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论坛二:高原社会创业新思路
标签:
资讯 社会企业  
分论坛二:高原社会创业新思路
提要
在生态保护优先、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时代背景下,本次分论坛将为活跃在高原地区的各类社会创新模式和思维的引领者提供展示和链接的平台,一起探讨区域社会创新的优势和意义。

以下内容来自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分论坛的演讲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嘉宾:王士勇

青海师范大学经管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吉美坚赞 

吉美坚赞民族职业学校校长、果洛雪域珍宝有限公司创始人

韦祥龙

贵州布依族蓝靛染织技艺传承人、吾土吾生品牌创始人

降拥彭措(噶布)

师承藏医师、手工艺传人;藏族传统文化学者、文化旅游专家;德格县宗萨藏医院院长;德格宗萨藏医药有限公司董事长;德格县藏艺通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社企)董事长;中国民族医药协会藏医药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国民族医药协会智库专家。

刘晓梅

丹巴登龍雲合森林学校执行校长

Dechen Yeshi(德清)

Norlha诺乐品牌(B Corp认证)创始人兼CEO

才让扎西

CHARU迦入品牌联合创始人兼CEO

主持人:先生们,女士们,下午好,我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管理博士。下面有请王教授分享。

王士勇:非常感谢主办方,很多的新老朋友,时间原因我直奔主题,简单的分享企业的主体,做一个介绍,生态保护有限发展理念,怎样应对。最后提出一点建议。

企业的主体作用,不得不从国家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质的建设来做。大家可能觉得这非常简单,实际上, 我们国家建立社会主义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92年,有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基本上确立了建设社会市场经济。16大的召开,基本宣告社会市场经济初步的建立。但是没有明确,具体明确是18大三中全会,市场经济的体质,从78年到现在,40年的时间,道路非常曲折。计划经济到商品经济,市场资源的配置。大家一定要了解市场到底怎么回事儿。有一个看不见的手起作用。

改革开放40年,伟大之一确立了市场经济理论。看一下,到底企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市场经济的建立,漫长而曲折,到决定性作用的,建设了一个很好体制。翻天覆地的变化,是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过渡。什么是市场,有企业,有家庭。市场很简单,就是所有人在一起就是市场,在市场里面,两类市场在起作用。企业是主体,经济的持续发展来自不断的创新,整个论坛的话题也是这样。创新的阶层是企业家,是我们创新的主体。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企业发挥了重要作用。国家东西之间差距非常大,沿海地方发展为什么这么好,归功于民营经济。青海藏区, 2000-2017年,企业非常关键,青海藏区作为一个例子,户数只有12户,2000年的时候。当时我们西部大开发已经开始了,发展到去年是5112户,主要增长从2014年开始。企业注册有很多的优惠条件。2001年7.14%,2017年占30.86%。行业占比,2000年只有6个行业,2017年来看,主要集中6个行业,主要批发、零售、服务业等占81%,非常的狭窄。藏区群众的市场参与率确实值得我们关注。

下面提出生态保护,第一个是政府的作用,第二是企业的作用。改革开放40年,建立了市场经济,另外一个,是一个逐步改变政府功能,充分发挥政府作用看不见手的作用。坚持市场化,法制化原则,这是5月份一个会议提出来的。社会企业很多功能,可以从市场的角度实现。从政府的角度,一方面命令控制,限制排污,达到保护的目的。更好的办法也是政府可以用市场基础。企业的这种压力,企业应该做的更多。两个月前,一个南开大学教授说,国家治理的水平,取决于社会治理的水平;现代社会治理水平依赖自我服务。同样的今天,大话题还是社企,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如何在新发展理念上,担当责任。发展模式决定了是否可持续。

今天早上听完嘉宾的演讲之后,觉得更加重要。到底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创办企业的目的是什么。甚至有些嘉宾,更加深刻的讨论,要回到人性的讨论。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世界刮目相看。但是我们东西部的差距越来越大,怎么解决。企业一定要可持续发展,有一个价值引领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在文化发展和企业发展方面,有一个非常直接的作用。经济发展离不开企业家阶层,企业家是一个长期的文化理念发展起来。

