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企业风口来临,“我们要抓住红利”
标签:
社会企业  
社会企业风口来临,“我们要抓住红利”
提要
中国一定会成为社会企业发展的大国,也一定会成为影响力投资的大国!

“一定要抓住目前有关社会企业的各种红利。”面对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以下简称社企论坛”)2019年会参访团,“馋爱善食”老板邓如斌略带激动地说道。

作为一个以残疾人员工主体的餐饮企业,“馋爱善食”在2018年底已经被成都市工商部门认证为社会企业,享受到了成都市关于社会企业的一系列优惠政策。

和邓如斌一样激动的还有参加社企论坛2019年会的近千名嘉宾。从年会传来的消息显示:社会问题的存在,产生了巨大的市场需求,而社会企业的实践已经能够将需求转化为可观的效益;政府对社会企业越来越重视,这种重视已经从精神落实为具体的补贴等优惠政策;资本不仅开始认可社会企业的模式,而且开始加大投入规模。

值得一提的是,10月17日,社企论坛2019年会举行的影响力投资签约仪式上, 6家投资机构与8家投资标的的代表签约,总签约金额达到1.7210亿元——这无疑是社会企业风口来临最好的注脚。

从众筹检测到营收过亿

早在2015年,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荣誉理事徐永光就提出,中国社会企业发展已经到达爆发临界点。

他认为,由于种种社会问题的存在,导致养老、医疗健康、教育、家庭服务业、有机农业、残疾人就业市场等领域都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将形成二三十万亿的社会投资市场规模。

但问题是,这种理论上的社会企业机遇是否能在现实中真正实现?社企论坛2019年会上相关社会企业的表现,证明经过这些年的实践,社会企业是可以将需求转化为可观效益的。

以获得2019“年度社会企业奖”的杭州老爸评测科技有限公司为例,用老爸评测创始人魏文锋的话说,这是一家“用自媒体的力量帮助中国的老百姓远离假劣毒产品”的社会企业。

从为女儿检测毒书皮到在2015年成立老爸评测以“发现生活中看不见的危害,让孩子远离有毒有害产品”,是公众对安全产品的需求推动了这家社会企业的产生。

但老爸评测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虽然通过评测聚集的大量的粉丝,但2016年初,因为资金用完,公司快要关门了。众筹的资金只能解燃眉之急,如何可持续成为摆在魏文锋面前必须解决的课题。

最终老爸评测选择了“网红”+电商的路径,把检测合格的产品推荐给用户。“我不接受广告,不写软文,为了自我造血,搭建老爸商城,以商养测” 魏文锋在老爸评测公众号这样写道。

虽然也曾受到质疑,但实践证明以商养测的路径是可以走通的。2017年,公司的收入达到了千万级,今年则有望破亿。

同样在迅速发展的还有大批的社会企业。

2017年成立的“馋爱善食”经过2年多的发展,已经拥有2家无声餐厅,并且正在建设自己的中央厨房。参加人员工达到26人,其中22名是聋哑人。实践证明,残疾人在餐饮领域的能力并不逊色与常人。

“我们今年的目标是解决100个残疾人的就业,5年内希望可以达到500-1000名残疾人的规模。” 邓如斌表示。

“社会企业在前期更需要耐心地解决社会问题,并让财务模型和盈利模型、扩张模型得到小范围的完善试点,这样才可以具备规模化发力,一旦到那个时候,企业就建立了自己非常好的商业门槛和行业进入门槛。” 庆渔堂董事长沈杰表示。

作为以物联网技术服务渔业的社会企业,庆渔堂在发展中不仅获得了影响力投资的加持,还获得了2019社企年会的科技创新社企奖。

“我们的研究发现,95%的社会企业可能已经获取了经济效益。我们所调研的社会企业当中,有接近一半有很高的规模化的计划和需求。” 亚洲慈善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Mehvesh Mumtaz Ahmed表示。

从认证到提供优惠补贴

实际上,社会企业不仅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政府也开始认可社会企业的价值,并出台了实实在在的支持政策。“从2018年开始,社会企业进入了政府的议事议程,政府驱动型的发展模式开始初见端倪。”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袁瑞军表示。

