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论坛八:360度社会企业支持体系(中)
标签:
社会企业  
分论坛八:360度社会企业支持体系(中)
提要
社会企业发展需要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从认知层面,社会企业需要被更广泛的接受;从发展层面,政策、资源、渠道、人才、业务等各个方面的支持和引导都是生态的重要组成;从实践层面,如何让社会企业业务落地成为能够形成生态的最基础动作?

以下内容来自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上分论坛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主持人:社企的合规经营与法律财税环环相扣,下面由上海复恩社会组织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理事长陆璇先生,带来社企的法律财税的分享。有请!

陆璇:今天简单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看法,和一些案例的情况。在这个领域我们已经做了7年,2011年进入机构,2012年这个机构就成立了,当时在服务对象上,我们对NGO社会组织和社会企业一视同仁。在同行里有一些机构,像路透社都在给公益提供支持。当时定位上包含社会组织,也包括社会企业。

在全国还没有立法,从学术上看不是一个法律概念,在成都有文件讲社会企业认证,社会企业已经归工商认定的组织,早期学术上一般把社会福利企业和民办单位作为我们的典型,这也是为什么徐永光一开始说中国有30万企业的原因,他把所有的民办单位纳入到社会企业。对于公益行业比较熟悉的就知道,民办很大一部分就是教育培训机构,这部分大部分都是社会事业的企业而已,后面根本不会承诺不分红。我们慈善以后不允许民办登记教育机构分配了,这是蛮大的转变。在中国对教育培训机构进行了管理,之后在民政登记机构不能变相的做利益分配。可以看到上市公司的年报和财报做了重大的调整,避免吃官司被抓起来。

在座有做公益的对民非和企业差异不理解。民办机构有立法,2017年的民法总则里面有明确的规定,87条为公益目的或者其他非营利目的成立,不向出资人设立或者会员分配所取得的利润的法人是营利法人。包括一些专家对非营利法人认为不能经营收入。这非常糟糕。法律上非营利不允许分红,你可以提供服务获得收入,包括社会基金会都可以提供服务,财务上都可以拿到服务性的收入,就是不允许分红。

中国非营利性法人有很多,我们现在谈的社会组织有三类,基金会,民办单位和社会团体。在非营利组织里面还有宗教场所,宗教活动场所也跟我们社会组织一样有会计制度,事业单位是用事业单位的会计制度,其实有一些差别的。

PPT:这是整个中国法人的图。第一行,营利法人就是企业的组成形态,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都在这里。下面非营利人里面转到社会团体法人和社会服务机构。我们没有非法人组织,就是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也可以作为社会企业的形态。

区别在于资产的性质不同。一个是民办单位是社会或者政府资助,法人是股东投资,一个是营利,一个是非营利。为什么每次要讲这个,这个是跟投资人讲的。基金会的发起人会把这个东西真的当成投资。带有股权性质的投资,这是错误的。民办非法单位是不能拥有股权。从企业的治理来说,股东随意提取公司的钱款也是贪污,更不要说民办非营利单位,我们这个属于社会公共财产,这个责任比一般的企业腐败还要严重。

组织架构有一个很大不同,所有者缺位,我们最高理事会是代表社会监管,常常会发现一些内部人控制的问题。经过秘书长或者主任,有时候会一手遮天,理事会基本上不开。在中国不重视,所以我们的信誉很差,我们可以问问很多企业家为什么不跟公益组织合作,主要是不相信这个能力包括贡献力。

企业很清楚,股东是最高权利机构,这个就很清楚,不怕董事会或者总经理,股东为什么那么积极,因为他投了钱,他对钱非常关注,我们像社会团体的会员也好,一般的捐赠人也好,他的控制力和对机构的关注程度会下降很多,不一样。

从机构本身来说是有税收优惠,据我们的消息,财政部或者国家税务总局会进一步出台优惠政策,这对我们已经注册的组织是利好消息。这是现有的三个方面税收的好,帝国主义是捐赠票据,捐赠了就不用缴纳增值税,第二,免税资格。获得免税资格,所得税,包括政府资助和捐赠收入,银行利息等等,社会团体的会费全部不用缴纳所得税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有民办单位申请我只能说他们财务工作没有做到位,这个基本上可以申请。第三,一般的民办单位,全国只有几十家有的,捐赠人可以获得抵税,我们基金会都有。告诉大家是想说这两个组织形式各有利弊。 

