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论坛一:公益人才需求与高校教育匹配(下)
标签:
 
平行论坛一:公益人才需求与高校教育匹配(下)
提要
随着中国公益慈善行业的发展及其专业化进程的加速,公益行业对人才的需求日益增长。这个分论坛将围绕“公益人才需求与高校教育匹配”展开,从高校、公益机构、及政府的多元视角进行深度研讨,挖掘人才需求,探索高校公益教育如何与之相适应。

以下内容来自“应然 实然——高校公益教育的创新探索”主题论坛速记稿整理,未经嘉宾本人审核。

李志艳:咱们今天是讲高校人才的培养。我想问两位教授一个问题,大家觉得什么样的素质,或者是什么的能力,是我们高校长一培养不了的。我们有我们的边界吗?

徐家良:不同的学校目标不一样。交大、华师大培养的学生,总体上来说,是整体的人才的培养。我把它分为什么呢?就是具体的能力能够做的,比如说大学生或者是研究生,首先要会说话。我觉得这个很重要,现在很多人不会说话。看到领导,看到政府官员,说话都是不流利的,所以第一个要求是要能说话。说得更好一点的,要能演讲,要能表达的。

你表达的是公益的理念,公益的思想,公益的知识技能,要表达出来,文字上表达,演讲,还有一个就是沟通,如何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而且打交道效果非常好,我觉得打交道是很容易的,打交道很好,这个要培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你这个能力,组织领导的能力,这个很重要。整个公益人才这一块有很多的资源,人财物怎么样配置,具体操作当中,实务当中,可能我们学校是短板,怎么策划,这个一下子是弄不出来的。还有一个如何去帮助老人,失能的老人,这一块高校没办法做的。只能由养老机构他们去做的。所以我想,高校里面培养的人是综合素质,把他培养出来。然后有一个全新的世界性的视野,还有要有各种各样的知识,我们开设了很多很多的课程,这些课程有的不一定有用,但是对于他的某一个思想,某一个理念的训练,我觉得这个就可以了。就是学校里面培养的课程、课题、作业这方面的东西,可能80%在实际过程当中是没有用的,但是到最后,就像银行存款一样,在自己的人生当中慢慢释放出来。与某方面的资源配置结合的时候,就会放大、发光,我觉得这样的话,大学的人才培养是这样的效果。

李志艳:我刚刚听到徐老师的发言,我感觉到您对于学生对于世界的理解,建立视野,你特别强调这方面的内容。

徐家良:对的,华师大、交大都一样的,我们学生都有留学生的经历,现在条件都非常好,学生都有至少半年、一年的留学经历,都会走出去。另外我们学生会参加国内的各种会议、论坛,这样学生把这些经验结合起来,可以自己自身能力的储备,放在他那边,以后工作当中结合进去。

谢家琛:我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要讲一个观点,我始终认为情怀教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高校有个重要的使命是什么呢?立德树人。我们把这个忘掉。我是不太同意某些观点,说人类是没有利他精神的,公益要去道德化,我是坚决反对的。公益就是优良道德的产物。人的内心有善的东西,我们通过我们的公益教育,让善进一步的要充沛,进一步的要发展,这样我们人类社会才会变得更加美好。公益来自什么?就是来自人内部的一种善念。今天上午讲到的观点,英国一个著名经济学家讲到的一个观点,他讲的观点是人不仅仅是一个经济人,人同时还是一个道德人,他是这样一个观点,作为我们公益慈善行业的人来讲,就是要培养这样的一种道德人的精神。

李志艳:我们高校里面要培养复合型人才,但是有没有一些能力,是我们高校里面不擅长培养的?

谢家琛:关于能力的问题,我的体会是这样的,经过五年的体会,我们觉得公益人才的能力,基本上有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基本能力。比如说写作能力,非常非常重要。我们出去工作的同学,首先到那边要会写东西。另外沟通协调能力,也非常重要。因为你要去公益组织做服务,沟通协调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这个能力再发展的话,组织领导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一方面,我们觉得基本能力当中,就是你的电脑运用能力,你的互联网技术,计算机的运用能力。这是基本能力,这是能力都是非常重要的。同时我们感觉到现在的社会组织,跟着一带一路出去,对于英语能力也很强调。比如南京有个艾德基金会,他面试的时候会加一个,英语能力怎么样。英语口头表达怎么样,写作能力怎么样。我们觉得这个是基本能力,这些基本能力,在通识课的教育当中,以及相关课程当中能够基本解决。还有一个,我们这种专业的专业能力,这个我觉得非常重要。比如你要会做项目,同时你要会设计这个项目,设计完了这个项目,还要会实施项目,带着团队做这个项目。项目做完了之后,还会知道怎么样进行评估,这个是不是成功的项目,这个能力非常重要。这个是我们一个模块课程。