“我们坚持将社会企业的发展壮大作为成都高新区推进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的重要工作任务。”成都市高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周晓在年会开幕式致辞中表示。

据周晓介绍,2018年,仅高新区就有6家企业通过成都市首批社会企业认证。今年1月份,成都高新区市场监管部门为辖区发放了全国首张在企业名称中有“社会企业”字样的牌照。

“在市场监管局的支持下,在成都认证的社会企业可以做章程备案,把社会企业对社会公益的付出,通过章程确定下来。基于此,各地的政府才有可能对社会企业提供各种各样的支持、服务、帮助。” 成都共益与社会企业认证中心理事长冯天丽表示。

获得认证的社会企业在成都已经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支持。“我们将通过建立社会企业孵化培育基地,举办社企交流会、培训会等方式,积极推进高新区社会企业的发展。”周晓表示。

据邓如斌介绍,“馋爱善食”在获得认证后已经拿到了一次性的补贴10万元,还可以享受两年免税的政策优惠。与此同时,进入社区的社会企业还可以获得社区的相应支持。

为了满足社区居民的需求,成都市金凤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引入了32家提供服务的机构。这32家机构中既有社会组织,也有社会企业。“在一年的孵化期内,社区会为这些机构出场地、出资源。” 金凤社区居委会主任付亮表示。

童萌亲子园就是其中一家社会企业。这是一家为社区0-3岁的儿童及其家庭提供离家近、可负担、高质量的亲子早教服务的机构。

“之前童萌就找过我们,但他们在被认证之前知名度不高,我们社区的思想也在转变中,认证之后更了解、认可了,我们就达成了合作。” 付亮表示,“现在社区带小孩的几乎都过来了,童萌能够做到惠民低价,也体现了公益的性质。”

社区居民享受到了服务,而童萌也获得了重要的支持。免费的场地节约了企业发展的成本,社区提供的资源则让童萌比其他企业有了更多的优势。

目前,童萌已经走出成都,向全国扩张。“我们发现,不仅是成都是社区会有这样的措施,全国很多地方的街道社区都在进行这样的探索。” 童萌联合创始人邓富友表示。

实际上,提供政策的支持的不仅是成都,深圳在2015年就开始了中国慈展会社会企业认证,截至目前,五批认证了308家。

2018年,北京市同样出台了社会企业认证办法。据北京市社会企业促进会副秘书长陆元芳介绍,目前认证的社会企业有46家。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今年还提出要在北京回天地区进行社会企业认证和支持政策的试点。

资本正在大量进入

政府支持之外,更大的支持力度来自投资领域。既关注商业价值也关注社会价值的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规模正在逐渐变大。

2018年,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正式更名为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参与2018年会影响力投资签约仪式的有3家投资机构,总的签约金额为8600万元。

而到了2019年会,不仅轮值主席成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主题也被确定为“科技赋能、资本助力、商业向善”。影响力投资签约仪式则有来自6家投资机构、8家投资标的的代表签约,总签约金额达到1.7210亿元,是迄今国内最大规模的影响力投资签约。

在2018年的年会上,南都公益基金会宣布作为投资人,出资5000万元,参与上海禹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设立的影响力投资专项基金“禹禾基金”。

一年多时间过去了,禹禾基金支持的社会企业已经有多家,涉及教育、科普、养老、渔业、公众互助急救、环保、残障等多个领域。

“我们希望投资的项目能够用创新的方法大规模地解决具体的社会、环境问题。” 禹闳资本执行董事方巍强调。

2019年会还得到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可持续金融、成都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和成都高新区管委会的支持,金融力量的认可可见一斑。

“从本届年会的参会嘉宾和影响力投资签约额来看,社会企业已经进入了商业和投资界的主战场。”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荣誉理事徐永光强调。

据深圳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招商银行原行长、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名誉理事长马蔚华介绍,目前影响力投资在全球呈几何级数增长,今年估计超过达到万亿美元。

瑞银全球家族办公室的报告就显示,54%的家族办公室有意在未来12个月增加影响力投资的比重。

“我相信中国一定会成为社会企业发展的大国,也一定会成为影响力投资的大国!”马蔚华强调。

来源:公益时报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科技赋能、资本助力、商业向善”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