业务范围受限制,这是民办单位的劣势。在某些资格申请上,民办的单位很麻烦申请不到。民办单位在中国业务体系里大部分是服务性,不是生产性。比如要办一个餐饮许可证都会造成困难,你不是一个公司,批不出来餐厅的许可证。社会群体说要买东西,我们经常跟他说你业务范围写不进去,一般民政局不批卖东西,你想获得17%的增值税发票是不可能的。包括其他的ICP许可证,这里面就是资质的问题,包括对投资,融资,抵押,担保,这里面有限制,这也是组织形态,社会组织和民办单位的区别。

有朋友问我,复旦校友里有人希望加入这个,有一个餐厅帮助贫困地区孩子救助,有些孩子到面包坊做面包,他觉得我们卖的西式的面包和糕点可不可以在会议外面摆摊,获得的钱就公开捐赠,我就说这个不是义卖。在法律上也可以叫做餐饮营销和公益营销。像我们在肯德基,麦当劳吃东西,他会说每买一个套餐捐1毛钱,跟这个模式差不多。其实是一个捐赠,这是慈善法的规定,一个企业在正常经营活动中,承诺对外捐赠是可以的,这是合法的,但是要注意到这些点。事先清楚协议履行业务,之后要信息公开,这是法律要求,不是不可以,一定要有法律上的合规的点。

还有一些社会企业说我们是专门服务自闭症的社会企业。有一次获得明星的代言,但是明星说我的肖像代言不能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这里面有一个问号,这个算不算?我们觉得很难,所有公司在法律上都是营利性法人,对营利性法人的活动是非营利的活动我们觉得非常麻烦,从法律上很容易改变。一家公司说我是非营利公司,拿出的证据是所谓的章程或者修改过的章程,这法律上是不承认的。所有中国企业包括公司都是营利性,这个只能改变一下模式。要是用于公益的用途和宣传,最好找一个基金会或者公益组织做一些活动,把这些版权或者肖像权授权给公益,。

一个公司对外发的支持我们的二维码,这是违规的。中国所有的募捐活动都受到许可证管理。公开募捐必须获得慈善组织公开募捐的证书。没有会被行政处罚,找不到捐赠人,民政局可以收缴,最高罚款20万。

互联网募捐的强监管下,有20个平台可以发布捐款信息。中国所有慈善组织公开募捐必须在民政部指定的20个之一。

关于民非这一块也有一些问题,比如票据的使用,有一些疾病康复的民非,觉得民非不能对外开展服务,所以它所有的收入按照捐赠来记账,这个必须开增值税普通发票,捐赠是有财政部规定,如果你的捐赠票滥用后果非常严重,可能第二次申请就申请不到,捐赠票只能用于捐赠收入。

有一家做青少年培训的机构,募集了一批房车准备办一个公司,用于青少年的户外拓展,这是投资的问题。这里面会有一些法律上需要做的事。首先对外投资本身属于重大事项,按照民政部的文件是要做备案的。如果举办的公司之间发生经济往来,应该按照公平和等价交换的原则进行,确保不损害民办单位的合法利益。对于目前的民办单位的投资,没有像慈善组织有基金会投资的明确规定,但是我们一般建议客户参照慈善组织投资的规定来的,所以应当避免发生一些违法情况。 民办单位本身开展某一种服务,它是不允许转包和委托与企业利益人有关的,民非自己收费的项目不能直接转包。不是不可以采购,他可以采购,但不能把自己的主业包出去。采购按照规范进行就好。

现在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例,新的民非条例修订后,也被放进去,三个条例合并,基金会条例,社团条例,民非条例都被修改,这个里面对这个关联交易有规定。等到新条例出来后,对民非的投资活动更加明确。比如借款也可以,但是必须跟宗旨业务有关,不能随意借款。政府资助的财产不能投资,这不是拨款肯定不能投资,有很多政府背景的基金会都犯这个错,最后相关领导人都要承担很多责任。这是目前比较重要的规定。

