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基金会王燃:“我要对捐赠企业有交代!”
标签:
公益人物  
扶贫基金会王燃:“我要对捐赠企业有交代!”
提要
王燃,中国扶贫基金会“新冠肺炎抗击疫情项目”采购组负责人。新冠疫情的警报拉响的那一刻起,王燃就像许许多多抗击疫情的工作人员一样,立即结束了他的春节假期。

巴中,位于四川东北部的大巴山中麓,巴河与通江蜿蜒流过,层林郁郁,苍峰绵绵。

平昌县向家沟,是这座安静的山城无数命名为“XX沟”的地点中,并不起眼的一个小地方。这里祥和宁静,虽然疫情来势汹汹,但由于及时有效的封闭管理措施,感染者很少,人们的生活依旧恬淡安适。

一只从天棚缒下、亮光刺目的灯泡,一张旧得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木桌,一间昏暗简陋的斗室,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前,坐着一个30出头、圆脸、圆眼睛、相貌普通的男人——王燃。

这间斗室,是王燃在巴中老家的居所;也正是在这里,王燃共经手花费了1300多万元;在这些款项中,包含中国一汽总计8100万元捐赠款项中的330余万元,王燃将它们“变”成了救护车、“变”成了消毒机、防护服、医用手套、呼吸机、消毒泡腾片、垃圾袋……

这些物资,又经过王燃和同事们的沟通,经过一系列出库、装车、贴标、运输、过关、卸货等流程,辗转经过不同岗位的人们之手,最终送到了疫区对应的受助医院,化作抗击疫情、守卫病患和医护人员的救命物资。

众志成城的爱心,正是在王燃和同事们的手中,一点一点变成实实在在的、足以移山填海的重量。

我就不要去添乱了”——王燃的“在线抗疫”

王燃,中国扶贫基金会“新冠肺炎抗击疫情项目”采购组负责人。新冠疫情的警报拉响的那一刻起,王燃就像许许多多抗击疫情的工作人员一样,立即结束了他的春节假期。

随着全国企业和社会力量陆续启动援助捐赠工作,捐助款项如磅礴春潮汹涌而至。1月27日,疫情爆发短短几天之后,中国一汽携旗下一汽-大众、一汽丰田合计捐助现金1700万元;数日后,中国一汽携一汽-大众再次追加捐款至8100万元……

但相比于如此巨量的现金,疫区更急需的,是物资。王燃的任务,就是花掉这些捐款、换成物资,将这蒸腾如云的爱心与责任,化作淋漓春雨,真正润泽疫区焦渴如火的疫情。

资金到账之后,王燃和几名扶贫基金会同事迅速领到任务、分成需求统计与发放组、采购组、物流运输3个小组。王燃负责的采购组,上承捐助单位资金整理、下探疫区物资需求、居中协调全国各地物资供应商,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工作虽然责任重大、千头万绪,但和那些亲赴一线救援的人不同,王燃只需要一台电脑、一部手机,坐在大巴山老家,查资料、打电话、在线办公即可。

我不用去前线。也问过需不需要回去办公,最后商量一下还是算了,我就不要去添乱了。”

包括中国一汽8100万元捐款在内的捐助资金,就是经由无数如王燃这样星散各地的工作者的“在线抗疫”,变成了一件件、一车车的物资。

我要对捐赠企业有交代。”

采购物资,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当如此巨量的资金和需求,在如此急迫的时间窗口内,既要保证高效、高精度,同时还需要一切流程合理、合规,此时采购工作的困难程度,更是常人难以想象。

我们先要去联系医院的需求,得先知道人家急需什么,”王燃说,“然后就是去网上扒信息、询价,再把信息发布给我们的询价专家组,针对这些信息去进行质询。”

询价专家组”由7名第三方志愿者组成。这7名专家的职业各不相同,有律师、医生、媒体人、学生、专业人员、自由职业者,但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给王燃“找茬”。

这个每逢救灾采购即告成立的小组,将根据自身职业特点、针对王燃的每一个采购意向独立提出种种问题:这个需求是哪里提出的?为什么要买这个物资?这个东西质量如何?标准如何?市场价是多少?有没有更便宜的选择?购买数量是否合理?能不能多一点?能不能少一点?交货能不能快一点?价钱能不能便宜一点?……

也正是在这个“找茬”的专家组的不断“拷问”之下,王燃的每一个采购项目都经历了“千锤百炼”,确保物有所值、物尽其用。

在与询价专家组的“交锋”同时,王燃还要与另外一个志愿者专家顾问组展开另一个领域的讨论,这个顾问组人数要多一些,但人员构成相对集中,基本上都是医疗行业的专业人士。他们对医疗设施堪称无所不至的专业知识,为王燃的采购工作提供了极为关键的智力和信息支持。

