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兵:企业社会责任与管理教育创新长江商学院的探索与实验
标签:
资讯 社会企业  
项兵:企业社会责任与管理教育创新长江商学院的探索与实验
提要
只有把社会问题的解决,变成有利可图的商机,社会问题才最终能够得到解决。

以下内容来自项兵院长在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上的演讲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尊敬的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我们学校高度重视企业社会责任,包括管理创新如何推动重新定义社会责任,所以昨天从福布斯论坛新加坡专门飞过来,我本来想听一下马云校友福布斯主编的对话,这个机会也放过了,因为我觉得这个会议非常重要,对社会责任的思考,一直是长江商学院的DNA,今天希望从学者的角度,我们希望能横跨经济管理,提供一个思维的框架,怎么重新界定社会责任。

    我的演讲主题是企业社会责任与管理教育创新长江商学院的探索与实验,演讲分为两部分,第一是全球大变局,使得我们必须重新界定社会责任,传统的社会责任已经过时了。第二个是谈一下长江商学院如何推动社会责任的变革。

    第一个,理论面,这可能是人类第一次这么多变革聚焦于一点,有十大变革,经济发展模式、颠覆性技术及创新、全球贸易与投资体系重构、国家治理与社会契约关系、地缘政治、气候变化、贸易保护主义等等,这十大变革中,和我们关系比较大的是经济发展模式变革,我把全球经济发展模式分成三大类,第一个是撒切尔夫人启动的资本主义,其次是国家资本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欧洲人认为和美国最大的差异,虽然他们是法治和民主,他们认为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他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福利最好的是北欧,他们离共产主义最近。

    撒切尔夫人启动的新自由主义,里根总统积极地拥抱了新自由主义,在拥抱新自由主义方面,我们中国和美国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91,美国是0.49,中国和美国再大的经济体制也成为收入不均最为严重的国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新自由主义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财富增长,也形成了人类里最为严重的收入和财富不均,在全球发展的重大问题之一,在中国和美国是过度新自由主义,英国的脱欧是新自由主义的开始。

    另外一个大变革是科技,科技带来的好处是勿庸置疑的,谁也挡不住科技的进步,但我关心比较多的是可能这些科技带来潜在的社会负效应,比如说如果AI崛起确实能够替代很多中产阶级就业机会,如果很多专家的估计是对的,AI的崛起可能会加剧收入和财富不均,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现在收入财富不均已经如此严重,AI的崛起又会加剧这种情况,我这个担心就有可能,社会在三大方面进行一系列的调整,我们经济学讲的三次分配,第一次分配是收入和财富不均比较严重,比如说我是一个开发商,我作为创业者拿走了40%、50%,剩下的为员工分享,收入财富不均再一次分配就已经非常严重了,在我们国家民生项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和欧洲相比有差距,和俄罗斯相比也有差距。目前为止,捐赠的文化和美国相比有非常大的差距,我是非常荣幸地做了全球最大的公益组织美国联合募捐七年全球理事,我也见证了美国人的慷慨,美国人的捐赠占了2%,我们0.1%,一次分配形成了严重的收入和财富不均,二次分配在民生项目里要补的课太多了,三次分配,捐赠的文化还没有形成。最近我非常高兴地看到连资本主义大本营美国大企业都提出了企业social purpose,一次分配方面出现的大变化,如果一次分配造成的收入和财富不均会加剧的话,只有靠强大的二次分配来解决一次分配的问题,不是计划经济,经济计划是扼杀创新的,但是二次分配的社会主义会在全球卷土重来,三次分配,供应、社会责任越来越重要,这个时代已经到来了,所以全球的动荡、不稳定就是例证,超越了任何政治体制,三个层面都要共同努力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学院能做什么?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我们是2002年11月底创建的,2003年就把人文课程带入了管理教育,我们希望培养更多的人文关怀和社会责任,人文关怀非常重要,从政界到商界没有长线的激励,十年对人类什么都不是,从一百年两百年来看,从政治到经济,给我们的领导者没有尝鲜激励,所以我叫是人类的集体的短视,商学院有不可推诿的责任,我们培养了一批又一批超级短视的企业家,自掘坟墓的时代到了,我希望通过历史观能为我们的商界领袖带来一些长线的思维,当然,在谈到国民幸福感,在我们长江商学院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是中国比较有钱的人,我们希望校友不仅过上傅友德生活,能过上in rich life。我们是全球第一家把人文教育放在课程里的,其实这来自于“取势、明道、优术”,我们希望把管理教育由术带向道,长江是管理教育创新的全球引领者。

    同时,人文底蕴也是全球价值对接的一个必要条件,中国的再次崛起最大的挑战之一可能不是科技、管理,没有人文底蕴做不到价值对接。在长江,我们更要关注如何挣钱,这是大部分商学院聚焦的点,我们希望关注为什么要挣钱,我们非常自豪地说,不仅是校友、学员捐了4.3亿,占全国机构捐款的7%,是无可质疑的第一,2010年起EMBA六天的公益项目是必修课,2014年起EMBA第一课就是公益课,包括公益奖学金,这是公益课程,这是长江2.0版,3.0版就是去年启动的社会创新课程,我们关注三大问题,无论是收入和财富不均、社会流动性下降和可持续发展,都不是企业自己能够解决的,也不是政府能够解决的,也不是NGO能够解决的,必须通过新形势的通力合作,打通政府、企业、国际组织、NGO通力合作才能解决,所以我们就把社会创新课程作为长江所有学位课程的必修课,又是全球第一家,到现在还没有第二家。

    脱贫非常重要,习主席为了脱贫做了大量的工作,投入了大量的时间,但是即使在发达国家,没有贫穷问题,社会稳定有同样的挑战,为什么?收入和财富不均问题,社会的撕裂与鸿沟,这个问题即使没有贫穷,照样会出现问题,长江在思考下一个商学教育能做什么?长江从来不关心排名、认证,永远是面向未来,因为排名是扼杀创新的,排名排不出谷歌、FB、UBER,永远是面向未来,我们能给社会做什么?我们拒绝任何排名。我们找到了长江走向世界的三大聚焦点,第一是为全世界培养新生态的颠覆力量,这是项教授过去五六年在过去五六年在全球演讲的聚焦点,不是靠创新,美国靠创新产生了颠覆,而中国过去40年绝对不是创新,过去三四十年中国诞生的新的世界级企业,中国和印度最大的不同,中国的三四家家族企业把国家按住了,韩国四大家族企业把韩国按住了,日本和欧盟创新是一流的,但经济上颠覆的力量是乏善可陈,所以长江面向未来,在于全球培养新生代的颠覆力量。

    长江走向全球的第二个聚焦点是高度重视社会创新,在变成富商的同时更高的高度是解决社会问题,不仅在中国,我们和腾讯合作五年,腾讯长江学堂,和百度合作了三年,昨天和马云谈了和阿里巴巴达到新的合作,国内生态圈影响力最大,日本的执政党、反对党一致通过,长江商学院为日本培养新生代颠覆的力量,长江要为全球培养新生代颠覆力量,他们拥抱创业创新同时高度重视社会创新,这是长江全球的担当,我希望借着这个项目能够把长江商学院打造成全球影响力最大的商学院之一。

    我们做了一些相关的课程,未来一年和两年,在全球范围内会有一系列的项目推出,这是过去长江从05年到现在做的一系列探索,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我们借此机会提供一个理论框架,我们做了哪些实践,这些问题的考量对长江的战略定位和发展也是有影响的,我们做了一些探索,希望和在座各位朋友共勉,谢谢大家!

编辑:刘佳雨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科技赋能、资本助力、商业向善”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