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论坛六:以“共益”标准打造中国好公司
标签:
社会企业  
分论坛六:以“共益”标准打造中国好公司
提要
本分论坛探讨了世界范围内以价值观为生产要素驱动的利益相关者经济(Stakeholder-driven economy)的实现路径——BIA测评工具和其实际运用。明星社会企业如水滴筹,共益企业如朗力、第一反应、诺乐、BIA本地化合作伙伴德勤等齐聚论坛。

以下内容来自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上分论坛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主持人:大家好,非常欢迎大家参加以“共益标准”打造中国好公司。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向你们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欢迎。

第一个部分是关于好公司标准的讨论。第二,BIA的介绍。首先邀请沈东曙先生为大家讲话。

沈东曙:大家早上好。今天我们有一个机会跟大家共同了解和推进一下我们最近三年多进行的一项工作。在这个工作坊,写过一句话,中国好公司标准的发生。我个人特别害怕标准这个事儿。因为我从高考以后,就没有正经考试。我对于考试高超的把握能力已经结束了。另外一个,我们做很多年的扶贫工作。从2002年开始,我们始终有一个困惑,不管是当年的800多块钱,1500多块钱,扶贫标准为什么1999块钱, 2001块钱的那个人很多政策不能享受,觉得特别不公平。我做扶贫工作前几年,各式各样的情况都会碰到。到底谁是你的对象。小额贷款的方法,不是想象一个贫困人口。我们做扶贫学校的时候,做了各种假设。不用正常线,我们也能有效的找到贫困人口。如果要搞福利坊,就不能有私人厕所,大冬天提着裤子跑出去。结果富人不同意。小额贷款公司是另外一种方式。他们开始实验的时候,最精准的想法是如果要参加学习,妇女贷,额度非常小。富人不怎么愿意贷。我们另外一个工作,就是培养保姆,保姆的收入还是比较高,怎么这么想?我们看到保姆的工作,很多时候背井离乡,在陌生的家庭生活。白富美还是不愿意干这个工作。

回到怎么给公司发好人卡,我们一直想,商业是中国最核心的催生公益社会的力量。中国跟欧美有非常大的不同,没有几百年工会、农会流血牺牲。作为中国商业的历史使命,怎样促进公益社会的发展,怎样对中国价值观寄予厚望。共益企业的标准,像小额贷款、保姆,是可以做到的。今天我们有两位共益企业方面的实践者,跟大家分享。先请本地英雄上场。

刘英:大家好,我是来自成都朗力养老的刘英。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朗力的共益转变之路。朗力有点特殊,外界搞不清楚我们到底是什么性质。内部,我们有三块,一个是社会组织,在成都有36家社区微信养老架构。大约有接近200人的团队。第二,社工的板块,也是相对独立的运营。有时候小伙伴出去的时候,大家觉得你们不是做养老的?怎么有社工机构。我们目前有40多人组成团队,主要做社区治理。第三,社会企业的部分,工商注册的。以伺老化为主。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一下,我们认证的时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前前后后,大约大半年的时间。我们也有一些认证方面分数比较高的地方。作为一个社会企业,获得了千万级的融资。有一个约定,每年拿出20%的税前利润做公益。我们还有一些社会影响力的分数。还有一些劣势,其实我们认证之前,制度上面不是特别完善。比如我们对待员工的福利,我们自己认为还是很好,无论是婚葬嫁娶,我们单位有暖男,做一些吃的等等,我们没有作为一个制度。我们员工的福利这一块体现,没有形成一个明文的制度。这一块分数特别低。经过了艰难的怀胎10月,最后认证成功了。我们共益之路的转变,有社会组织。我想通过两个案例给大家分享一下。从社会组织,到社会企业,应该说是一个必然。在2015年底,我们是社会组织,有社区养老服务的站点。也承接政府购买  居家养老的服务。在四川比如打扫卫生等的服务。我们有幸中标了一个到家里提供服务。被服务的对象说,不需要免费的服务。去年、前年,都有这样的服务。因为受金额限制,并不能真正在一年当中提供高频的服务。还要拍照、填写表,做的事情又不是很多。但我们项目已经中标,这个事情必须要做。