最后讲一下业务范围,合规有很多要素,经常客户问我们问题的时候,我们都要他把自己的章程拿出来给我们看一下。因为章程里面有对业务范围的明确规定。社区阅读的机构,现在有很多阅读制定的中心,会委托干政府所谓的场馆设计。委托你管理希望提供一个装修设计给我,这是违法的。不说这个装修设计是不是有设计许可证,你必须有资质,建筑相关的资质。但是违反的章程中的宗旨。你不是设计公司,你是推动服务的企业,不是设计企业。除非你的业务范围内有设计可以做,如果没有这个不能做,这是合规性的问题。

总结:关于企业的发展,有一部分民办单位采用下面的套路,自己改变业务模式不注册公司直接做,现在越来越少考虑办公司,办公司的方法按照上面的路,自己注册公司或者合伙企业,合伙企业一般会当作控股公司设立。企业的设立本身民非组织控制的社会组织投资模式和关联方投资模式,这个老大和核心骨干是不是可以办一个公司,这是一种分类。另外的模式就是社会组织直接投资,这涉及到社会组织的股权直接投资的相关规定。两种模式,一种全资持股,一种是参股,这是现实中的分类状态。

我们不做好与不好的评价。每个机构的背景不一样,发起人,资金来源不一样,不是说某一种模式最佳,要看每个创业者自己的想法或者他的客观条件,可能对于某些业务走下面这种模式比较好,对于有些要走上面的模式。比如比较依赖社会的捐助,他们做投资会影响主营收入。比如捐赠会发生扭转,也会造成社会公信力的影响,到时候大家就不愿意捐款。

做思考的时候,要搞清楚什么是服务机构,办民办单位有什么原因,搞清楚公司和民非的区别,对于投资的法律规范对这个要有一定的了解。举办社会企业对路径要做一些探讨。投资的架构,设计,股权怎么分配。经常3兄弟开公司,每人33.3%,最后投资人一看你主要的负责人占三分之一的股权,根本形成不了控制权,觉得这个股权架构根本投不了,你是总经理,至少占有相对多数,否则不干活的可以在一起操控60%,这个股权架构有问题。关联交易的处理这是咨询的重点。我们经常碰到。  

主持人:社会创业青年社群是基础,有请资深媒体人,连续创业人,天使投资人石敏女士,带来主题分享《社群青年创业新路径》,有请!

石敏:大家早上好,很高兴被邀请到今天的场合分享。听了前面几位嘉宾的分享后,我不知道我讲的主题怎么跟社企靠边。我讲的内容对年轻人有价值。我已经做了6年的社群,在成都我们做Workface已经六年,社群如何赋能青年创业?2019年是社会企业蓬勃发展的时期。是因为这个时代到了这个时期?我会讲一讲社群生成的时代。 不知道大家对社群理解如何?有没有经常参加社群。现在谈得比较多的是社区,尤其这个会场,大家有聊到的更多是社会企业的服务,服务社区。

社群是什么?社群是不分地域,通过爱好把人聚集起来。为什么我个人觉得2019年是社群时代来临的开始。其实有这样一个过程。我们看什么事情会发生,会蓬勃,会有很多人来关注,实际上我们要看到它今天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大家可能很清楚,我们现在处于互联网时代,我们20年以来高速发展带来特别多的变化,从过去农业到工业。相应的来讲,互联网时代带来的组织变革可能比较明显,在工业化时代我们非常多的这种金字塔组织出现了,我们对这个事情非常熟悉。各个组织大部分都是金字塔式的,就是从高层到下面,一层一层管理下来。而互联网时代才可能让这些社群产生,让这些个人自己可以产生连接,在过去那个年代是不可能的。

PPT:这个图比较直观,大家看到第二个组织形态下,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中心化,大部分人没有发言权。组织的问题都是来自于中心化,因为他的决策或者他独断会导致这个企业发展方向有一些不同,甚至会出现完全不被监督的状态。第3和第4个阶段已经形成了一些个人组成的群体。我们还没有到真正的3.0的时代,我们还在2.0时代。包括现在互联网的媒体也是逐渐有中心化趋势。虽然大家都在媒体上发言,但是你发言的影响力不如大V,不如腾讯,也不如百度,不如BAT,他们垄断了很多资讯。未来是不是有什么可期待的呢?也许有,就是3.0的时代,我们有技术区块链分布式的支持。我们这些组织可以越来越去中心化。