吉美坚赞:大家下午好。今天主要介绍学校,然后介绍企业、合作社。94年到现在25年,当时没有资金,只有3000块钱。这个学校,不收取任何学费,办学以后,97年国家的民族市长视察国民教育。中国这种学校很少建立,主要为了发展藏区的经济,才办的学校。这个学校主要是农牧民的子女,文化制度不分年龄,愿意学习的人就可以进来。改变命运,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有独一无二的模式。在藏区也是很少见,我们这个学校主要给学生,用自己的智慧创作,给学生很多的机会。学校学生招生期间,家长和学生一起,学校整个教学模式理念,注重道德为主。有了道德才可以发挥自己的才能。男校主要以道德为主。传统与现代相结合,今后的工作当中,理念很重要。我们对公益非常好。专业有7、8个。

女子学校,是改变命运的。藏区很多的牧区,妇女的工作量特别大,早上5点起床,晚上11-12点才睡觉。必须用知识改变当地的妇女的命运。办女子学校,改变人的素质,必须从母亲的教育抓。女子学校在山里,为什么?因为我要改变的是农村,而不是城市。当时很多的人说,没有水、电,这么偏远。不是为了自己的方便,而是为了牧民的孩子上学方便。我以前学过的东西,他们也可以学。我得到的机会,让他们也得到这些机会。

2005年办理的女子学校,现在叫做吉美坚赞私立学校。之前国家没有实行这样的政策,国家实行政策以后,我们要有一技之长。我们培养了1600多学生。毕业生达到3000多,社会各界都有我们的毕业生。学校的校办企业,学校资金不足可以弥补。企业加工奶酪,全中国第一个拿到国际IFD的企业。在牧区来讲,创建了很多的合作社。现在很多的牧区有资源,但是没有整合。没有整合资源,利用的价值很低。我们在松潘,青海各个地方,建立了很多的牦牛专业合作社。按照农牧民合作社注册。我们是企业、学校、合作社结合起来。最主要的是牧区的经济怎样发展,我们创立了经济发展的模式。我们企业、政府联合起来。目前政府特别支持,带动牧民经济增长的方式。我们这些产品得到了国家级的很多认证。谢谢大家。

   韦祥龙 :牧云坡,成立到现在一直在贫困地区扶贫。整个贫困地方,特别是高原地方,能够提供好的食物,很难形成竞争力。不合适外面的市场竞争,让我们的老百姓,不断放弃很多好的种植方式,对环境友好的生产方式。牧云坡,2014年开始做到现在,我们发掘和恢复对环境有贡献,有正面影响的传统的生产方式。在社区做一些改善,让老百姓回到原有的好的生产方式。另外,在这些区域,有很多野生的食材。主要利用牧云坡的品牌走市场。对野生的植物进行采集。希望建立社区自己可操作、可以落地的制度和机制。推动社会相互学习、交流,慢慢恢复。安全、可行的产品,才能到牧云坡平台上。比如松茸,要带土回去。慢慢重新把这种行为方式,回到社区。

第二,因为高原地方,自然环境非常好。和贫困地方高度融合,经济发展比较慢。希望让他们通过诚实的劳动,有尊严的改善自己的生活。涉及到老百姓生产劳动的建立,好的食材、产品,很难由外部的人做好监督。怎么建立起负责任的态度?要有责任心,我们推动社区内部建立监督的机制和制度。不是单家,单户的做产品。在每一个社区建立牧云坡可信生产小组,技术的传递,生产出来的产品的监督。刚开始可能是几个人形成一个小组,有带头人,慢慢辐射到社区一些其他的老百姓。

和他们一块讨论,一个好的产品,到底是什么样,标准是什么。很多消费者也不清楚什么是安全的。没有办法做到,又要迎合外部需求,就作假了。

第三,用干净可信的产品支持和陪伴社区。推动合作门户的发展。一方面消费者能够得到安全可信的产品,合作者可以得到一些收入。我们会请一些有专业基础的消费者到社区,做一些技术改善。

第四,社区在安全可信的机制下获得利益。让农户受益。我们把部分的利益返回可信的小组。开展社区一些公共事务管理和社区活动。我们通过牧云坡二次返利。让没有条件的老百姓,通过这个过程,开展一些公共事务的活动,在其中受益,推动整个社区的和谐。一方面社区的和谐,另外一个方面,老百姓知道牧云坡有这样一个可信的安全小组。从另外一块,增加对农户的社区压力,能够保证产品品质。

