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光:腾讯、阿里等支持互联网公益募捐,只是一种非市场化过渡模式
标签:
观察 思想者 徐永光  
徐永光:腾讯、阿里等支持互联网公益募捐,只是一种非市场化过渡模式
提要
互联网募捐的发展趋势,一定是自主选择中介服务机构,通过专业化定制、市场化服务、数据共享,由慈善组织向募捐服务支付一定服务费用,同时借助市场竞争产生若干有公信力的、提供高效服务的互联网募捐平台。中国互联网公益的出路就在此。

中国慈善传统源远流长。孔子讲“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子的这条语录,与基督耶稣、默罕默德先知的话一起,悬挂在日内瓦国际红十字会博物馆大厅。他所说“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几乎囊括了我们今天民政部的业务范围。

慈善与宗教信仰有天然联系。据说牛津大学有一个研究报告称,全世界不信宗教的有13亿人,12亿人在中国。全世界不信教的人肯定不止13亿,而中国只有1亿宗教信众,这是国家宗教局的统计数据。实际上,中国人缺乏宗教传统,但中华文化传统并不缺少慈善基因。孔子诞生在2571年前,比耶稣早出生了551年。

传统慈善遵循费孝通先生所说都“差序结构”规则,由爱亲人,推己及人,到爱他人,爱众生,与他人众生守望相助。

传统慈善往往是熟人、邻里之间的互助 ,只有“施”与“授”的关系,这种慈善可称为私益慈善,而现代慈善属于公益慈善。《慈善法》是规范公益慈善的法律,个人求助捐款不在《慈善法》调整范围,法律定义属于私人馈赠性质。

传统慈善原本受到空间和技术限制,信息不可传播很远,互助行为能力有局限。今天,运用互联网传播和在线支付手段,个人大病求助平台纷纷出现。水滴筹、轻松筹、无忧筹、爱心筹4家公司,到去年三年内,为个人大病求助募捐超过500亿。他们借助互联网威力,突破了传统慈善的时空局限,把个人求助的私益慈善做到了极致。

但个人救助平台也出现了不少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信息不对称性,不断出现信任危机,譬如“罗尔事件”。针对个人求助互联网慈善的爆发,我提出,应动员和组织志愿者的力量,帮助募捐平台做信息甄别,把信任环节做好了,就能实现“互联网激发慈善传统,志愿者化解信任痛点;一人有急难,天下施援手”。大量困难群众的救急救难,通过民间自主互助就得到化解了。

对照现代慈善的民间公益组织,同样三年,尽管有腾讯99公益日搞得热火朝天,还有支付宝公益的公益宝贝捐款,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公益平台募捐总额不到100亿。也就是说,全国几十万家公益慈善组织,通过互联网募捐的总额,不到4家私人公司的五分之一。问题出在哪里?就是《慈善法》的硬伤,用计划经济思维,废了互联网公益的武功。

2016年颁布的《慈善法》规定,慈善募捐必须首先到政府核发牌照的互联网平台,才能在自己网站募捐。早已为慈善组织自主使用的互联网工具被《慈善法》废止,行政管控慈善组织的信息化权利,是该法的硬伤。

我在20多年前就已对互联网公益做出预测:“在线捐款的选择性、便捷性和透明性,将使那些影响大、信誉好的非营利机构更加迅速地壮大起来”。2000年,希望工程官网就开始在线募捐,用的是马蔚华任行长的招商银行刚刚上线的“一网通”——这是当时国内首款互联网金融工具。开通网络募捐半年内,在线捐款人数即超过4500人,捐款总额达到200多万人民币。

2008年汶川地震,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是互联网募捐的大赢家,从网上接受捐款超10万笔,捐款总额400多万,平均每笔捐款40元。2013年4月20日雅安地震发生,壹基金对接腾讯乐捐、新浪微公益、支付宝、易宝公益等平台,引爆互联网募捐。截至4月23日下午4时19分,仅由壹基金和支付宝公益平台联合推出的为雅安地震灾区捐款活动已有368531人参与,募得善款2250万余元。这次地震募捐,壹基金共募集捐款超过4亿人民币。

按照《慈善法》,这些机构今天进行网络自主募捐,就是违法行为。

《慈善法》窒息了互联网公益的创新。移动互联网、AI、新媒体传播日新月异,整合营销、H5、头条、趣头条、抖音......,已成为社交和商业的活跃工具,一条信息、一个小程序制作都可能瞬间引爆亿万部手机。这些创新技术和工具都可以为公益所用,成为即时的、无所不在地连接亿万公众的纽带,犹如慈善组织连接社会的毛细血管,源源不断地获得公众的捐款和支持,补充新鲜血液。

残酷的现实是,任何一家公益组织和没有领到平台“牌照”的互联网、新媒体传播机构或技术开发第三方,欲借助科技创新的机会,推出互联网公益筹款的创新模式,面对的是一张未经行政许可的“生死牌”。逆信息化生存、去市场化发展的中国现代公益慈善,还有什么前途。

还有,公益募捐,筹人比筹款更重要,大数据比捐款更值钱。现在,把互联网捐款限制在政府指定的平台,绝大多数慈善组织拿到了捐款,得不到捐款人的大数据。大数据是财富,这些财富大部分不是慈善组织所有,而是公司所有。

互联网募捐的发展趋势,一定是自主选择中介服务机构,通过专业化定制、市场化服务、数据共享,由慈善组织向募捐服务支付一定服务费用,同时借助市场竞争产生若干有公信力的、提供高效服务的互联网募捐平台。中国互联网公益的出路就在此。我对腾讯、阿里等机构支持互联网公益募捐表示赞赏,但这还是一种带有计划经济色彩的、非市场化过渡模式。

英国有10多家慈善募捐网站,其中一家名为Just Giving的公司,注册用户超过了2200万人,遍布160多个国家,共筹款45亿美元,帮助了全世界25788个慈善项目。网站向募款设立人收取捐款的5%费用作为运营成本。这比英国慈善组织的筹款成本通常在10%左右低了许多。

Just Giving已经被美国一家名为Blackbaud的慈善科技公司收购,收购价为9500万英镑,这家美国公司还并购了15家慈善科技公司,包括企业志愿者和职场捐赠平台。Blackbaud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前几天股价60美元,市值29.75亿美元,大约200亿人民币。

三一基金会秘书长李劲有一句名言“商业走公益的路,让公益无路可走”,实际上公益有光明大道可以走,可以借助互联网、借助科技手段一飞冲天,现在是被捆着手脚,只能匍匐,不是匍匐前进,而是匍匐倒退。


来源:南都公益基金会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