另外筹资能力,资源的动员能力,特别是作为公募型的基金会,而且资金募集的人才,我们也看过,非常非常缺乏。美国有个大学印度安那大学,里面有个学校就是筹资学校,专业培养怎么做筹资方面的。据说经过这个学校培养,回到公益组织工作,他的筹款额就会上升30%,所以这一块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缺乏的。现在劝募员已经进入了国家的职业大典里头了,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一种很重要的能力的培养。

另外一方面是我们要培养他会做公关做传播方面的能力。现在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各种传播技能你都要懂。我觉得大概的话,我觉得我们有这么几种能力,就像刚才李老师问我的,你们学校有哪一些能力是不能培养出来的。我觉得一些专业能力方面,我们学校最多只能给他打一些知识上的基础,知识要转变为能力,一定要有过程。最重要的过程就是实践,所以我们在学校里面经常开展各种的实践活动,要求学生做各种的活动。我们课程讲完了以后,都要有课程设计。

还有一点,就是要到岗位上去实践,就是今天反复强调的,敦和基金会给了我们的支持,我们就把同学安排下去,因为我们有奖学金,让同学下去,他有这个动力。

最后我归结为一点, 我们教学理念,我们叫工作本位的工作理念,我们的学习是为了工作,所以我们的课程设计、能力培养都是为了工作的。我们要模仿情景教学的环境,模拟真实环境让他们学习。要在工作当中去实习,在工作当中去反思,然后来培养这样的一种能力。

李志艳:因为一个人的能力,有的是在大学里面学的,有的是在工作当中学的,工作当中可以教他项目管理、筹款等等这些东西。从你们的角度来讲,你们觉得大学最好把能力培养了?

杨晔:下面同学都在,我设想一个情境,你们自己问自己怎么做。你们到了一个公司,那个公司有一台很复杂的佳能复印机,你们能在没有同事的帮助下,自己能搞定怎么操作,复印相应的文件吗?我就问这个问题,这个就是能力。实际上这一块的能力,大部分的我们的学生是缺的。为什么呢?我说这个话我是有依据的,我们跟中国最大的负责校招的人力资源公司的老总,我们跟他们聊过。很现实的一个挑战是,从他们服务的企业的反映来说,中国绝大部分的毕业生,需要经过最起码六个月以上的公司的培训,才能符合公司的需要。他们觉得中国大学生缺乏直接进入社会的基本能力。我认为这是非常权威的,因为这几家公司负责了全中国70%以上的校招,他们代表着大概三千多家大中型企业的意见。为什么我们在场的公益班的项目,会比这个好呢?不管是谢院长的项目还是咱们志伟的项目,都很强调实践这一块,把这个实践的东西提前到了项目当中。所以取得了非常大的先发优势。从我们的项目评估里面我们也看到了,我们的学生可能比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在入职之后的能力表现要领先。

但是我还要说到一点,这个领先只能保持不超过18个月,这就回到了我之前讲到的操作复印机上的能力去了。大家不要小看操作复印机,这代表的是典型的综合的把你的知识变成实际操作的典型案例,我们碰到的问题要比这个复杂得多。我们处理的都不是那一些简单的赚钱的事情,大家觉得赚钱已经很难了,我们解决的是比赚钱还要困难的事情,一些社会问题,商业没有解决的问题,留给了我们第三部门解决。这些问题都是超级难的,如果不具备很强的综合素质能力的话,要解决这些问题,基本上束手无策不可能的。

你可以在你的机构里面扮演一个小的,我们说小土豆的角色,做做基本的工作是OK的,我们说你就算做资助,你准备一下协议、文档,前三年弄弄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超过了两三年之后,你是不是能独立的做资助,而且要确保这个资助,每花出去一百块钱,能够产生大于一百块的真正的社会效益的时候,这就需要我前面所说的能力。因为坦率的讲,我自己基金会行业从业人员,全世界范围内,除了少数的头部基金会,能够做到把100元的善款,转化为大于100元的社会价值,大部分的基金会未必做得到这一点,可能一百块转化为六十几块就很不错了。