在牧云坡可信产品里面,我们提到一个社区带动,不仅仅是说产品怎样是安全的。有一些二次返利会让牧云坡的可信生产小组,他们会做一些社区环境友好的学习活动。牧云坡通过解决食品安全问题,诚实劳动的农户,用好的安全生产方式,改善自己的生计。在整个社区层面做社区发展,让高原的边缘的社区,能够持续欢迎友好的发展道路。

 降拥彭措:我做的工艺的项目,后面慢慢变成一个社会企业,我在麦宿长大,最贫困的地方。这些人,慢慢有一些生活的困难。而且我们尽量不要让他们道德偏导。当地有一个发起善事的人。把传统的技术交给人们。他们做手工艺。牧工,当时只有3个人会做,我父亲自己做牧工的。在寺庙重建过程中,让所有人,学习牧工活。慢慢,培养了100多个牧工。室内装饰的师傅,只有一个彩绘师,现在接近200个彩绘师。后面建造寺庙的过程中,培养当地人。慢慢开办了班,当地形成了15种不同的工艺。开办了30多个班。有人数多,有人数少的。我看到木雕,编织,等等。

我们形成了手工艺之商的称谓。社会资金,有一个民办非盈利的。有企业,各个方面,大概有1200万左右,建立了麦宿手工艺之乡。2011年的时候,我成立了一个藏云通,是藏区文化全球通的概念,我们花了20年的时间,当地的传统文化已经保护下来。当地老百姓只有几天的时间打扮,基本上没有创新。我们觉得不对,后面很多专家说,藏族一定要到国际市场去。语言都讲不通,没有办法。设计、销售为一体的公司,成立这个企业。主要的使命是做当地的传统的手工艺,需求产品的开发。我们的子乌品牌,藏族的传统的根不要忘记这个概念。我们做了一些创新的传统,这是当地设计师培训的过程,牦牛作为一个主要的开发目的。市场比较喜欢的产品,比如我们有颜色的,全部是植物的颜色。我们做了一些培训的过程,结合我们现代的一些设计师,包括国际的设计师。我们做了一些国内、国际的,子乌是一个立体的品牌。我们当地的产品,藏族人做产品不如内地人,不如日本人,文化的概念加上去,引用当地的文化优势。我们四川旅游学院也做标准化民俗的培训,有三星级的管理化,加上藏族特有的礼节,有量化标准的教材。将来变成一个藏区的旅游服务,把子乌品牌变成我的一个使命。让手工艺两大文化产业,形成一个没有围墙的产业园。希望逐步实现,谢谢大家。

刘晓梅:我们从2001年开始,2015年才真正参与社会企业的实践, 2015年我们整个团队,应当地政府的邀请,做旅游发展的一个规划。我们创作团队是做规划出身的。在高原地区,除了美丽的风景,悠久的历史以外,非常大的问题是外部垃圾处理的问题。大众旅游给生态脆弱地方带来环境的压力。外来的文化,对原生态村落文化的冲击,当地的年轻人,一生奋斗的目标,就是考区公务员,离开家乡。在2015年,我们发现整个藏区,特别传统村落的旅游发展模式面临很大的问题。干巴县最早做旅游开发的一个地方,在10年旅游建成当中,2015年面临一个瓶颈。面临跟社区可持续发展的冲突。我们经过7个月的考察过程中,制订了以文化和传统文化为根基的可持续发展的建立。

我们在非常美丽的中路乡最高处发现了这种房子。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模式,让政府,资本能够看到。所以经过讨论,租下房子,创作一个森林学校。使命和愿景是探索和保护与发展的平衡。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团队决定以森林学校这个模式,从生态教育出发,带动当地生态经济。为什么从生态教育出发?除了对美丽的高原景色吸引,纯粹的心灵的宁静,给人更加深刻的印象。我们开始了解,对于教育的反思。生态教育是可以这样的。我们的愿景也是可以这样的。关于产品设计非常重要。我们从事了17年生态旅游的经验。根据当地生态文化的特质,包括了5个板块,户外运动、野外生存等。分享一下课程的开发,也许可以给大家一些启发。通过一些当地老人的智慧,需要我们静心了解、调查。我们这个村,有传统,织布是按照自己的方式,非常的传统、环保。另外一个是锅庄舞蹈。现在碉楼的文化,由于传统信仰,碉楼面临失传。生态教育课程设计里面,我们特别把搭建小碉楼作为一个课程。从这个过程当中,了解我们老一辈怎么用自己的智慧搭建碉楼,而且不会被地震破坏。当然我们也请外部的一些厨师,教当地人,就当地食材做一些课程设计。

