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行原行长马蔚华:在中国资本市场 “资本向善”备受追捧
标签:
社会企业 思想者 马蔚华 人物  
招行原行长马蔚华:在中国资本市场 “资本向善”备受追捧
提要
“卸任行长以后,当然还有机会继续做金融,但是我觉得可能有生之年再做一些关于社会责任,有利于公众的事儿会更有意义。”10月16日上午,在中国社会企业影响力与投资论坛2019年年会现场,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名誉理事长马蔚华围绕近年来逐渐升温的企业社会责任问题接受了专访。

影响力投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

“我在当行长期间就倡导社会责任,中国最早的社会责任同盟也是我们发起成立的,那时候只有跨国公司才搞社会责任,这在中国还是一个很陌生的概念。”回忆起刚刚成立同盟的时候,马蔚华表示很欣慰:“从那时候到现在已经十几年过去了,那时候的概念今天已经被广大企业所接受,我们起码有上千个企业都发布了社会责任报告,社会责任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金融企业所接受,我们企业的社会责任正在不断发展。”

马蔚华提到的社会责任同盟,于2006年10月在北京大学宣告成立,其致力于将各企业之间个体的公益行为凝合成整体的力量。业内人士认为,经过十几年时间的发展,中国企业的社会责任虽有长足进步,但仍然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我们的社会问题太多了,光有社会责任还不够。”马蔚华告诉《金融投资报》记者,2015年联合国推出了可持续发展计划,按照联合国17个目标,新兴市场每年需要大量的资金,现在公共部门,政府部门和慈善捐赠只能解决3.9万亿总额的三分之一,而剩下的这部分怎么解决是他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马蔚华说,许多问题是在经济活动和投资中发生的,假如每一笔投资在发生的时候,既能考虑经济回报,也能考虑其社会效应和社会影响力,那社会问题就会很小很小,这样的投资,就叫影响力投资;这样的企业,就应该叫社会企业。我们需要鼓励影响力投资,需要鼓励越来越多的这样的企业,他们一方面推动解决社会问题,一方面又能使这个问题能可持续发展。

怎么做到可持续发展?他表示,用商业的问题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才是可持续的。“正如德鲁克说的,所有的社会问题只有把它变成有利可图的商业问题的时候,这些问题才能根本解决。”他向《金融投资报》记者回忆道:“当第一次在深圳讲这个理念的时候,是给深圳市政府和一些社会组织讲,本来预计两三百人,结果1500多人参加,这说明这样一种新的投资理念,虽然陌生,但是受到关注。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个道理,我觉得影响力投资理念符合中国经济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也符合中国解决主要矛盾。”

“资本向善”在中国资本市场备受追捧

谈及资本市场对影响力投资的关注时,马蔚华对记者举例说:“我们社会责任同盟在过去五年搞了一个‘义利99指数’,从深沪300里选99只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责任的股票,过去五年它的回报率跑赢了中国深沪300、上证50等所有指数。这说明了在中国资本市场,资本向善不是唯利是图,这个事本身就会调动越来越多的企业走这样的道路,同时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青睐,这是一种社会发展的趋势。”

与此同时,他还向《金融投资报》记者透露,已经有基金公司正在筹备用“义利99”做指数基金,ETF产品,“应该说我们最近在全球包括华尔街一些资本市场接触,他们还是很感兴趣,目前进展不错,我们正在积极推动这个事,也得到了各方面的关注和支持。”

资本是把双刃剑。在中国资本市场,“资本向善”和“资本向恶”都客观存在,频出的暴雷问题也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对此,马蔚华对《金融投资报》记者直言:“资本市场暴雷都是风险的暴露,资本市场在商业发展过程中,风险不可避免,特别是这些暴雷的,自身存在一些问题,监管也存在一些责任,但是我觉得这和整个社会向善毫无矛盾,这么多的企业和人群,不可能都是一样。”

在资本市场做影响力投资,基础何在?马蔚华将其归结为“价值观的变化”。他说,之所以毅力99受到资本追捧,是因为很多的企业既关注自身的经济回报,同时也关注社会责任。越来越多的企业注意ESG(笔者注:指环境、社会及公司治理。这一概念主要应用于社会责任投资领域,它是与企业可持续发展相关的三个主要方面,是投资者在进行投资分析和决策时主要考虑的非财务因素),披露自己的社会责任,有自己的社会责任报告和社会责任委员会,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社会责任的行列,“这个是一个非常可喜的趋势,包括‘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他们对社会责任的关注我觉得比我们这一代人还要清晰。”

科技赋能企业社会责任应用

如何要解决影响力投资的问题?马蔚华对《金融投资报》记者表示,很重要的一方面在于运用科技的力量。

“我举一个很小的例子,比如普惠金融,我们可以把它当做一个社会企业,我们用影响力投资支持普惠金融,让他为更多的贫困农民服务,但是这个普惠金融是解决边远地区、弱势群体金融服务的问题,从过去传统的金融看来,他们的成本高,风险大,用商业的角度看,业可能存在很多的问题。”他说,但是借助于金融科技和人工智能,我们就可以比较清楚地了解客户的风险,减少成本,取得比较好的效益,既有经济效益也有社会影响力。

同时,他还谈到,科技力量在影响力投资很多方面都可以运用,比如解决贫困问题。“许多贫困山区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是因为自然条件,有些土地我们可以用科技解决其再生的问题、水源问题和种植问题,这些问题都是科技赋能,现在脱贫致富越来越多地借助于科技的力量,这也是我们影响力投资需要的。” 

“如果把影响力投资作为一个光谱的话,一头是慈善捐赠,另一头是商业投资,在它们之间,靠近哪一头完全靠自身抉择。”他说,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特色、个性和追求,但是只要在区间内,都是社会企业。

除此之外,马蔚华还提到,公益价值观的核心用中国古话来说就是‘义利兼顾’。有义的利才有意义,利由义来支撑才能持久,义利兼顾是指经济要有回报,不可能亏损,不可能是非商业的,另外就是要有社会影响力。“过去福特有一句话,说一个好的企业和一个伟大企业的区别:一个好的企业可以给社会提供好的产品和好的服务,一个伟大的企业不仅能够提供好的产品和服务,还要让这个世界更美好,这就是价值观。”

如何核量一个企业的“义利”?他向《金融投资报》记者解释称:“我们的同盟有一个专家委员会,就有一套指标来评价义和利的水平,但是从长远来看,联合国成立了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就是要用将的十七个指标形成一个标准。”

“现在越来越多的优秀企业,不是股东利益最大化,而是社会利益最大化,我觉得非常好。”谈到未来,马蔚华对记者展望说,企业不仅是为股东打工,还应该承担社会责任,这种价值观会使越来越多人投入其中。

来源:金融投资报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科技赋能、资本助力、商业向善”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