有一群人告诉他买什么好、买什么不好;另一群人“拷问”他为什么买这个、为什么买那个。在这循环往复、无休无止的沟通交流中,企业的责任,渐渐凝聚了更多人的爱与心血,被打磨得更加珍贵灿烂、更加晶莹透明。

必须经得住外部审计,采购必须是疫区的实际需求。我要对捐赠企业有交代,对使用对象有交代!”王燃如是说。

我没有遇到过特别不靠谱的供应商。”

疫情的突然爆发,是对全体国民、甚至整个社会组织动员能力的一次巨大考验。身处抗击疫情全面战役的重要环节之中,王燃虽一直在巴中老家“在线抗疫”,身上背负的责任却并不比前线人员为轻。

更重要的是,在整个抗疫战役的每一个环节上,每个人都面临着复杂艰巨的任务,而参与其中的人们都各自肩负起了责任。

物资的情况变化很快,经常是上午询价的时候还有货,下午再问,货就已经没有了。”

除了货源情况变化无常,即使是已经定好的货源,也很难保证稳定供货。比如王燃经办的医用手套采购,供货商第一天发货200多箱,第二天就发不出货了,第三天又发出100多箱,但下次再发货又是一个星期以后……

发货时间、发货数量都不固定,你是联系几辆货车?是三米六的货车,还是7米的货车?都不好说。”

而且,由于疫区实行严格的出入制度,一名货车司机送货进了疫区,就要就地隔离14天;再进去一辆车,司机又必须隔离……

司机越到后面越少,一直到进湖北的快递业务恢复,情况才好转。”

运货流程中,一家位于东部省份的医护手套厂商,由于当地临时颁布的限制物资出省的管理规定,一批物资无法按照既定流程发出。

他们当地突然说不让贴(中国一汽的)横幅,”王燃解释道,“但我说,必须要贴,必须要拍照,体现捐助企业的责任,这是必须的。”最后,通过协调当地志愿者义务打印和张贴贴纸,物资终于得以按时发出。

疫情急如星火,问题层出不穷,但在王燃和各个环节人员的责任心和努力之下,每个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古今中外,每当物资供需突变时,囤积居奇、哄抬物价者大抵有之。但当被问到这段时间“有没有遇到特别不靠谱的供货商”时,王燃说: “我没有遇到过,我觉得还是因为发国难财的人少。”

从企业到百姓,从社会组织到医护人员,从政府到国民,每个人都扛着自己的责任,也许就是社会得以高效动员、疫情日趋稳定的根本原因。

还行吧,都是为了工作。”

1月21日,王燃才刚刚在巴中老家和爱人完婚——距离武汉封城、疫情全面爆发,只有2天时间。

新婚燕尔,还来不及甜蜜,王燃和爱人虽同在一个屋檐下,正常的生活节奏却已不复存在。

 

每天就是从早上起来,一直到深夜,对着电脑和手机。”王燃说,“她肯定也有怨言嘛,说‘你干脆抱着电脑睡觉好了’。”但很快,新婚爱人还是对王燃给予了理解。

一开始的时候我也问过,有没有可能去前线。她就问我‘你是咋想的?’但最后也没有去嘛。”王燃说,“如果真的去,我觉得她也会支持的,我父母也会支持的。”

这个32岁、自大学毕业起就一直在公益组织从事扶贫救灾工作的四川男人,那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语气自始至终平淡如常。

当被问到“这段时间觉得辛不辛苦”时,王燃依旧用淡淡的语气回答:“还行吧,都是为了工作。”

今天,捐赠资金的采购工作,已不再像疫情初起时那般紧张。疫情仍在持续,但一切都在好转。2月15日,王燃也和爱人一起回到了成都家中。

疫情没有结束,王燃的工作也没有结束;包括中国一汽在内的诸多企业和社会团体的捐助款项,也一直在王燃和同事们的“在线抗疫”工作下,持续不断地化作支撑疫区患者和医护人员继续战斗的重要物资。

奋勇献身者,当可铭记;默默奉献者,亦可讴歌。有一分力,发一分光。直面病毒、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是英雄,但像王燃一样,身处幕后、在自己的岗位上扛起责任的工作人员,一样是抗疫战争的英雄!

有王燃这样默默奉献的公益人,有中国一汽这样肩扛责任的企业,有这样伟大的国家与人民,抗击疫情,我们定将取胜!

来源:中国扶贫基金会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