我们跟街道领导商量,在不改变服务的性质,服务对象不能改变,金额不改变,你们和老人一起商量一下做点什么。

这个爷爷偏瘫10多年,无儿无女。住在廉租房里。老伴非常累。为了减轻奶奶对他的照顾,他愿意躺着。我们通过评估商量,在这个爷爷床边安装了一个助力架、扶手。提供了两用的马桶。整体做下来没有太多的东西。做完后,大爷自己尝试起身。起身之后,顺着一圈的扶手,走到窗前,他的眼泪流出来了。说了一句话,感谢共产党,感谢我们。说是10多年最幸福的一天。原来幸福来的这么简单,一个扶手就可以解决。我们不改变居家环境,稍微做一下改变就能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2015年我们有一个非常大的转折点,我们作为社会企业,获得了很多认证、荣誉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做的侍老化,有7大改造系统。无障碍防滑等等。做着才发现,很多人对侍老化,不是特别清楚。我们要继续可持续的发展下去。认证过程当中,给了我们很多启发,上下游的一些整合也好。我们做了一个“护髋保”,我们发现老年人摔倒比例特别高。摔倒之后,将减少预期寿命5-10年,重则死亡。特别是髋关节,我们做了大量调研。如果做进口手术,换一个髋关节是20万,医保不能报销。国产也要10多万,这是经济方面。还有家里照顾老人的痛苦等等。如果之前可以预防,大家都愿意做这件事。根据市场的反馈,我们自主研发这样一个产品。

我们的基因其实是做服务出发。我们的养老机构住了很多的老人,出现过老人摔倒之后发生了比较严重的事情,涉及到打官司,最后我们赔偿了一笔钱。我们从市面上找,后面自己研究。这是一款带有黑科技的产品。最大的感受,研发第一款产品的时候,是协同共创的方式。我们相关的营销的团队,老人代表,老人家属,我们有150多名一线护理人员,包括材料的一些环保等等。我觉得这个过程特别好,特别提升我们产品竞争力。不管社会企业也好,社会组织也好,我们经常说情怀真的需要靠实力落地的。非常感谢这个团队给我们很大的帮助。如果有正在做的企业,不妨试一试,不管认证的结果是什么,最大的收获是认证的过程。谢谢。

沈东曙:其实刚才作为朗力的创始人,有三点很重要的信息。他们代表中国供应企业的一个来源。很多人从一个使命开始,找寻更适合这个使命组织的方式。慢慢的找到了这种,可能最适合企业发展。第二,他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为什么成都的暖男没有加分。可以说是中西文化差异。大家对劳工标准的定义不一样。我们暖男做的下午茶,怎么就不能代表员工标准高。还有一个,他是一个非常生长性的标准,跟西方价值观博弈不容易的。我们现在比较重要的,你不是为了一定通过什么,他提供了一个不同的纬度思考。也许你的目的是在一个新的思维模式下思考你的公司。走向共益企业,其实是新经济,提供一个广阔的舞台让他们测试商业模式。在中国新一代可以挑战的公司寥寥无几。移动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办不到。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在挑战的路上,还是有很多新的企业,比如快手等等。我们今天很荣幸请到罗璇先生分享他们的道路。

罗璇:在来之前,说实话,有点紧张,是因为我们正在进行BIA认证。在做BIA认证的时候,我知道我们未来会遇到很大的挑战。我在公司里面筹备了大概4-5名美国生活的强大的后援团,我担心中西方的翻译是不一样。如果真的我到美国,可能也就是保证我的生存不出问题。至于其他的障碍,可能还有疑虑。

可能大多数人知道水滴筹,并不知道水滴筹有水滴公益、保险两个模块的业务。水滴互助、水滴保险、水滴筹、水滴公益这是整个水滴公司四大板块的业务。我们创始人最开始是送外卖的,当时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我做的最伟大的事情,不是美团拿到多少股票。是我把方便面干掉了。去年跟今年最大的区别,去年我在领奖的前一刻才知道派我来,其实我是来学习的,跟大佬取经。

用这个工具自测的时候,水滴筹有一个口号,有温度、有担当。每一个员工的状态,中层、基层、一线,内部治理,自测的时候发现还不错。虽然有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做工具的事情。我觉得这是我们做认证、申请也好,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功能。其实有些事情已经做了,有些事情,即使企业在做,但是并不知道做这个事情有多牛,这些工具告诉你已经做的够牛了。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这些人路跟你是一样的。