通过课程的设计,把在村落里面,日常生活的一些行为,用教育的方式,课程设计的方式,体验的方式,设计成产品。2018年,我们也被授予了林业厅的基地。我们把这样的想法,让更多的人参与。我们通过现代教育的研学,带动对乡土知识的了解。我们也开发生态经济,也是非常重要的。对当地人来说,开发经济就是做民俗,藏区做民俗会遇到很多瓶颈,森林学校,是我们改造过后的一个空间的设计。森林学校改造的整个过程,由当地村民参与。用示范的方式,节能环保科技等理念,要开始做民族改造的村民,用非常好的一些技术,对当地的环境造成比较少的影响。最重要的是,我们是一个外来机构,虽然跟当地有30年的承诺,30年之后,我们会撤离。2018年,促成当地的村落,成立自己的合作社。我们相信,只有集体经济的力量,合作的力量,才能真正带动整个社区,特别是传统村落的发展。我们通过生态旅游的方式,教当地人的生态培训。我们让当地的年轻人能够回到自己的村落、做创业的发展。这样村落才能持续发展,经过我们带动和影响,当地的年轻人,都回到自己村落里面做可持续发展工作。另外,我们要对接外部的资源。我们邀请了来自欧洲、沿海地方的学生团队到我们这里做研学履行活动。我们带给当地最大的改变,让他们有机会参与到乡村振兴的潮流来,增加了当地的收入。我希望这个模式可以复制,生态脆弱的地方这个模式可以复制。更多企业的资源能够投入到我们这个模式当中来,能够建立更好的社区,谢谢大家。

德清:那其实在那些地方呢,边远的藏区没有供暖,也没有电。但是当地人当地藏民,特别想要进行这方面的企的发展,并且非常期待投资者能够过来。然后把藏区文化和风格去发扬光大。

所以就把这样的产品推广到了世界的高端市场。比如说lv等一些知名的国际品牌。

这个工作就是将世界角落里的,这样的藏民的文化和产品推向世界.我们希望未来能够再接再厉.牦牛一直是藏族传统当中的一个符号和藏民息息相关。牦牛用作交通,牦牛奶可以喝。我们现在赋予了这个动物新的使命和用处。从开始,我妈和我就意识到这个产品其实并不是一个能马上获利的。努力把它做成一个传统,但是能产生真正价值的。牦牛制品的这个加入呢?这个设计其实是非常历久弥新的。所以说,其实牦牛的毛或者是这种制品,本身也是非常珍贵的,这样的纤维产品。这些牦牛只生活在这个高原地区,那么他们的生活最高达到四千米以上的海拔。牦牛毛不但可以保暖,也非常的柔软。传统的藏民和牧民,他们用牦牛毛来纺织。

当然,这些牦牛制品的纺织品非常昂贵。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个效率并不是非常高,也非常的少,同时规模没有办法上去。一块非常精致的牦牛毛的植物,这个纺织者要一百二十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开始,我们是从设计围巾开始的。后来就变成了家居制品和一些其他的产品,都有涉及。我们希望我们的设计可以跨越时间。可以让拥有者,把它传下去。当然,我们的这种东西就,代表着一种永恒。当然,我们也需要非常好的视觉的推广。我们要将这种本土的原汁原味,跟这个永恒的这种设计主题相融合。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帮助我们的藏民藏族的手工艺者,实现他们的梦想,将这个世界一角的产品推向世界。

2007年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接触设计公司的设计师。在这个时尚行业,我们了解到一些设计。08年的时候,我们有了第一笔订单。我们就意识到其实我们的定位可以非常多元化,可以和其他的品牌合作。因为我们的质量是上乘的,我们的设计师是经久不衰的。大家买了这个产品,可以了解到他背后的人文的故事以及他所代表藏族文化。其实他们是深信不疑,我们要发展自己的少数民族经济。持续投入已经投了一百万在当地的这些手工艺上面。也在不断的培育设计。所以我们特别呼吁我们的年轻的人,这个时尚专业的人士,以及这个相关的人才能够来到这儿,加入我们的行列当中。同时,我们也需要it的技术人员、优秀的摄影师、优秀的设计师等,现在有很多国籍的员工在我们的公司中。我们的业务不仅仅是纺织产品。还包括了旅游业,同时,还有藏族的美食和休闲的活动。我们希望能够一方面不损失藏族原汁原味的原生态,同时也能给我们的客户提供非常好的体验。也希望能够让游客再次去游览藏区,为当地创造持续的就业机会。