因为我们这个行业是不受到传统的商业的能够用量化的财务指标去衡量的考评的。所以说对于这个行业的挑战很大,对于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的素质要求是很高的。这就提出了什么的挑战呢?在我的认知里面,我认为实际上全世界范围里面的公益行业的从业人员,不是都来自于公益专业的,我期待那一些学数学的学计算机的,那一些他可以选择到华尔街赚一年赚五百万美金一千万美金的,但是因为他有了情怀,他会选择我到这个行业来,我来解决一下垃圾的问题,塑料的问题,我来解决一下留守儿童的问题,我来解决一下自闭症儿童的问题,我觉得这才是这个行业能变成一个翘楚的行业,变成人人都愿意来的行业。这个我认为是行业发展的方向。目前我们是做的基础的,确保行业从业人员是受过良好的专业训练,但是把这个行业变成真的受人尊敬的行业,我个人认为,必须要让这个行业转台化,而且把这个行业变成一个精英都愿意去的行业,这样才可以把这个行业变成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

吕全斌:实际上现在的高等教育正是主管创新的地方。我觉得国内现在的高等教育,包括高等教育本身的设置,是工业时代的产物,还是为了培养一些技术人才。为什么北师珠和浦江公益学院可以做出这种项目来?实际上公益教育这两个项目,靠实践做得很不错,因为他们是民办院校,在边缘上做创新。主流院校,985、211。每次我招学生,我就没有见到北大、清华来我这里应聘的。

我说实话,我不是特别期待高校帮我把哪块解决了,我觉得高校把空间释放出来就好了。比如我觉得,除了我们在看社工专业以外,现在大量的行业里面从事都是社工专业的学生,但是社工专业和公益专业还不完全一样,我实际上特别希望高校,尤其是团委把学生社团、公益社团放开,让他们更多的参与社会实践,跟社会连接,在这些种子里面,没准能产生很多未来的社会精英人物,社会创新的人物,我觉得这个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不是建议你做什么,而是建议你不做什么。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发现大家做公益角度,基本上是从管理学习来看待的。比如第一代其实是发展学,第二代还有一些,到现在还在坚持的是人类学社会学的视角,所以公益我觉得应该除了管理学之外,要跨学科多部门结合起来,不能光从管理学的角度来讲,为什么呢?这涉及到第三点。刚刚讲到的很多学科知识,都是技能方面,而且刚刚谢老师讲了,只不过是知识层面的,还没有转化为实际技能。但是行业方面,比如我们这个行业专业层面的,刚刚杨志伟老师回应这位老师讲的情怀教育,说我们有慈善伦理课程,那慈善历史,慈善伦理,慈善价值观等等一系列的跟慈善主体有关的社会事业、变革理论、社会系统等等,这个学科里面有很多东西,但是它需要系统化的梳理。包括不仅是课程,它是体验。我是我们社团里面把大学上完的,我没有坐下来读一二三四五的书。我大量的实践在农村跑,在跟专家接触,在写方案,在跟其他的高校学生在讨论,变成行动,失败了再重新做,是在这样的系统里面完成的。

第三点,为什么说现在高校教育是公益时代的呢?幕课来了以后,很多高校都担心自己的招生,现在互联网时代,比如现在我们招学生,就像刚刚杨晔老师讲的,大量的学校里面,比如来一个同学,我给他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可能我都不知道怎么做,但是他通过互联网,快速的搜索信息,整理输出,几天之内出来一个方案,做一个PPT,我说一个框架,他们做出来了,我们需要他的认知能力,需要他信息整合能力,需要他的快速学习能力,这个我觉得高校教不了,高校也教了,还是要看,这一个人,是不是能适应这一代的能力,这个是需要变化的。

最后一点,回应一下,我和杨老师的看法是一样的。首先普通人能从事的角度来讲,高校我觉得要加公益,把公益变成通识课程,在很多学生专业的数学、历史、文学等等的专业课外种下一棵种子。你在什么时间,德鲁克也说,很多精英人士的人生下半场,是在慈善组织里面,是在非营利组织里面开展的。等你有一天功成名就了,那个钟声在响起的时候,等你有一天遇到什么事情再出发的时候,你可以更专业更有资源更可持续的做。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经过十多年公益行业快速的发展,八十多万社会组织近千万从业人员,行业的专业化细分也越来越多,所以要公益+,公益+金融,公益+互联网,公益+数学,加什么不知道……

