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鹏:创业的初衷就是想解决社会问题
标签:
公益人物  
沈鹏:创业的初衷就是想解决社会问题
提要
“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的力量,汇聚广大人民群众的爱心,能够积小爱成大善,让互联网科技助推公益更简单。这是我们创业理念。”他还说,“保障亿万家庭这一使命,就是我们公司的边界,也是我们遇到各种困难时候,最大的工作动力,让我们坚守到底的原动力。我们也遇到过诱惑,但我们选择了不做和使命无关的事情。”

开放、多元是互联网的魅力。

当互联网的一些巨头全力备战一场全民购物盛典的时候,互联网的另一头,有些人正努力将热情导向公益。

11月1日,水滴筹“111小善日”公益盛典启动。

虽然成立刚三年多,但这却是这家互联网公司的第二届公益盛典。本届公益盛典,水滴筹将主题定为“向善而生”,直观而宏大。

互联网+零售、+金融、+制造、+农业……+了一圈之后,公益成为互联网+的最新对象,而水滴公司无疑是其中的先头部队。

透过公益这扇窗,我们能看到水滴公司的过往,也能预测其未来。

生于互助  成于公益

1974年,还在孟加拉吉大港大学担任经济系主任的穆罕默德·尤努斯,发现农村的贫困妇女通过高利贷借来5塔卡(相当于22美分)买来竹条,编制凳子再廉价卖给放贷人,即使辛辛苦苦,仍无法养家糊口。

尤努斯很震惊,他搜罗了42个依赖放贷人的名单,发现他们的借款总额仅为856塔卡,不到27美元。

他把27美元给了这42个人,使他们摆脱高利贷的盘剥,可以按市价卖出产品。

27美金开启了尤努斯的“穷人银行家”之旅。

2006年,66岁的尤努斯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他创办的格莱珉银行(孟加拉乡村银行),通过无抵押微额贷款模式,帮助数千万贫民摆脱了困境。

尤努斯的事迹证明,想要解决什么问题或者创业初心,能决定一家企业走向何处,取得什么成就。

2015年底,还在美团担任高管的沈鹏发现,平均每两、三周就会有员工生病或者直系亲属得大病,需要公司组织筹款关怀。

2016年4月,在一间租来的办公室,沈鹏开始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创业历程。

面对不到十人的团队,他将“保障亿万家庭”的公司使命写在白板上。这句话注定了水滴公司社会企业的复合身份。

一个月后,水滴互助上线,它秉持“一人患病、众人均摊”的理念,让人们“花小钱,防大病”,最高可获得30万元医疗补助。

以网络互助为起点,水滴一直在朝着“保障亿万家庭”的使命,想办法、拓边界。

不久后,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上线,缺乏医疗金的困难大病患者可通过水滴筹求助。

两年后,水滴公益获批成为民政部指定的第二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接入了更多公益组织、更多个人,以公益的方式为亿万家庭提供保障。

“我们并不是先赚了更多的钱,再去捐赠,去解决问题。”在沈鹏看来,“我们创业的初衷就是想解决问题,所以我们奋斗目标和发力方向,与其它公司不太一样。”

社会企业边界拓展的过程,就是商业与公益交织起舞的过程。

公益的初心指引、催着商业版图拓展、延伸,而商业思维又辅助公益理念扎实落地、越来越大。

“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曾表示,互联网时代,要让公益大规模发展,应当转变自身,拥抱商业模式。

水滴公司就是这样一个案例。

沈鹏说过,水滴公司的业务基本上是个天平模式。一端是水滴筹、水滴公益的免费救助服务,另一端则是大健康保险保障服务。

目前,围绕着“保障亿万家庭”的使命,水滴公司的业务基本可拆分为两大阶段:事前保障和事后救助。

事前保障,指的是用户未得病之前,可通过保险保障的形式提前做好抵御大病风险的准备,这部分由水滴互助和水滴保险商城完成;

事后救助,指的是用户未能提前购置人身健康类保险保障,一旦患病且家庭经济条件不足时,可通过水滴筹和水滴公益免费进行求助,这两块业务也是水滴公司的非盈利业务部门。

商业模式的成立,让水滴公司的公益能量可以持续发挥,使命愿景得以实现。

在11月1日公益盛典上,沈鹏的讲话,再次展露了水滴公司的使命与创业初心。

“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的力量,汇聚广大人民群众的爱心,能够积小爱成大善,让互联网科技助推公益更简单。这是我们创业理念。”他还说,

“保障亿万家庭这一使命,就是我们公司的边界,也是我们遇到各种困难时候,最大的工作动力,让我们坚守到底的原动力。我们也遇到过诱惑,但我们选择了不做和使命无关的事情。”

三大思维让水滴筹最会做公益

作为社会企业,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家率先找到公益和商业平衡点的互联网公司,或者是最会做公益的互联网公司。

那么,水滴公司的诀窍是什么?

