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 疫情拐点前后,志愿者的行动、挑战与可持续(一)
标签:
 
深度报道 | 疫情拐点前后,志愿者的行动、挑战与可持续(一)
提要
2020年3月15日下午,CNC-COVID19行知行交流02期:“疫情拐点前后,志愿者的行动、挑战与可持续”在线上开展。交流会荣幸邀请到了几位在这次疫情一线,开展了艰苦卓绝工作的志愿者团队负责人们,与大家就这个主题进行分享。

导 读

2020年3月15日下午,CNC-COVID19行知行交流02期:“疫情拐点前后,志愿者的行动、挑战与可持续”在线上开展。交流会荣幸邀请到了几位在这次疫情一线,开展了艰苦卓绝工作的志愿者团队负责人们,与大家就这个主题进行分享。

他们是:NCP生命支援网络发起人、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负责人郝南(主持人);英山nCoV Relief科学防疫志愿中心负责人、大别山阅读空间创始人邓世杰,代表月亮消灭病毒志愿者联盟协调调度负责人葛希澈,火星志愿者联盟发起人刘波,NCP生命支援-武汉留守孕妈支援团队发起人沈旭,湖北荆门义工联秘书长、湖北省慈善总会物资分发督导组组长严昌筠,武汉大学社会学院讲师郁之虹。

我们对交流会的嘉宾精彩发言作了摘选整理,行之以文,推送给关注相关议题的各界朋友阅读。

*本期文章是“社会组织抗击新冠疫情协作网络”(CNC-COVID19)专题的第十九期,由正荣公益基金会根据现场分享整理,并经各位嘉宾审订。

2.png

在这次特别特殊的事件当中,这可能是我成人以后这辈子所经历的最大危机了,面对这样一个严峻的势态,我觉得中国的公民们拿出了非常漂亮的行动回应,在政府、市场一开始都呈现失灵状态的时候,正是因为公民参与所以使得大量的需求得到解决。除了医护团队在一线的战斗之外,还有很多志愿者们站在他们的身后默默付出着艰辛的努力。

我们每个人全身心的投入并不等于这个努力一定会被看到,我也听到一些公益界的小伙伴说,为什么没有看到像汶川那时候有十万人、三十万人参与的情景。因为这次的特殊性大家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在线上完成的,所以实际上除了一线伙伴们彼此看见之外,我们的努力并没有被更多的人所发现和了解。当然有一些媒体的报道,也只是窥一斑而不知全豹。

我也特别感谢我们协作平台给大家一个机会,也非常荣幸能够请到一线团队代表,类似这样的团队实际上还有很多很多。不完全统计,这次志愿者团队参与的数量也许并不比2008年要少。这样的努力值得被看到,我们的行动也是很好的公民参与的案例。希望这样的重大事件中的行动能够被总结,形成经验,成为我们的宝贵资产,甚至支持到整个行业,未来能够更健康、更有生命力的发展下去。

1.

问答 :疫情之下的社会需求与志愿行动

在主持人郝南的引导下,嘉宾用两轮快问快答的方式对自己团队、服务中发现的需求以及团队的行动进行了简要介绍。

3.png英山的志愿者自组织看起来突然,为何一个县域诞生了如此完善的救灾体系?四五百人如何协作,这是有5年群众基础的教育组织,在1月23日就地转化变成一个救灾组织,所以我们是老团队,不过是做从来没做过的事。1月23日开始,我们联合医生对疑似发热的做医疗问诊和救护;接下来,联合各地校友会和商会对医疗系统物资进行筹措,组建政府民间联合采购组;之后,1月31日开始做针对观察人群、隔离人群的心理干预,覆盖到邻县;2月10日之后,我们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农村的民用物资的筹措上,和特殊人群的救助上。

4.png我们服务的内容主要有三个大项:第一,武汉及周边城市医疗物资运送,就是各个医院的医疗,生活类物资运送。第二,武汉市內医护上下班接送,及省外,市外返汉支援医疗人员接送;第三,环卫工人,养老院、敬老院、福利院、困难社区的孤寡老人,重症儿童医院的困境儿童等弱势群体。

