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初建时(二)
标签:
阳光书屋 教育信息化 创益邦  
“阳光书屋”初建时(二)
提要
一群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海内外名校毕业生们,正在生命中最好的年纪,希望以“一人一机”的平板电脑为载体,用科技填补城乡教育的鸿沟。

从电子书到课堂

  三个人分工明确:杨临风负责软件设计及总体执行,朱若辰是课程组总监,杨歌则负责硬件设计和用户体验设计。

  那时,阳光书屋还没有正式注册,一位香港企业家出于信任,向杨临风的个人账户打了100万元人民币(后来又追加了50万元),成为了项目的启动资金。靠着朋友介绍,深圳一家小公司终于同意承接他们的平板电脑定制订单——要求成本在千元以下,但第一批订单只有1000台。

  同样是朋友辗转介绍,超星阅读与中文在线爽快同意提供免费数字出版资源。

  2011年秋天,四坝学校的孩子们拿到人生中的第一部平板电脑——晓书。

  七(二)班女生白瑞说,在那一年仅剩的几个月里,她就在晓书上看了二十多本书。她喜欢《城南旧事》,也爱《高老头》,“那三个女儿都有太多贪欲了。”她说,没有晓书之前,她一年看的书都不到10本——家里没什么书,学校的图书馆也很少开放。

  平板电脑也迅速让孩子们爆发出了创造力。他们很快自学会了各种破解办法,改动了一切可以改动的设置,比如,把文件夹摆成心形,将其命名为“感觉不会再爱了”;他们自己安装了QQ,下载了动画片;还有人在系统里横冲直撞,玩出了安卓系统的隐藏“彩蛋”,一个安卓小人骑着车,在屏幕上飞来飞去……

  杨临风本来很开心,孩子们就是要会玩儿,才能有创造力啊!但家长和老师都强烈抗议:“晓书”应该是学习工具,不应是娱乐玩具。

  技术团队讨论许久,采取了折衷做法:屏蔽了系统关键程序设置,采用后台配置白名单的方法,只展示允许的应用程序图标,但允许孩子自行设置桌面左侧标签,可以添加自己的名字,还有11种超萌头像供他们选择。

但是,这群大学生们渐渐发现,他们将解决“中国农村教育问题”的办法想得太简单了。

农村孩子个头普遍偏低,学业基础更差,初中生的水平不过相当于城市里普通四五年级。
  更让“驻校大使”们没有预料到的是,因为留守儿童多、没有课外读物,“不只是表达自己想法的能力差,孩子们的表达欲望也很低下。”高任骋曾找一个初一女孩谈心,那女孩一句话讲了半分钟。
  如何通过技术手段改变这种状况,项目成员最终想到的办法是——继续丰富平板电脑,开发课程学习程序,使之成为改变老师授课方式的帮手,成为孩子们学习的全方位助手。
  2012年秋天起,阳光书屋开始派出驻校大使,了解师生在学习中的“痛点”,不断反馈给课程组和技术组,再由后方想办法转换成易于理解和游戏的学习软件。
  比如,课程组李夏听过一节语文课。老师先请学生一段段朗读课文,遇上生僻字词,就停下讲解,等到字词讲解结束,45分钟的课程已经过去了25分钟,语文课几乎成了识字课。
  李夏找到语文老师讨论,老师说,他也觉得这部分有点无聊,但如果学生不预习,字词不认识,课也没法上。
  阳光书屋打算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特地在学习软件里设置了预习环节,使用视频、动图等办法,吸引孩子们在课前自行学习。比如,学习“点缀”一词时,孩子们会先看到一棵松树,加上“点缀”,就变成了一棵圣诞树。
  英语,语文、数学、物理等科目的学习软件正在陆续上线。有围绕着教材的知识点讲解,也有课后测试。比如,“负数”这节课后的问题是:“现在是零下5度,提高10度,会到多少度呢?”
  不过,晓书很快面临众口难调的问题。有老师问,练习题太简单了,能不能难一点;有老师建议:除了选择题,最好再加上简答题、填空题;还有老师问驻校大使:上传课件时,怎么把PPT文件转成PDF格式文档呢?
  每两三个星期,校方和项目专员们召开一次总结会。曹高年对此非常感慨:“很多(支教活动)都是坐在办公室里想象,与实际教学有很大距离,但阳光书屋正好相反,他们是下到最基层的。”

“阳光书屋”的建立,靠的是一拨高学历、高素质的年轻人的热情和闯劲儿,他们能够坚持下来,长久地把这项事业做下去吗?更多人物故事,未完待续......

cathy_min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网

如果喜欢,可查看更多“教育信息化”内容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