如果我通过的话,至少在中国,我现在还是前20里面,这很厉害的一个数据。而且全世界好像也没有多少。如果我们有一天通过的话,牛。

社区是我听到最痛苦的一个事情。大概第二轮自检的时候,我和一个同事通了4个小时电话。社区是我最纠结的。如果理解、感觉翻译很奇怪。他说,我们最大幅度保留的英文的原文意思。可能理解的时候,不太对,但是英文就是要表达那个意思。社区这个部分,是我最大的困难。因为我是在水滴负责基金会,社会组织其实很早讨论中国有没有社区的概念。其实每一个乡村,都是一个大的社区。但是国外社区不是这样的。怎样理解对我们挑战很大。中西方在企业里面很大的差距,公益企业认证的时候,提议提出来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其实我们公司还是很环保的。互联网所有的公司无纸化办公。这个其实是我们日常的意识。我觉得中国企业很少坐公交的补贴。减少面对面的会议。水滴要做好,不管是水滴筹发起爱心捐赠,都需要我们很好的维护。员工还是很开心的。最后我觉得我们提升的方面,我用了几个符号,第一,企业治理,提升空间可能没有那么大。社区部分,还是会给我造成困扰。是一个未知数。我觉得吸收最大的信息是我们不是生产公司工厂,不会产生直接的环境污染,但是公司有400多人,每个人呼出一口气,产生多少二氧化碳。我觉得我们公司大多数是技术人员,不出门的,全部靠外卖。产生大量垃圾。我觉得这是非常大的提升空间。

最后两块,通过BIA工具的测试,我觉得企业高速发展,员工的利益要跟上。谢谢

沈东曙:我觉得这两个主讲者非常了不起。我去年的时候,是终审的评委,水滴被报上来了。我们有没有一个公司,大家都做的跟他一样。我们追求的一个东西是一个多元价值观的。但是并不是说没有底线。去年领奖的时候,我们觉得水滴身上看到很多矛盾。但是他们试图尽量解决这些矛盾。美团打败了方便面,从营养学是好的。但是餐盒多了。更重要的是水滴的员工用新的激情做事情,不怕被限制住。我想中国出了一份非常低调的东西。他们认为中国BIA面临一个非常辛苦的,我们中国人不怕辛苦,就怕不幸福。我们非常热闹,热火朝天的生活还没有过够,又喜欢耍。我们中国需要一个耍的环境,调动每一个人的热情。今天很荣幸请到很多朋友,共同说一说好公司的标准,你是怎么想。

观众:我来自南京,现在做一家旅游公司。刚才听到大家的分享,特别有感触。来之前,我非常想问有没有电动轮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需求。我认为我们一生都是要被人家推着行动,在美国,包括一些社区的机构,患者组织,是能够帮助我获得电动轮椅。电动轮椅改变了我的一生,让我可以很有尊严的生活,让我做我想做的事情,但是在中国22年前是没有这样的企业。我有钱买电动轮椅的时候,没有这样一个环境让我使用。我从南京来成都的过程中,没有办法使用自己的轮椅。我觉得这个社会有非常多的没有被满足的一些群体。还有很多的人,面临一些问题。需要更多的组织解决这样的问题。

沈东曙:谢谢。其实我想说的是,他是从一个自我解放开始,一个电动轮椅带给他一个对生命不同的的定义。他考虑带给更多人的不同。他说中国很多的问题,我们刚才也看到了,像朗力、水滴,有很多优秀的企业家都在做不同创新的事情解决这些问题。我想本质上,想有一种方式,社区让这样的人群更迅速的成长,解决更多的问题。我们在很多年,大家想的事情好像要从国外进口一些东西,学习。真的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肯定需要社会创新软的系统,更像一个生态系统。中国要有这样的企业家的生态系统,一定要有很多的先行者。

