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初建时(一)
标签:
教育信息化 阳光书屋 创益邦  
“阳光书屋”初建时(一)
提要
一群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海内外名校毕业生们,正在生命中最好的年纪,希望以“一人一机”的平板电脑为载体,用科技填补城乡教育的鸿沟。

美国杜克大学毕业生朱若辰现在还记得,两年前,甘肃一个农村学校的英语老师向他抱怨,“孩子们太难教了,他们连‘安普’也不会。”
  “‘安普’是什么?”朱若辰感到奇怪。
  “‘安普’你也不知道吗?”老师反问道,“a-p-p-l-e,‘安普’。”
  朱若辰当时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应对。
  但两年后的今天,孩子们可以通过手中的平板电脑,学习英文单词的纯正发音。不只如此,用手按住“a”,小喇叭里就会传出“?”的发音——这是朱若辰他们特地设计的发音分解功能。
  这种专供中国乡村小学师生们使用的平板电脑,来自一家名叫“阳光书屋”的公益组织,其创办者,是几名毕业于美国名校的中国学生。如今,大部分参与者也都来自国内外一流高校。从2011年至2013年,阳光书屋已为甘肃、湖南的四所农村学校发放了2000台平板电脑,这个年轻的团队愿景极其宏大:致力于用科技填补乡村教育鸿沟,为乡村的孩子们带去知识、开阔视野,加强好奇心与梦想。

 是不是来卖软件的
  2013年10月,高原上秋意渐显。日头暖洋洋的,阳光直射进教室。在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四坝乡九年制学校,七(三)班英语老师王晓斌正在上课,黑板上并排写着两个英文单词:“much”“old”。
  这间普通的乡村小学看上去有些古旧,颜色不一的木头桌椅被统一罩上了绿色桌布,但师生们手里却人手一台平板电脑。学校里都亲切地把这种平板电脑称为“晓书”,孩子们还细心地打扮了晓书,橙红色外壳被贴上彩色贴纸,或是签上了大名。
  “根据下面的情境,选出最合适的答案:OK与下面哪个肢体语言意思相近呢?”王晓斌老师让学生用晓书开始课堂测试。选项分别是摇头、闭眼、点头、皱眉。坐在后排的一位小男生有些犹豫,在“B闭眼”和“C点头”之间摇摆不定。
  如果他回答正确,屏幕右上角将标注一枚小红心,以示奖励;如果错了,页面返回到“OK”的解释,让他重新学习。一旦挑战成功,屏幕上就出现一个金色奖杯,积分也增加。
  这是阳光书屋设计的“阳光英语”应用程序,从今年秋季学期起开始使用。对应着教材大纲,它涵盖了单词认识、记忆、复习和测试,发音分解也包括其中。
  两年前,当杨临风带着他的项目计划找到四坝学校校长曹高年时,曹高年完全不明白这群“小娃娃们”到底要做些什么:他们既不是志愿者来支教,也不是慈善组织送物资,而是向曹高年推广他们研发的一种电子书。“我还在想他们是不是来卖教学软件的。”曹高年说。
  但看来看去,曹高年打消了疑虑。杨临风年纪不过二十出头,面色白净,戴着细框眼镜,每句话都说得极为诚恳。他一再坚持,学校只需为孩子们安排每周四节的晓书阅读课,压根没提钱的事。
  那是“阳光书屋”的初创阶段,团队的全职成员不过四五位,清一色都是毕业于美国哈佛、杜克、斯坦福等常青藤名校的回国留学生。
  2010年时,杨临风、朱若辰、杨歌在美国相识,他们分别就读于哈佛大学、杜克大学和耶鲁大学,在国外求学时就很热心于各种公益活动,也都曾在假期回国支教。一次闲聊中,有人提起,中国乡村教育太落后了,大部分学校连个像样的图书馆都没有,孩子们几乎没书可看。三人感慨万千。
  不知是谁突然说了一句:咱们做个电子阅读器吧!
  好呀!杨临风的专业是计算机,朱若辰的辅修专业是教育与心理学,杨歌则是学数学的,三人所学都有用武之地,于是一拍即合!
  2011年6月,杨临风毕业后回国,一年后辞职,全职创办“阳光书屋”。朱若辰毕业后也回国全职加入,杨歌则在美国继续读书、兼职出力。在海淀区一套朋友的商住两用房里,他们开始了这场教育、科技与公益结合的创业。
  本来,他们想开发一种电子阅读器,为农村孩子提供课外读物,便起名“阳光书屋”。但平板电脑的迅速流行,使他们放弃了原来的计划,转而决定定制价格更低廉、软件兼容性更强的安卓开源平台的平板电脑。
  杨临风坦言,最初对这个项目的前景并不确定,也不知道自己会坚持多久,但之后他想通了,“既然不确定,那就做到确定为止”。

几个年轻人的梦想如何转化为现实,“阳光书屋”的故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用互联网技术颠覆乡村教育

cathy_min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网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