5.png我们主要是为三类人员服务:第一类是医院,覆盖湖北当地的127家医院和其他省市33家,火星联盟发挥旅游志愿者优势,帮助全球海内外的50多支志愿者团队运送口罩等回国,为医院解决防护物资问题,包括300多万件口罩、防护服等;第二类是全国援鄂医疗队,我们共援助了67批,6354人的生活物资;第三类是社会有困难的人,有滞留人员、福利院、养老院、社区,联合深圳恒晖公益基金会发起“春暖武汉”项目,大致两期采购了70多吨的蔬菜,10多万枚鸡蛋,援助了150多家的养老院,70多个社区小7000户的困难人群。

6.png我们是在1月25日的时候,看到网上有很多的孕妇在求助,就发起了武汉留守孕妈支援团队,帮助孕妈顺利生产。我们主要提供在线问诊,安排产护科的医生,在线给孕妇们提供产检医疗的问诊;以及对接医院,帮助孕妇让她们能够进医院生产。

7.png我们链接了湖北省很多的公益伙伴,发挥草根群体的力量协助政府抗疫。我们主要对接医院、社区、捐赠人等需求,有的是要捐,有的是接收,我们把这些需求进行了链接。针对不同的需求,我们主要开展三个阶段的工作:阶段一是针对医院的需求,筹措各种物资;阶段二是参与到湖北省志愿者会捐赠物资分发的督导,协调海内外物资的运送;阶段三是响应各级政府的号召组织志愿者参与到社区抗疫。

8.png我们的服务团队由“社工+医务志愿者+心理志愿者+大学生”组成,下沉到社区、隔离点、方舱医院提供线上线下联动的服务,回应到对方的身体、心理和社会关系三个层面的需求。

举一个例子:在方舱医院,我们遇到过一位父亲,入院之前他曾经从隔离点偷跑过一次,情绪很不稳定。我跟进了以后,发现他的妻子也被送到隔离点,家里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和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他非常不放心。知道情况后,我跟线下的社区联动,社区为对方送去了米油,拍了视频,我发给了他,他就安心很多,后来他成为我们方舱内的志愿者。截至目前我们整个团队有500人左右,核心的一线工作者大概250人,有33个服务群,服务的总人数达到4800多个。

2.

讲述:志愿者的行动故事分享

在各位嘉宾作了简要介绍后,主持人郝南邀请嘉宾讲述这其中的故事,以及他们在解决这些问题当中,怎么样去动员各种力量,去回应想要解决的问题。

9.png

邓世杰

英山nCoV Relief科学防疫志愿中心负责人

大别山阅读空间创始人

物资物流问题是我们第一个解决主要问题,渠道不多,物流受阻,还可能被半路征收。团队成员从开始的捐赠者逐渐变成物资物流组的工作人员,俗话说叫做把自己捐进去了,在2月3号左右,我们将医院的供需分离结束了混乱对接时期,15个医院的负责人为一个系统,几十个捐赠单位为一个系统,转变格局变了之后,让工作变流畅了很多。

在整个过程中最有意义的是跟政府的合作,在2月8号农村升级管控之后,我们找到了十个教授,起草了一个《十教授关于农村紧缺物资的若干意见》联名信给指挥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些教授本身常年不在农村,甚至有很多年没有关注过这些问题了,但是根据他们的学识和情怀,准确判断这个问题是亟待解决的。于是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本向政府提建议,如长江学者等知名人物,他们的影响力远远超过我自己的团队,发言能够形成强大的社会舆论力量,让大众关注到农村地区是真的缺民生问题,而不是个别领导所说我们不缺民生。

比如正月十五之后,由于农村地区管控升级,大家生活物资匮乏,外面的东西进不来,村里的超市也没有足够的储备。于是我们进行讨论,和做商贸的企业家、做产品流通的人员对接,与县里的超市系统链接,打通了通道。作为政府和市场之外的力量,实现了供应方和需求方之间的对接,有效解决了村里人的生活问题。也许我们所做的工作总量可能不大能跟武汉主战场相比,但是它极大地催发了民间的活力。官民良性互动这成为英山抗疫最大的特色。

郝南:英山县是在黄冈市经济排名最后一位的县,但却是黄冈市全市第一个实现确诊患者清零的县,而且是遥遥领先其它县市。实际上这是一个我们看不到的战场,对于我们来讲农村是一个黑箱的状态,在这样的一个环境背景里面,我们优秀的返乡公益青年,世杰带领他的团队,做了几乎其它地方的志愿者团队做的所有的事情。他们的工作也被看成是这次政社合作满分的示范。