   黎宇琳:我之前从资料里面发现,成都有一个新锐的养老企业。听了之后很有感触,刚才说社区、社群经济,有自己的一个审美。我觉得我们今天在这样一个以朋友的方式,向大家宣扬自己做很多事情的心情、想法,我觉得是体现出不一样的审美。水滴公司一般会讲很正,他们处于一个飞速的发展过程中。这两天我跟很多朋友讨论水滴公司,大家会说,你觉得水滴公司怎样?他们的蹿红时间非常短。水滴有一个非常规的发展速度。他们创造新的连接,在这个过程中面临很多过往的规则。可能监管、媒体界,他们实际穿行在一些创新灰色地带。因此获得了非常快的发展速度。水滴被认为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独角兽、或者准独角兽企业是可能客观的。他愿意用一种新的思维方式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意,我觉得是非常振奋的。报道的社会企业,都是一些草根型的,不构成一个所谓的经济类的事情。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办法举出一个反例。我们今天看到水滴真的很认真。我们有可能把新的商业思维代入主流经济当中。我们更加愿意看到他的朴实性。不能说自娱自乐,首先把自己做好。希望影响到更多人,这是我的一些观察。谢谢。

   沈东曙:当我们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其实我们面临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今天还有一位嘉宾在这里,其实在中国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商学院在这样的商业运营当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我们请姜燕女士讲一下她的想法。

姜燕:每天听到企业家故事的时候,都会特别触动。我其实接触到乐平,大概在3年前。在商学院教书很多年,其实有一点厌倦讲的理论。怎么赚钱、我觉得哪里不对,当然有一些学者在研究企业社会责任。大公司有了利润以后,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先赚钱,然后把钱用到其他地方,我脑袋一直在寻找理想的东西。今天的主体是好公司。我觉得应该是一种内在的东西。散发出来可能是解决社会问题,做一些公益。这个时候,我查阅资料看到乐平,把资料全部买了。我非常触动,原来已经有很多年轻人在这个路上探索。有人在一线尝试,用一种世界上接受的标准。我觉得也适用今天的每一个人,不知道大家因为什么吸引进来的。我觉得是因为有这种梦想、理想。未来可以做什么事情,我学到,看到问题,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包括我们看到社会问题的时候,这个问题没有解决,那我们是不是第一个解决的人。这个过程中,是一个开放的过程,不管是现在看到的BIA认证的标准,有可能一个新的体系,我们目的是大家一起探索好公司到底是什么样子。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企业家新探索,有人为他们提供支持,创造环境。大家共同努力,彼此激励支持。现在有学生对这个议题非常有兴趣,但是担心能不能毕业。

沈东曙:谢谢。我想请一位资深的媒体人,南方周末已经成为历史,我想请他从一个时间的角度评价一下,在他的眼里发生什么变化。有请陈敏老师。

陈敏:我觉得公益企业比较好,主要是一个使命。什么是使命,我觉得是改变社会的一个使命。中国很多媒体同行,走不下去。只有通过公益、商业改变社会,我觉得是一种现实的、可操作的路。怎样改变?谈不上具体的办法,我有一个感受,共益企业,主要是中小型企业、草根企业。共益企业的创导者是一个遗憾,不满足这一点,希望像水滴、美团阿里巴巴,甚至腾讯这样的企业加入。我觉得可能是一个比较远大的目标。如果共益企业的中小企业能够抱团。不是单兵作战,只要能够发挥社群,他们能够互相学习,共同成长我觉得可能比追求一个投资企业更有价值。

沈东曙:这是一个合作、博弈的时代,更像一个苦苦挣扎的。在中国有特别特殊的意义,企业家获得主体性,不觉得这个社会跟你没有关系,而是这个社会的顶梁柱。我想你会给自己赋予意义,人生会有不同的审美。非常感谢大家。

张超:大家上午好。我们谈推动好公司标准的角度讲我们为什么做这个事情,为什么讲这个工具。美国的商业圆桌组织,今年8月份发布了一个申明,讲的是要把以前经济体,向一个新的经济体转型,叫做利益相关者经济。亚马逊的CEO、苹果、波音公司CEO,是美国很主流的行业领导地位,巨型的公司。关于BIA担心的是中小企业在做。整个世界是在转型的潮流。商业界有一个新的潮流。很有影响力的公司还是思考,股东是第一的目标。但现在不在是公司的目标。现在是为所有的利益相关方创造价值。所谓的利益相关方包含股东的,但是不是首要的目标。员工在里面有一个重要的讨论角度、供应商、环境等等。在今年9月份,中国的经济学家对发布的联合申明做了一个回应。在东亚建立利益相关者经济,包括中国这样的经济体的崛起,在未来商业里面的位置、角色。我们研究顺应潮流,推动和领导潮流。未来新的利益相关者经济里面,好的公司不只是赚钱,把赚钱和社会责任统一、结合起来。什么样的工具能帮助大家经营好一家好公司。BIA作为一个不错的工具,在评价利益相关者对他的影响的时候,一方面是产品和服务,业务模式。烟草公司到底是不是好公司,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个好公司。在BIA里面,肯定是一个不好的公司,不可能成为一个好公司。另外一个部分的影响,从公司运营的角度,绿色办公,属于企业运营的影响。员工工伤事故率,员工的流失率会不会很高。这是企业内部运营导致的影响。现在比较主流的,更多强调企业内部运营对社会、欢迎带来的影响。在BIA体系里面,会增加商业模式的重视。