听众:公益+博爱学。

吕全斌:做公益首先就得博爱,不能来了再教你博爱,反正要有一点爱。我们强调的是除了爱本身,还要专业能力落地,比如我是第二代,我跟你说我挺博爱的,但是现在做很多工作,专业能力不具备。

我的同事,他们有的特别溜,比如一个互联网的解决方案,一个PPT的撰写,这是基本的能力,其实接下来往后走,就越需要公益+了。

李志艳:谢谢,我们今天话题还有一个利益相关方,就是大学生,我想最后,虽然时间很紧张,在座有没有大学生,有吗?有的请举手?我想把这个问题留给乐观大学生,或者是研究生也可以。

问:老师好,我是华师大社会工作专业的研一学生,今天咱们平行研讨主题是公益人才需求预高校教育匹配,是有公益的大佬们,还有教授们,我想今天留在这里的部分学生都是对公益感兴趣的学生,我们大部分也是社会公益专业的,对于公益的情怀是有的,除了你刚刚讲到书写能力、沟通能力、筹集资金的能力,我们社会工作专业,只有两年的时间,如果我想从事公益行业,需要哪一些方面的努力呢?除了基本的能力之外,您对于我们研一这个阶段的学生,有没有一些建议,可以给我们提一下的?谢谢。

徐家良:刚刚我说得比较具体了,其中有一个阅读的能力,就是你要看公益的书公益的文章,公益的书公益的文章很多,如何要找到好的公益文章公益书去看。要能分辨好坏,现在整个书和文章量很大,你要全部都看一遍,已经不可能了。所以你要具备公益的这方面的能力,要看这方面的书,分辨好坏,然后看了以后,哪一些机构怎么运行的,治理机构的问题,项目运行的问题,都在这个知识里面。所以我觉得,社工这一块,是与公益连在一起的,两个是正反面两个,只不过是不同的专业,包括社会工作者这一块已经有初级中级高级了,未来其他的专业也会开考,这样通过不同的专业,聚焦公益领域,具备我们的能力去做。谢谢。

杨晔:我的建议,可能也是通用性的建议,找到一个你非常感兴趣的点。因为我看到一些调研的数字,比如90%的大学生,对于什么都没有很大的兴趣,我自己的感觉,如果你让我做一份工作,做计算机,我也可以做得不错。但是我后来找到了一个我更加有兴趣的事情,而且从完全的零起点开始,重新在做,而且做了很长时间,所以我觉得找到一个你感兴趣的东西,是可以让你在这一块走得很长走得很远的重要的要素。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不管是社会服务也好,养老也好。

第二点,也是一个重要的建议,知识迁移的能力,你能把你获得的知识,迁移到一个新的领域里面去,当然这个是需要进行系统性的训练的,如果你有两年的时间,可能还不够,很多人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建立了知识迁移的能力,就是学习的能力,就像前面徐教授讲的,现在知识是不要钱的,你不要认为199买一个课程什么。这些是一个知识,这些知识是以前没有办法获得的。我记得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只有通过图书馆才能获得信息。我是中国最早用互联网的人。92、93年的互联网信息量跟现在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我94年的时候,必须要买盗版光盘才能获得大英百科全书。现在光盘都不要买了,现在你要搜索大英百科全书,一秒钟之内就能获得。所以知识已经不值钱了,但是获得知识之后,能不能进行知识的迁移,把它变成你要解决问题的素材、原料,这个是现在任何一个人,不管你是读大学还是初中、高中的,都是需要的,这一点是关键的。    

吕全斌:我补充一下,在我们机构我接触过的一些年轻人,我问他们,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读研,研究生好像是延缓就业的手段。其实从机构,我自己机构用人的方式的话,比如我们机构有一个清华毕业的,还有一个三本的本科,我记不清楚他三本本科的学校是什么名字,薪酬差不多,为什么呢?能力差不多。能力怎么提升呢?实践。上海排名前十的基金会和社会服务机构,大家看一看,哪一些觉得有兴趣,去做志愿者实习生,不喜欢再换。30岁之前,找到自己最喜欢干的,然后铆着劲继续干,干到35岁,就找到自己爱干的了。

李志艳:好的,谢谢四位老师。

编辑:刘佳雨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