互联网时代带来了什么重要改变?最大的改变是三重关系。

第一,人与组织的关系。过去基本上工业化时代的人是机器,人是整个生产链上的环节,大家非常清楚富士康这样的企业,这样的故事听了很多。但是人是不被重视的。曾经有一个人说我是雇你来干活的,你跟我讲什么自由,讲人的价值,我觉得这个在资本家看来蛮可笑的。到互联网时代我们有自由的协作关系。现在大家谈到比较多的斜杠青年,USB插入系统。

第二,人与人。现在发展20年的互联网,尤其近十年来大家都被手机所控制了。我们有非常多的便利在线联络关系的工具。我们任何时候都在看手机。如果没有手机我们不知道要怎么生活了。在这种虚拟关系,非常容易建立的情况下,其实人们会渴望更多的线下连接,渴望见到这些真人,见到这些真正有血有肉的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可能比你在线上几百人,完全陌生的群里面,你不知道说什么。哪怕有一百个群,你想一想在里面有连接的有多少呢?这是今天这个时代既方便又要回归到线下的期待。

第三,个人。在互联网时代个人从未有过个人意识的崛起。今天作为个体终于可以做一点自己的事情了,在以前这是不可能。我们以前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如果没有单位这是非常恐怖的。至今很多年轻人的父母都觉得你没有单位是很恐怖的,事实上今天90后,00后的人他们生活能力非常强,远远超出他们父母那一代人可以想像的空间。很多人不了解现在90后的人怎么活,没有工作,但他们似乎活得很好。

个体意识的崛起带来的是个人真正成为有价值的主体,脱离了组织,脱离了对组织的依附,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中国历史上至今这是前所未有的非常棒的时代。我们作为个体真正成为一个有价值的单元。

这个时代带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多元化,我们价值观多元,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有不同的生活节奏,有不同程度的解释,过去这些对我们都是很大的捆绑。有房有车,有几套房,几个车,有多少钱,这是过去很压迫青年人的价值观。近十多年的时间形成的房子的发展也伴随而来。今天的青年人要么在这样价值观的束缚下,觉得没有出头日,或者企业刚刚进去的时候你在最底层也没有什么关系,你跟老大,董事长见面,一年见不了一次,很多组织都是这样,尤其越大的组织越是如此。但是今天是不是可以有不一样的生活,不一样的价值观,不一样的多元的生活观。

到了这个时代,个人价值崛起后,生出另外一种需求,我们脱离组织,不在组织里面生活时,我们就自由在社会上生活的时候,我们就非常需要连接,因为每个人都是孤岛,如果不跟其他人产生连接,恐怕很难生存,或者很难得到一种力量,得到一种滋养。原来很多人在单位上,脱离单位会觉得不适,觉得一下没有大树了。我们知道大树下面好乘凉。你所在的企业,你所在的单位很牛,你也觉得自己蛮牛的,脱离社会之后,觉得一个人怎么面对这个世界呢。我们人是需要连接的,连接的方式是怎么样的呢?我觉得就是社群,基于一种共同的价值观聚集在一起的共同体。

社群思维,社群是一种思维方式。所谓“思维”,就是重新看待这个社会的人、资源这些视角。同时社群思维也是连接资源,连接价值的一种方式。

下面跟大家分享一下,社群思维如何赋能商业?所有的商业组织都可以把自己的外围开放出来,让所有的人来参与,这样品牌跟消费者的连接会非常强,所有的商业组织未来都可以这样做。共生共好共创,我们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共同生长。

拥抱社群,拥抱不确定的未来。社群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创业方式。未来充满各种不确定性,我们人应该充满灵活性,适应性,组织也是一样。社群是组织连接的方式,今天他作为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已经非常多了,他可以是成为我们连接资源的方式,我们现在培养社群观,就是要培养一些超级连接者。

Workface在全国有30多个接近40个城市有分布,我们的活动是每周一晚上举行,我们在成都已经举行到第6年的第300期。今天开始在全国培养社群官,社群官未来可以自己连接资源,同时作为具有社群资源的种子,在各个组织里面去发展社群思维。

商业的社会也发现很多先进的商业机构,比如像宜家,比如迪卡侬他们已经在构建社群,甚至把自己的外围开放出来给更多的人来参与,开一间商店可以怎么开。持久的运营这个社群,也是未来组织需要做的事情。

Workface有一个图是生态原形的图,基于社群土壤可以生长出很多很有力量的人,组织商业体连接的生态。社群思维赋能商业,关键是回到对人价值的关注,凸显个人精神需求价值,品牌与个人的深度连接,将零散的用户及产业链连接为一个价值生态共同体,实现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共享。每个人都会成为一个很强的价值主体,这就是社群时代。感谢大家!