今天我还请了两位诺乐的创始人,他们在BIA评价的得分,BIA对利益相关者利益是什么。认证可以帮助你成为共益企业。BIA不光做认证,有一个嘉宾说做一个认证花大半年的时间。这个BIA是一个评价体系,认识这个企业在那个指标不能得分。比如社区里面得分一般最高。可以识别业务模式对社区做了很大的贡献。更细节的地方,每一个纬度有具体的问题得分。企业运营管理每一个方面,你的员工的工伤事故,对供应商的责任等。在哪些方面改进,得分一个是对企业自身来讲,做的怎么样。有社区在企业之间做一个对比,相对其他的公司,得分怎样。在这里对自己有一个了解,对行业有一个了解。这是BIA对公司本身的价值。

我们发现,工具本身,在中国的应用场景有很多阻碍。除了语文问题,还有一些术语。有一些东西不适合周围国情。中国公司法有董事会、监事会。从国际来讲,BIA,其实是一个不简单的工具,大家看指引填。中国我看,大家独立完成还是比较有难度。谢谢。

陈智丽:我们来自德勤中国。前面的嘉宾提到很多的BIA难。

我毕业前,我的职业发展就是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什么是可持续发展。我加入了德勤,相对来说,德勤是一个大树。大家说四大会计事务所,德勤是四大之一。我们不做审计,我们做的是可持续发展和气侯变化相关的服务。可持续发展到底是怎样发展。我们更多朝着供应链,电子行业出了很多的丑闻,跳楼、中毒。两个部分,新型起来的,中国的碳市场发展比较缓慢,绿色金融国家现在大力扶持。德勤可能会朝绿色建筑方面。现在的发展已经不同于以前,社会责任在不断的延伸。我主要讲一下我们的这个项目。具体做什么,成长模型的探索。目前BIA认为服务的目的有以下三个,第一是认证。第二,风险降低,第三,收入的分成。高官影响力,在企业里面推动,没有高官的支持和赞助,是推动不起来的。怎样吸引高官的注意,全球一体化和本地的平衡。美国跟中国的市场需求怎样平衡。对于任何想要推广产品的工具也好,要有金融的模型,要自己活下去。

我们做了哪些活动,过程也比较漫长,已经半年了。第一,市场调研。有一些熟悉的老朋友,非常感谢对当时活动的支持。第二个阶段是设计,把一些关键要素拿出来探索。到底哪些问题是需要后期加强的。第一轮我们请非常专业的从业人员,我们对口选择人员重新回到BIA。针对本地化,怎样开拓一个新的附属产品。第三,是测试,我们做汉化版本的BIA。本身是针对企业做得市场,有特定的BIA版本。不是一个问卷适应所有的企业。最后推进了增长性的模型和建议。前面简单的点到可持续发展。可持续发展在中国到底怎样的状况。

第一,大趋势,国家的政策、政府工作计划,大趋势是更多推行可持续发展。这个直接影响本地、国企响应这个事情。空气质量问题,郭美美事件等等。企业自身在运营的时候,要负担更多的责任。我们在一些市场调研发现,第一个信息批注,以前我们说报告,包括报告有多少页。监管机构现在是披露你怎么做。企业披露一些数据,不知道做的更好还是更差。报告输出的一份纸也好。

第二,数据的同步和互认。没有一个数据整合,导致大家焦头烂额。这个项目把劳工人群的数据整合,数据可以互认。BIA可以引入这样一个概念。最后一个延伸的新的企业社会责任。在国内是一个萌芽周期。我本身是车企出身。新能源汽车是用电池,我觉得不尽然。汽车的版里面,都是电池合起来的,那不是还是有毒的。电池怎样处理?国家现在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要延伸生产者的责任。这其实是一个新的企业社会责任概念。