1、“小”思维,降低参与门槛。

虽然小善日有个宏大的主题,但它的落脚点却很小:一人一天做一件力所能及的善事。

纵观水滴筹、水滴公益过去的项目,小是其一个特色。

比如,水滴筹、水滴公益发起的“小善计划”,吸引泰合资本、康恩贝、旺旺、链家、闪送、泰洋川禾、视觉中国等数十家企业与水滴一同帮助大病患儿实现“心愿清单”。

2019年4月,水滴公益联合闪送,为120名家境贫困、在4月过生日的患病儿童送上生日蛋糕。

一个小小的蛋糕看起来不起眼,但对那些患病儿童来说,可能是梦寐以求的礼物,甜蜜的蛋糕让他们暂时忘却治病吃药的痛苦。

对患病儿童来说,小蛋糕并不小;对参与其中的水滴公益志愿者、闪送快递员来说,小蛋糕传递出的公益理念并不小。

再比如,“111小善日”同样是以小博大的思维,呼吁大家从身边小善做起,积少成多,传递大爱。

另一方面,小思维也意味着更大挑战。拿出一笔千万级别的捐赠,对于大企业来说,比持续开展一些小项目要简单的多。

因为,小意味着公益要做精细,意味着企业要投入人员、时间、耐心。

目前,水滴已在全国400多座城市,汇聚了近18000名公益志愿者,每年要举办超过700场公益类活动,这不是一般企业能做到的。

当然,也因为小、门槛低,不论个人还是企业都能够参与其中,水滴筹和水滴公益因此实现了大发展。

截至2019年9月底,水滴筹为困难大病家庭累计筹款金额突破235亿,而成立仅仅一年的水滴公益平台,也联合全国公募基金会为困难群体累计筹集善款近2.8亿元,跻身2019年互联网公益平台TOP3。

2、平台思维,连接更多生态伙伴。

平台思维是互联网的天然优势之一,电商领域,因为开放平台,可以使电商企业的GMV呈现几何级增长。

在互联网公益领域,水滴公司也在借助平台思维,为公益做乘法。

从水滴互助到水滴筹、水滴公益,水滴公司一直在做平台的事儿,定好规则,让需求方与海量网友在平台相遇、相助。

随着水滴公益的逐渐壮大,一个以水滴公司为发起方,连接政府部门、公益机构、媒体、企业、个人等广泛群体的互联网公益新生态正在形成。

用水滴公司自己的话说,是“创益矩阵”。

比如,水滴公益与山东教育卫视互动帮扶栏目《益呼百应》合作,帮助求助人在水滴公益平台发起筹款;邀请唐山蓝凤凰心智障碍帮扶中心参与线下活动,并为其募捐资金;与江西萍矿总医院签约,为萍乡贫困、大病、危重症患者提供公益善款筹集支持……

创益矩阵颠覆了人们对互联网公益的传统认知,增加了公开度、透明度。

水滴公益发挥互联网连接器和平台的作用,将更多机构、媒体、大众、企业卷入公益行动,并将公益行动深入更多场景,让人们看到了互联网+公益的乘法效应。

3、技术思维,提升公益公信力。

“不论做保险还是做大病筹款,本质都是经营信任,所以业务要做到足够的严谨、公开、透明。”沈鹏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强调,经营信任的重要性。

而技术被水滴公司认为是经营公信力最好的手段之一。

平台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整个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舆情监控等技术和手段对筹款进行全流程的动态监控。

强大的技术实力,保障了水滴平台上,求助信息的真实有效,也让救助款项的用途更为清晰,为互联网公益构建了一个公开、透明的运行环境。

回到“111小善日”公益盛典,可以看到以水滴筹为代表的互联网“向善生态”已逐渐形。

无论是公益圈原生力量,还是互联网圈公益尝试者,亦或是爱心个人,人人可参与、处处皆公益的小善倡导开始在每个人的心底生根发芽。

水滴公司“保障亿万家庭”之路,是一条漫长且艰巨的探索之路。但在前行过程中,以向善而生的心态去发展,借助公益之力,水滴公司将会在发展过程中实现更大的社会价值。

来源:子弹财经

作者:石老师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