主持人:武侯不光有社群培育,还有在全国和全成都率先成立的社群基金会,下面由成都市社群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刘韬先生,他带来《社区企业落地社区的机遇与挑战》有请!

刘韬:大家有没有想过社会企业这个事情怎么来的?为什么在中国变得这么火,投入那么多资源,那么多人参与到这当中去。大家都知道社会企业这个事,最早在英国提出来,然后被各个国家所接受。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个时候英国会把这个概念提出来?为什么会把这个概念推到其他的国家,其他的国家会接受。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我们去思考社会企业问题的原问题。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坐标,这个问题没有想明白,我们在中国讲社群企业就有一点像水中捞月。

只要对社群企业概念有一些了解的朋友都知道,英国二战以后经历了一个比较大的变化,撒切尔政府对福利国家有了一个很大的感知。在过去政府投入大量的资助在福利系统上,包括直接福利和对社会组织提供的资助。在很大程度上政府是很重要的资源评估方,撒切尔上台改变了英国这个做法,他极大的削弱了政府对福利的投入,这是一个很大的脉络。过去政府是福利很重要的提供方,现在政府不给NGO提供福利。在撒切尔的时候有一个好处就是经济是上行。我即便不从政府获得资源,我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向社会募捐解决NGO的需求,这个时候也能吃饱。现在英国的经济非常麻烦,出了很多问题,其实早就有问题了,九十年代,八十年代就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政府不给钱,再去募捐很难。

这个时候新政府上台,宣称第三条道路,宣称自己不走传统的资本主义,也不走社会主义,我走一条中间道路。这个也没有回复撒切尔上台前政府对NGO的支持。你要么转型做一点盈利上的事情,鼓励很多社会组织尝试通过盈利的方法开始自主盈亏。整个英国有社会企业大的背景,我们都知道从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金融危机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是全球性的事情,很多西方发达国家都遭遇了这样的问题,社会组织都面临政府没有钱向社会筹款也不是那么好筹,转型成了一个很现实的需要。社会企业这个事看上去还是挺好的事,加上英国花了大量的钱不断推这个概念,很多国家开始接受这个概念。

从这个社会背景出发。中国推社会企业的概念,把它做成蓬勃发达的运动,它的情景和脉络是什么?我们为什么那么用力的去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回答。我们能看到政府在政策上提供了大量支持。政府在企业发展过程当中早几年是观望者,现在是积极参与者,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最大两个争议,第一,作为政府,最重要你是裁判者,当你通过那么多政策指出给补贴时,那么市场经济的公平性该怎么去理解?第二,政府所有的支持,能不能一直延续下去,究竟是一个延续性的,还是一个阶段性的不好说。这两个事情我自己没有答案,确实有人问这两个问题。我自己认为,至少目前我们所有的政府支持,很可能会带来毒丸效应。就是一个大肉丸子很大看着很香,但是肉丸子可能是有毒的,你不吃饿,吃进去闹肚子,来各种各样的问题。

我们理解政府扶持和支持时,很容易理解成单向的,到底是不是这样,我们要有更多的反思。尤其在政府的推动下,社会企业现在进入了另外一个思潮,企业不断的进社区,进社区为了挣钱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关键是为什么要进社区,为什么社区要接纳社会企业的经营,这个时候跟我们理解社区到底是什么是非常相关的。

我们很容易把社区理解成物理空间,我们这里一个地理位置或者法律上的实体,等于社区,居民委员会,这有它的语境和逻辑,但这不是社区的本质。社区的本质就是人民生活的共同场域。在今天互联网如此发达的情况下,大有可能我的社区居民生活在美国,但是我的认同在桐梓林,不能理解所谓的社区就是这个地方,我只要把这个空间的事情做好就OK了,这是不够的。我们要理解社区最终是一群人,我们要解决人们共同生活的问题,这样才能真正做好社区工作服务好社区。