BIA在中国市场的前景。第一个问题,BIA是否可以实现三个目标。一定能实现认证。但是有一个问题,在中国市场的认可度怎样?第二,风险管理。风险管理的价值是被认可。在中国我们很少发现罢工的情况。风险管理、降低,还是一条慢慢长征路,你的资源有限。为什么对这个风险降低。目前是没有办法实现。第三,收入增长。没有一个数据说,认证了BIA,收入得到增长。这是不明确的。大趋势对企业的信息披露,越来越重视。

可持续发展现在有一点唱独角戏。我到底做了可持续发展,对财务影响是更好,还是花更多成本。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市场,科技到底能不能推动可持续发展的管理。现在是一个问号。

全球一体化和本地化的平衡、设计初衷、营销也好,包括市场认可也好,是打包一起的。全球一体化的方案,需要得到认识的。我们访谈的时候,发现BIA不接地气。是美国设计出来,这些欠发达的市场,问题不一样的。怎样有更多的包容性。目前是比较欠缺的。

如果他负责的人员没有出国学习的经历,经常会发现十月怀胎的过程。或者花很久时间还是做不出来。就不做了。我们德勤会做一个问卷,未来的人群需求是什么。我们是愿意为了选择一个和我价值观相同的公司,而少拿一些工资。我们简单讲,现在的BIA是最新版本,一、欠缺上下文的统一性,造成翻译的困扰。二、欠缺准确性,我也不确定这个英文到底说的意思是什么。BIA设计者问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最大的问题,我觉得剂量单位,中美的剂量单位很不一样。对于企业来讲,需要做很多的调整完成这个问题。很多企业已经做了一些国际标准的使用认证。企业都做了,转换数据,如果实现互通,是增加它的效果。最后,相关性,BIA很多实践,是以美国为主。

国内的企业会做一些社会责任的项目,基金会也好。这个项目做了,钱花了,影响力怎样?的确很难,这个路很长,但是从来不孤独,因为有今天的各位。我们可以互相探讨,都是不断的成长,学习的过程。谢谢大家。

主持人:请共益企业中国倡导团队的总监,Min Han Ko。

Min Han Ko:大家好,我是共益企业中国倡导团队。我从韩国过来。我说的中文没有那么好。首先我想感谢全场的嘉宾来到现场支持我们的活动。每一年的盛会当中跟大家交流我们这一年,在项目发展阶段中的一些新的进展。我接手这个团队总监有几年的时间,我会碰到很多的人找我们聊,比如利益相关方经济。可持续发展类似的议题,大家非常有热情。非常想加入潮流当中,大家有一个问题,我们从哪里开始,有没有起点找到通向潮流的路径。

我现在站在这里说并不是仅仅因为我的身份,我是从开始做BIA测评起步。我们也经历这样的过程。在进行当中,遇到了一些不顺利,曾经有很沮丧的时间。但是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起步、认识的工具。BIA是一个免费的再现评估工具,非常有价值,价值不仅仅是做它之后,你自己能够得到自身的一个检测报告。并且有对比性,同时能够看到世界上同样体量,公司规模,他们做的进展怎样。他们在什么位置,你在哪个位置。让你知道下一步怎样进步。

在做BIA认证当中,很多企业往往看到,第一是非常难,第二,有一些术语在中国语境并不是很适应的。有一些当然是适应的,但是有一些是限制的。我们跟德勤合作,改进适应本土化的。我们在中国做可持续增长的这样一个实践。所以我想强调的是我们跟德勤中国合作只是一个初步的阶段,我们下一步更希望跟在座的一起,我们合作,共同探索工具,从而找到一个路径。如果在座现场各位有人对BIA有兴趣的,更多会强调社区发展、员工福利、环境、客户可能有一些供应链部分在。财富透明,等等在这些议题专业的人欢迎探讨。我是负责北京市场的经理。然后我的同事负责BIA工作坊。同时也是帮助潜在的中国对BIA有兴趣的咨询。如果大家有兴趣,欢迎找到我们、加入我们,跟我们共创事业。

编辑:刘佳雨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科技赋能、资本助力、商业向善”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