10.png

葛希澈

代表月亮消灭病毒志愿者联盟协调调度负责人

我们团队作为民间的草根选手,很多志愿者有的在武汉有的不在武汉,看到网上很多求助,也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到目前为止,我们整个联盟差不多有40多个民间志愿者车队,包括志愿者司机大概有1200人左右。

我们最开始遇到的问题就是通行证和志愿者防护用品的问题,不管是运送物资,或是接送医护人员,还是给各个社区帮助他们去送物资,都可能会直接或者间接的面对病毒感染,包括团队里面每一次有人发烧,我们每个人都是极度紧张和担心的。所以前期主要是找寻防护物资类提供给各车队以及个人志愿者。

再然后通行证是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因为我们属于民间的临时自发组织,民间志愿者很多都是临时加入,确实是有一些通行阻碍的,但是我们也得到了很多企业,个人以及警察的帮助,比如有时候我们在路上车坏或者临时故障,交警,个人志愿者以及类似途虎养车这样的平台会给我们提供帮助,以及帮我们协调。

在这次行动中,我有一个直接感受,就是我们的女性志愿者。用毛主席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妇女能顶半边天,我发现民间女性志愿者真的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巨大力量。比如说我们的领队月亮,就是一个90后姑娘。她们做的一些事情很让我们钦佩。我们有一个叫8090逆行车队的叫文佩,经常是晚上两三点钟,你只要一个电话,包括到现在随时随地一个电话,她就召集队员动起来了,自己亲自上阵,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间段说她在忙,说起不来,没有的。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例子,每时每刻都让我们动容和感动。

郝南:我是特别想听葛队的故事,因为在他的故事当中,经常想起一句话,网上经常讲的一句话--从来就没有什么天生的英雄,有的都是挺身而出的普通人。我觉得每一个平凡的人在这种场景下,所爆发的那种生命力,是让我们最动容的事情。

11.png

刘波

火星志愿者联盟发起人

坦白讲,面对这次疫情我们完全是一个新兵,大家没有任何的经验,但没想到真的一进去就是50多天无日无夜的状态,从自己做到联合多支志愿者团队搭建平台,我更想讲讲志愿者的故事。

分享一个有趣的事情:当时我们发现了烘干机是很多医疗队老师的一个痛点,痛点来自两方面,第一是他们的防护服、贴身的衣物没法干,晚上回去洗衣服干不了,有些老师基本上也没精力洗;第二点,我们得知新冠病毒在56度的高温半个小时以上是可以杀灭的,就觉得烘干机能有更多作用。复杂的是如何最快让老师们收到?

当时封城物流时效慢,所以最佳解决方案是武汉当地货源,多家联系确定京东武汉仓有现货,所以我们就快速统计需求,然后采购、配送,陆续解决了62批医疗队,还有8家医院一共389台的烘干机,32个小时内从策划到第一台配送到位。事后深圳志愿者毛明辉说,我在你们之前采购的救援物资,却晚了好久都没配送到位,术业有专攻,志愿者应该联合救援发挥更大效能。

还有一个志愿者“武汉是我家”的韩建强,说了一句话很有意思,他形容我们更像一个小电驴,国家更像一辆高铁,我们能做的就是快速去解决国家还没有精力去处理的那些共性的、紧急的小问题,我们小电驴先快速跑出来,拉出一条道来,这样后面国家这辆高铁就可以快速的驶进来。

郝南:火星联盟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永远开门、送货上门的百货商店,基本上在一线里面,不管是什么人,他们缺什么,刘波的队伍就去送什么;而且他们在这过程中不断的发现问题,不断的解决问题,不断的去转向,这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大家真的是说竭尽全力只为去解决一线出现的问题。

12.png

郁之虹

武汉大学社会学院讲师

我们的服务主要是在线上提供的,最开始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有一种很强的无力感,觉得我们在线上,他们要的东西我们很可能给不到,要床位,要核酸给不到怎么办,我们的工作是不是没有价值。当后来走过了以后,回头看就发现其实我们在对方最绝境的时候,能够提供陪伴、支持,跟他们一起想方法,这个对服务对象来说是特别重要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很重要的核心就是作为人的一种人文关怀。