怎么理解社区?要意识到人们的生活要有一个特定的情景,有一个特定的脉络,当你看到今天这些人以这样的方式处理他们公共生活时,并不是因为他们当下仅仅以这种方式处理这种生活而已,而是要看到这种处理方式是时间上的延续结果。也是一个共同关系,复杂交错。并不是我带着这个企业来,带着钱来,把钱砸下去,社区的事情就可以做好,不是这么简单。

解决社区一些共同的问题,要在这里修多少个无人超市,把盈利的百分之多少捐给社区有需要的人,让商业和社区共赢,这顶多算商业向善。这个故事的问题在于,如果我们把整个社区抽离掉,认为无人超市很好,很有效率,占地又小,人力成本非常低,大家扫码就搞定,有没有意识到社区里面很多小商贩不仅仅是商业经济的结点,是社区文化符号的结点。当家长有事临时离开的时候,他总能找到自己非常信任的小商贩把小孩放在那里半个小时,20分钟。当我今天出去,我老婆没有带钥匙,我要把钥匙送给她,但是哪有那么快的闪送,这样就可以把钥匙放在小店。当无人商店替代这些结点的时候,有些生活方式在悄悄改变,以后有无人幼儿园小孩刷一下在里面玩得很好诸如此类可能都可以实现。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社区最重要的不是人和人之间的联系吗?如果不把社区本质到底是什么想明白?我们在做商业向善的事,在社区层面做,很有可能是悖逆社区本质。

什么才是社会企业进社区的真问题?不要问社区能为社会企业做什么?而要问社会企业能为社区做什么?这才是社会企业进社区的核心问题,最开始就要想明白,问清楚的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核心要承认和回归社区的社会属性。所谓的社会属性是指社会企业到社区开展工作时,要站在一个更大的结构性,公共生活的立场上去理解社区和自己的工作。而不是只着眼于小的,微观的,细节的,靠讲故事,卖情怀,靠风投,靠阶段性的政府补贴来暂时获得一些好处的企业。一个社会企业要关注的东西远比一个企业关注的东西多。甚至大于他宣称自己正在服务的东西。

雇佣盲人做服务员的餐厅,他要考虑的不仅仅是眼前10个,20个人的生活的提高。在我们的社区当中,遇到的问题是什么,他们遇到的真实挑战是什么,如何从结构上为我们所关心的人群进行服务。只有结构性的整全的全局视野,才是一个企业在自己名字前面加上“社会”两个字的社会企业的前提。如果一个社会企业对社会结构性问题,情景性问题,脉络性的问题都不关注,觉得我只要做好这十几,二十个人的问题就OK了。这跟我们过去的福利单位有什么区别。我们只要回去国家大办福利工厂的年代就可以了。

恰恰是对整体性,结构性问题的关注,回到脉络性的思考角度,才有助于社会企业进入社区遵从主体性。社区不是一个待切割的蛋糕,不是一个任人鱼肉的肉。如果我们大家都想分这一块肉,就想怎么吃这是错了,社区是一群人,不是一群死肉,他们有自己的主体性,有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在具体的情景和生命历程当中生长出来,我们不是去收割谁,改造谁,而是我们跟这群人共同生活。理解这个问题,才为我们自己的企业进社区真正的需要。

社会企业要进社区,要营造社区型。要自己融入社区建设当中。我们指的社区是人们共同的生活,好的社区是人们既有共同生活,并且认可我们的共同生活,通过认同生活让我们彼此有认可感,彼此服务彼此,这样才是一个好的社区。社会企业进社区首先想的不是怎么挣钱,而是怎么为社区服务,提升整个社区的公共善性。在这个中国过程中,不要把社会企业当来上帝视角的第三方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要相信社区居民社区本身有它的本身性,有他解决问题的能力和方法。

社会企业进入社区后,跟这些有能动性,主体性的人一起开展活动。最后的问题解决都要依靠社区居民和社区自己。最终还是要相信“让社区重塑社区”。如果没有这个社区企业进入社区就只有挑战,没有机遇。谢谢大家。

编辑:刘佳雨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科技赋能、资本助力、商业向善”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