制气候1.5度的目标,我们要走向什么样的未来,是要走向毁灭还是生物的灭绝?时不我待,我们需要的是系统化变革,是生态环境的革新,我们没有第二个星球,至少现在还没有发现,我们的商业文明、企业家精神引领人类可持续的未来走向何方。

第二,资本的使命,传统的资源配置的模式是否还适应未来社会的发展?是否是未来所遵循的模式?有一群先知先觉在探索未来的资本,我想提两个词,第一个是MIT的教授提出了4.0理论,这个和工业4.0不一样,3.0是工业投资,4.0是可循环资本、可再生资本,怎么实现价值可循环、商业模式可循环,第二个《资本的使命》,我们在做投资选择的时候,我们每一份投资行为是怎么改变我们自身和环境的关系,改变自身和社会的关系,从深度的哲学探讨上写出了这一本《资本史》,它推动的是整个人与社会、人与环境的互相成就、互相作用的相互关系,在这四个象限里深入探讨金融投资领域怎么带来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环境的改变。

第三,价值生态,我们是否可以搭建一个更符合的价值生态,在以经济价值、环境价值、社会价值、生命价值这样一个综合的价值系统里考虑,把价值的实现成为我们投资的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

法:

我们来讲讲法则和标准,我们的发展是以热泪中心主义为标准还是以星球的可持续发展为标准,是以GDP的量化为标准,还是以全民幸福指数为标准,从最早的ESG投资到CSR,公司的社会企业责任,到现在的可持续投资,到我们的影响力投资,以社会和环境为目标驱动的投资,整个ABC的法则中,我们的站位在哪里。其次是政策和战略,在政策生态中,在过去的G20、G7、联合国各个国际机构在推动政策生态的搭建,从国别生态,包括政府、商业、投资界的整体来推动这个议程,中国的绿色金融起步很晚,但是发展非常快,从0到1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政策的作用非常重要,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给了很多红利,带动非常大。在战略方面,我们要看看国家战略、城市战略到组织战略,举一个例子,新加坡以打造全球善资产汇聚地为目标,在中国深圳和成都在这方面走得非常相强,三月份和深圳进行了磋商,深圳金融据以打造大湾区可持续金融的生态为他们的目标,福田区提出了打造全球善经济的模式。动能方面,刚刚慕林杉也谈到了科技驱动,我还想提一个更重要的是人性的动能,在这里想和大家分享一个影响力投资另外一个传奇鼻祖,在硅谷一起和乔布斯共同创业的团队,在成功创立大家公司以后,把所有的资产致力于影响力投资,他今天很想和大家共聚一堂分享心得,他从一个技术人士转向影响力投资,他刚刚大病初愈,去年得了癌症,今年刚刚康复,他提出重要的一点就是科技与人类意识觉醒的抉择,这是改变未来动能的方向。

术:

术的层面可以千变万化,资产供应端是资产配置的模式,从机构投资者方面,我们希望加大可持续资产在机构投资者的配置比例,今年在阿塞拜疆我们带动了三个国家主权基金参与讨论,连国家主权石油基金业考虑在国家战略方面怎么取得资产配置的进步,在家族方面,我们看到了洛克菲勒三家机构做出了非常多的努力,他们带动了中国资产配置、中国家族传承做出改变,中国的超高净值人士占到全世界1/3,并且迅速增加,这是不容忽视的一个趋势,大家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带动可持续的资产配置。在需求端的模式,加速器非常重要,像红杉资本做了香港的科创基金带动了很多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创业奖,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希望看到一个繁荣的生态里,在资产端和需求端能够快速共同成长。

器:

器的层面今天就不多讲了,今天有几个论坛可以深度展开,我想让大家考虑的是现在的共融工具是否合适,我们的VC、PE的MODEL是否能够达到帮助企业家成长的目的。

最后,希望我们大家一起齐聚一堂,共同向光而行,走在可持续发展的大道上,谢谢大家!

      

编辑:刘佳雨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科技赋能、资本助力、商业向善”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