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艺男——冯波
标签:
瓷娃娃  
阳光文艺男——冯波
提要
冯波说,“笑也是一天,哭也是一天,有的笑为什么还要哭呢?”所以现在冯波每天都是笑眯眯的,“相对于健康人来说,我可能会差一点,但相对很多瓷娃娃来说,我的境况比他们好太多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学着感恩呢?”

“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对月情似天……”随着台上歌手令人惊艳的男女声转换,瓷娃娃病人联欢会的气氛又被推到一个新的顶点,台下的叫好声和掌声渐渐被“再来一个”的呼喊所压过去。拗不过观众的热情,台上略带羞赧的歌手又与他人合作了一曲《醉拳》,铿锵有力的歌声加上表演者精彩的双节棍演出,这个节目又获得了一个满堂彩。在众人的欢呼和掌声中,他挥舞着没有拄拐的那一只手,向台下的观众致谢,随后便又羞涩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当坐在他周围的人拍拍他的肩膀,说“冯波,你唱得真好”的时候,他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有吗?”

这个在联欢会上“惊艳四座”的人就是冯波。虽然也患有成骨不全症,但冯波平时并不拄拐。这次是因为在来大会之前不小心滑了一跤,扭伤了膝盖,他才重新拾起大学毕业后就再也没有拄过的双拐。

如同许多瓷娃娃一样,冯波的个子不是很高。一双不大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再加上略微有些宽的鼻子,冯波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憨憨的,没有什么距离感。而他的口头禅似乎就是“这没什么”。

艰难与幸福的求学之路

1981年,冯波出生在江苏常州一个普通的家庭里面。出生后的冯波很健康,和普通的孩子一样嬉戏玩耍,调皮捣蛋。但一切在冯波五岁的时候发生了变化。在一次与小伙伴的玩耍中,冯波被推到了路边的沟里,摔断了腿。一开始家里人还以为是脱臼,后来经过医生的检查完才知道这不是脱臼,是骨折,而这也是冯波第一次骨折。

从此之后,骨折就像噩梦一样缠着他,每年至少一次,多的时候两次。由于骨折过于频繁,冯波脚上几乎一年到头都绑着夹板,脚上的肌肉也渐渐的萎缩,慢慢的,冯波便不能走路了。家里也为给冯波治病花了大量的钱,但效果都甚微。

虽然如此,冯波的求学之路并没有因此而断。冯波的父亲每天早晚坚持送他上下学,无论刮风下雨,从未间断。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如此。有人曾经开玩笑的说,这到底是冯波在念书,还是他爸在念书。

除了父亲,冯波的老师和同学也给了他很多帮助。小学到初中,他的同学一直背他,送他上厕所,做试验。每当周六补课不蒸饭的时候,他的班主任还会做饭给他吃。这种爱心一直延续到高中、大学。如今,冯波在一家企业做电子工程师。而他也一直把对这些同学、老师的感恩放在心中那片最柔软的地方。

大学之后,冯波便不再需要双拐,可以独立行走了。冯波笑称这是大学四年来回跑教室结果。如今冯波走路除了稍微慢一点外,已和正常人无任何差别。而他自己连续走一个小时都没有问题。

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在外人的眼里,冯波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但在冯波的眼里,这些都是“还可以”。由于现在厂里的电子实验室基本靠他一个人支撑,除了实验室的工作,其他所有对接的业务都必须由他亲自上阵。在扭伤膝盖后仅仅一天,冯波便去广州出差。加班对于冯波来说也是家常便饭,由于经常工作到半夜,冯波已经不适应早于晚上十一点睡觉了。过去每到周六周日,冯波还会补上一觉,但现在的他则表示,“每天早上7点准时睁眼,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虽然现在厂里的实验室基本以冯波为支撑,但冯波所拿的工资并不高。加上只喜欢技术的冯波并不喜欢跑业务的工作,冯波计划和擅长项目管理的同学一起创业、做老板,完成自己一直以来的创业梦想。

简单的闲暇时光

对于自己在瓷娃娃联欢会上精彩的发挥,冯波谦虚地表示“没什么”。小时候的冯波特别喜欢看地方电视台的点歌节目,一首首动人的旋律像鼓一样敲打着他的内心。于是冯波便一遍遍地模仿电视中的歌手唱歌,小虎队、张信哲……几乎所有歌手的歌他都能哼上两句。大学时,冯波凭借一首《窗外》还获得了歌唱比赛第二名的好成绩,对此,冯波还是惯性的笑笑“就是得了一个奖,没什么的。”

除了唱歌,冯波平时还喜欢看历史书、打电脑游戏。冯波喜欢看正史,像《明通鉴》、《清通鉴》、《资治通鉴》等他都如数家珍。无论你谈到古代的哪位皇帝,他都可以给你讲出一大堆东西出来。而电脑游戏,则是在工作之余小小的休闲。当谈到为什么他不看电视剧的时候,他的理由很简单:“太长,没时间看”。

冯波说,“笑也是一天,哭也是一天,有的笑为什么还要哭呢?”所以现在冯波每天都是笑眯眯的,“相对于健康人来说,我可能会差一点,但相对很多瓷娃娃来说,我的境况比他们好太多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学着感恩呢?”

作者:白云  编辑:刘长春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