在这个过程当中,想实现这种就业,其实就是要把我们的相关的材料,比如说我们的纺织材料等。要进行变革然后把他的使用方式进行变更。我们相信,只有这种幸福的向上的员工,我们才能把我们的事业推向进一步的发展。

当时我们要是想扩展我们的业务,至少需要一千头牦牛。在这个当中,其实可以说是一种符合动物福利的一种有道德进行这个收取的这个动物的皮毛和动物的纤维。所以大家不要担心这个动物相关的一些问题。同时这个产品买回家之后还可以代代传承。2019年我们也获得了这个我们的b级的认证。在世界各地,都证明了有跟我们一样价值观的人存在。谢谢希望大家能够加入我们。

才让扎西:今天我分享的主体是为青年创建链接。我们身边的很多年轻人,面对就业,面对学习的时候,会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未来要做什么?在迷茫的时候,每个人都会面对。我在2012年的时候,举办了一个读书会,通过读书会,建立了很多的链接,邀请很多老师,为更多年轻人打开思路。为了读书会落地,我们在2015年建立了迦入。我们设计的图标,有三种文化的寓意,我们2015年成立的一个公司。我们通过平台,更多为少数民族地区的青年提供一个渠道。突破、引入,鼓励更多年轻人。

我们的目标人群主要是青年人,传统的一些文化传承方式,有可能在都市不是太适合,我们需要现代年轻人,特别00后,适合的方式传承我们的文化。我们很多少数民族群体,会有一个自我认同的问题。简单来说,少数民族的问题,地区发展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国问题,是全球化、现代化,当地会有一些差异。我们为这个地方的青年,塑造可能性,创造更多机会。我们提供一个机会,做这个连接。我们刚开始,在成都做了一个空间,通过一些材料维修,把藏区的房子搬到成都的理念。大家知道迦入就是这样一个空间。我们通过实体空间,第一,为大家提供一个长期的交流,我们做了一些活动。中间的连接,就是我们现在的新媒体,通过网络渠道连接起来,让更多人知道我们迦入做什么。3年多的时间,我们邀请100多位嘉宾,线上、线下有10万人次的收看。做一些社区资源的开发。

我们邀请一些嘉宾,在我们空间做分享活动,邀请社会企业家,积极参加成都市政府的一些政策。做跟内地学生交流、互动,为更多人提供交流机会。

做一些游学,深入的一些体验,把藏区的人带到外面学习。让传统的手工艺,让现在的年轻人喜欢,我们也提倡,旧的维修、利用。我们做的活动比较完善的是,跟甘孜,把一个小苹果,做成一个品牌,做苹果干、苹果酱,建立了自己的一个公司。我们自己做一些文创的产品,让年轻人可以接受。有设计师的设计,有青年人的需求,把民族元素设计到文创里面去。我们在邀请一些当地的大咖,积极推广我们的理念,让更多人,知道社会企业的理念是行得通的。让一些明星讲这些事情,让我们新一代的年轻人,可以选择社会企业创业。包括我们今天做的事情,我们整个活动区域,基本在黑点地方,西藏、甘肃、云南等一些地方做一些培训、工作。社区提供牧民收入,我们依靠自己现有的资源做这个项目。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我们得到了一些关注、奖项,一些个人的荣誉。一方面对我们自己的信任,另外一个方面,作为主创人员,是我们的责任和压力,需要更耐心、坚持的把社会企业的路走下去。今年我们是第三年,这是我们一个活动。把高原对社会企业有兴趣的人,请到成都。我们邀请大家来这里有一个更深的交流。这些工作不是我一个人做的,背后有团队,顾问团队,所以特别感谢迦入走道现在,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讲这样一个故事,邀请这么多,做事情的人,为社会创业努力。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各位的发言。接下来是圆桌会议。

德清:青藏高原的最好的产品到数据核定。将青藏高原的资源引向世界然后同时让世界各地的人来到青藏高原,让他们去体会这种独特的文化。同时,也不去破坏藏族的环境,所有的食物都是来自当地,服务人员工作人员都是藏民,也不是非常的高端。都可以好好的去享受一下,又不用花太多钱。