比如说像隔离点,我们有一个个案,就是他的哥哥来武汉看他不幸被传染了,当事人非常的崩溃和绝望,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就陪伴他做了很多的努力,最后虽然他哥哥离去了,但让我们感到很欣慰的是,这个当事人因为觉得他在最难的时候我们没有离弃他,所以当他回到社区以后,也成了一位线上的志愿者,协助他们社区去提供买菜服务,他的一句话给我触动特别深,他就说,因为在我最难的时候,在我绝境的时候,你们帮了我,所以当我现在有力量的时候,我一定要帮别人。

郝南:感谢郁老师,给我们很生动的讲述了他们的经历,其中我们听到了在生死边缘上去挣扎的普通人,这样的遭遇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至暗时刻,在这样的至暗时刻里面因为有陪伴,所以可以让他们在黑暗中看到光,我觉得这样的服务是非常重要的。

13.png

严昌筠

湖北荆门义工联秘书长

湖北省慈善总会物资分发督导组组长

我们是荆门的一支公益组织,在当地应该是比较有影响的公益组织,我们根据不同的需求,分阶段开展行动:

第一阶段1月25日我们就成立了抗疫服务队筹措物资,对接口罩有20多万支,然后安心裤、试剂盒也有2000多个,还有呼吸机。

第二阶段是对接海外物资,当时我被湖北省慈善总会抽调过去担任物资分发督导组组长,我们参与对接捐赠人,收集当地医院的需求引导他们定向的捐赠。同时,我们召集湖北省17个县市州志愿者组织,物色骨干108人,投入到物资督导工作中来,在湖北省建立了一个天眼地网,这些物资从海外过来,通过我们和当地的医院、政府部门及指挥部的协调,第一时间进到国内来,迅速抵达医院里面去。这次疫情,有超过3000万件物资涌向了慈善总会,我们大部分进行了督导,当然捐赠有很多的环节,在最后一公里最关键的环节我们参与督导,湖北省慈善总会没有遭受质疑,我们觉得挺开心。

第三阶段是在组织志愿者分布各个社区开展便民服务,此外,我们还配合建辉基金会做了一个“致敬逆行者”项目,来支持一线患病的医护人员家属、社区工作人员,致敬抗疫志愿团队。每个一万,致敬了三批。

第四阶段通过绿色通道募集物资反哺海外华人,前一阶段,他们全球扫货支持湖北,当时建立了一个个捐赠清关群,现在就在这些现有的平台上就手开展行动。

郝南:严会长给我们讲过一个数字,有3000多万件物资,这个数字让我很震惊,我做救灾做了12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数字,光慈善总会就有3000多万件的物资,这个数字真的是无法想象的。实际上这些物资当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通过严会长和他们的小伙伴去有效的对接到各个医院、各个地方,而且是湖北全境的不同的地方去。

14.png

沈旭

NCP生命支援-武汉留守孕妈支援团队发起人

我们95%基本上都是在线的志愿者。我们从26号开始建立这样一个群,到现在已经有1200个孕妈,有230个孩子出生。我们志愿者跟我说,这个过程中因为有的志愿者是刚刚失去自己的宝宝,其实自己还蛮大创伤的,但是因为在支持别人的过程中,他们能感受到自己并不孤单。

我们每天24小时都有人值班,随时有人跟进评估孕妇临产的指征是不是应该去医院,因为武汉的情况其实到现在为止,都是医院不会太接收待产孕妇,都是你必须到了紧急时刻,它才接收。有的孕妇有可能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又被退回去,她们就很绝望。所以我们就尽量让孕妇减少去医院,只有判断她必须去医院的情况下,我们才要联系车辆,而且这个车辆基本上也是24小时备用的。同时我们觉得她的紧急程度如果用私家车很危险,必须得用救护车,我们就帮她去解决这些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很多评估在线服务的事情都是我们在线志愿者在做,同时我们也有几十名志愿者,每隔两天就要给所有的武汉医院扫一遍信息,打电话咨询信息,哪些医院可以生产,做什么样的产检等等。

医院最开始的时候都觉得我们好烦,后来都觉得我们在帮他们,因为我们做这些事情是在帮他们缓解一些孕妇的焦虑,让孕妇减少去医院。然后,我们搜集完这些信息之后,就请技术人员视觉化,做就诊指南H5开发,孕妇可以在我们的就诊指南上搜索到哪些医院对她们来说是合适的,按区、按医院类型,包括按她们选择的一些项目都可以筛选到。

3.

互动:回应参与者的问题或思考

主持人郝南在嘉宾分享之后,引导嘉宾与参与观众围绕“目前遇到的问题和调整”进行互动讨论。大家都非常热情参与,但是由于时间有限,嘉宾针对性回答了大家普遍关注的一些问题:包括志愿服务成本问题,政社协作问题等。

9.png

邓世杰

英山nCoV Relief科学防疫志愿中心负责人

大别山阅读空间创始人

先回答伙伴提的问题--我们怎么样跟政府的协作。其实我们在成立这个中心的时候也是慢慢摸索的。具体怎么对接呢?其实每一级组织里面,都是有特定的倾向性,比如感染人群是医疗组,管控人群是社会稳定组,卡口是平时管交通的人在管的。就我们而言,我们是把每个组对接到政府部门的每个组里面,跟分管县长或者常委沟通,比较有利地解决了很多问题。说白了这里面有一个逻辑,如果你找的人不对,他管不了他们范围外的东西,你找他是没有用的。

11.png

刘波

火星志愿者联盟发起人

最大的问题还是我刚才讲的,志愿者团队的努力及付出需要有官方或者有关部门的指导,包括是否有相关的注册、法律法规的支持以及相关培训等,可以让志愿者组织更正规化,未来再有危机时可以更快更大地发挥作用。火星志愿者联盟希望后续对志愿者可以做到一系列的支持,就像我们的口号一样--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希望这些星星之火未来可以持续燎原。

14.png

沈旭

NCP生命支援-武汉留守孕妈支援团队发起人

我们思考最多的问题是:怎么让一些容易被忽视的人的需求能被看到和有效地去解决。我们为什么会关注到孕妇这个群体,就是因为这是一个特殊人数,而特殊人群是有特殊需要的,就跟老人一样。我们在疫情中有很多不同的特殊人群,孩子、孕妇、老人包括非新冠重症患者、癌症患者,他们的需求实际上是没有被看到的,或者没有被有意识地关注到他们的需求如何满足。我们后期会继续做孕妇的心理干预以及社区种子的培训。

10.png

葛希澈

代表月亮消灭病毒志愿者联盟协调调度负责人

现在遇到的困难是,我们如果从省外拉物资或者去协调的话,第一个是通行证的问题,现在民间志愿者数量特别多,车辆通行证的问题我们是希望找一个相关部门协调的。还有一个困难是孤寡老人和周边困难群众帮扶问题,志愿者每一家每一户去送物资只能是局部性的,但是整个武汉市这么多社区怎么去落实是让我们很头疼的。因为社区的志愿者数量也有限,我们民间志愿者团体也希望能更好更有效的方式参与进来,配合政府的号召和响应。一到关键时候,可以人人皆兵。保卫我们的家园。

12.png

郁之虹

武汉大学社会学院讲师

用一句话来总结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志愿服务转变成专业服务中间需要一些支持。因为我们是想提供哀伤辅导的,哀伤服务就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一般来说是半年到一年。还有一些其他的灾后心理重建的工作,虽然这些对象没有丧亲者,但是他们也有很多创伤。如果我们停止志愿陪伴的话,他们很多人情绪很快会爆发出来,而且灾后的3-6个月期间是负面情绪爆发期。

13.png

严昌筠

湖北荆门义工联秘书长

湖北省慈善总会物资分发督导组组长

一个问题是,如何搭建省级区域公益平台,支持民间公益组织在这个平台里面共同成长,打造湖北省的公益生态圈。另一个问题是我们现在在开展国际支援时碰到的,国外和我们的意识不一样,他们用另外一种模式在对抗疫情,我们如何和他们对接,促成彼此更好地理解与合作。

17.png

郝南

NCP生命支援网络发起人,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负责人

我想在这次疫情中,还有很多潜在的或长期的需求,等待我们去持续关注和有效解决。大家仍然在行动,得到的支持可能会越来越少,成本的问题也可能越来越突出。随着疫情的变化,我们将从一个非凡的状态慢慢回归到一个常态,也会面临我们自己的、外部的和我们要做的事情之间的挑战和冲突,这些问题都需要整个行业甚至全社会去发现、解决的。所以我们也倡议大家更多关注接下来更长期的需求,不要让这些需求在焦点过去以后被忽视和遗忘。

最后,再一次向几位行动者致以我们的敬意,也谢谢所有人的参与,谢谢大家!

来源:公益大爆炸

作者:正荣Foundation

编辑:善达君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