牧区到了冬天,野生动物就会回来栖息,所以我们的业务也是有时间的高低。

陈真(谐音):我叫陈真(谐音),从业公益事业大概8年之久,是四川大学旅游学院的老师,主要服务管理、体系设计。

主持人:我们今天主题是高原的创新、创业。不管是生态、社区、牧区、文化,包括传承的问题。我们今天所在的城市成都,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社会企业是一个逻辑存在的。不管地理范畴,人群、产业怎么做高原企业创新、创业的方法。我怎样在高原做企业,怎样服务社区,同时传统的商业的模式,接下来问题在这个方向展开。

王士勇:我觉得高原的社会企业也好,特别是高原更多可能是可持续发展。高原的脆弱性,是一个重大的课题。我觉得有三个核心词,第一个是价值观,因为任何事情,如果没有内心深处的认可,是不可持续的。我觉得藏区的价值观是根深蒂固是有的。第二,一定要当地人深度参与。刚才几位,讲的时候,有一个共同点,全部是充分的调入当地人的积极性,完全用当地人做。我们确实是方方面面发展很快。当地人在市场参与是非常多。第三,我觉得要创新,因为可持续发展,一定要有创新的思维,新的理念。现在我们所说的生态保护有限,才能保持可持续。

主持人:男校、女校、合作社,资金,那一块是比较难的?

吉美坚赞:不管是参与也好,必须有一个基础的文化,没有文化教育,还是达不到我们的目的。刚才王老师也讲了,深度的参与,特别是合作社。最主要的是参与,而且很多地方,入户,很多的方式。但是合作社,最终的目的,不是盈利,最终的目的是参与。所有的牧民、人员参与到合作社,才能可持续发展。跟其他的公司没有太大的区别。

主持人:谢谢吉美坚赞校长。我们来自于深圳,2015年开始做,中国特色下面社会企业特色是什么,能解决什么问题,到底社会企业有什么好处?合作社,你们觉得作为企业,这样一个经验。我们在深圳有你们的产品。谢谢。我想问一下,怎么看待高原做社会企业,您在美国学成归来,国外的经验,自然资源非常丰富,但是遇到的问题非常多。压缩成本的问题等等,你怎么看,从你专业的角度怎么看待。

陈真(谐音):一直在搞社会企业,社会企业理念也好,我以前搞工艺的。社会企业话题一直围绕着我。现在很多企业,慢慢已经创造社会价值,在提倡品牌意识,很重要的吸引顾客的工具。如何利用可持续方式?我们一个金融老师说,就是给股东创造价值。我们以前搞合作社,以前有58户成员,搞企业的目的,不同的层面,都在做同样的事情。价值并不一定是金钱的价值。创造有尊严的收入,觉得自己生活是更美好的。价值有很多。

主持人:参与度、价值观的问题,我们要自给自足,符合当地的需求。最后我想问一下,你应该是藏族民俗方面的运营,高原资源非常棒,您觉得有什么好的建议,给社会创新领域,文化方面等有什么好的建议。

女:我看到藏区现在住宿业的发展,真正藏民做的不多。有文化的障碍。外面的人跟市场连接较好,但是文化的味道损失比较厉害。藏区有这样几个情况,一个是像小旅馆,像汽车旅馆。第二,依托形的,亚丁村30多户都做民宿,租给外地人。比较好的应该是中路乡,在这个过程里面,有几个问题。民宿真正的外表在于文化,住客跟房东的文化交流。外人很有审美感,但是自己不明晰。我们民宿发展不是说投入一点钱,就可以做,有市场对接。亚丁村,把房子租给外人,收入很多。但是文化的东西,有一个平台的问题,怎么利用平台把藏文化推出去。第三,手工艺传承保护,手工艺跟民宿的结合是特别棒的一个点,会让他显得非常有卖点。这里面有一个问题,跟现在的妇联要挂钩。我们做民宿不能单单做民宿,手工艺带动。第四我们做民宿,真正要做好,一定不是单一的力量,有社区的力量。社区的力量应该跟规划、政府相关,因此它是一个利益相关者,多方共赢的问题。如果我们的思维建立在单个,就没有特点。基于一个社区来做,我们有很多的部分是可以分解到社区。我们的餐饮、娱乐可以分解。我觉得刚才牧云坡的老总,晓梅,包括这位老师讲的非常棒,理念以及操作,太有价值意义,非常值得推广。

主持人:非常感谢嘉宾的分享论坛。

编辑:刘佳雨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科技赋能、资本助力、商业向善”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