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初建时(三)
标签:
创益邦 阳光书屋 教育信息化  
“阳光书屋”初建时(三)
提要
一群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海内外名校毕业生们,正在生命中最好的年纪,希望以“一人一机”的平板电脑为载体,用科技填补城乡教育的鸿沟。

接地气”的骄子们

2012年夏天,阳光书屋驻校大使卜家到达湖南项目点。第一天晚上,她就把头蒙在被子里大哭一场。

尽管学校为她新弹了棉被,还贴心地放了一大麻袋西瓜,但她有强烈的崩溃感:床是用两张木板搭的,锈迹斑斑的窗框上没有玻璃,老鼠在去往公共厕所的路上自由出没。

卜家2012年6月毕业于西交利物浦大学,还拿到了英国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如果没有选择阳光书屋,她应该已身在英国。她因此“质问自己为什么要来村里,为什么要忍受这些,为什么做这个选择?!”

“阳光书屋”如今已有15名专职成员,每位成员都是海内外名校毕业生:项目部总监高任骋毕业于北京大学,在美国南加州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后回国;甘肃四坝学校项目专员崔英子毕业于云南大学,后留学英国学习管理咨询,今年刚从浦发银行辞职。

崔英子形容辞职“是为了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高任骋的理由是,“有很强的了解中国另一面的愿望”;而卜家则是“因为把出国读研作为对父母的承诺,一直找不到一个真正能说服自己的动机,于是在寻找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或是自己真正想学习的东西”。

这是一个颇具理想主义色彩、奉献精神的团队。他们大多家境优裕,自小受的都是优质教育,他们完全可以在北上广等超大都市,找到一份月薪上万的白领工作。但在阳光书屋,杨临风的月薪也不过五千元,驻校专员则更低。

对他们来说,农村是终止于父辈的苦难。但难得的是,他们之中对于自己的今天也有一个共识:我们并不比别人优秀,只是比别人拥有了更好的教育资源而已。崔英子仍有远房亲戚在山西农村生活。她因此得以比较,表妹过得没有自己好,“只是因为她没有像我一样幸运地出生在城市里”。

这群年轻人,在生命中最好的年纪,不再为了上学而上学,为了出国而出国,而是“想要尽可能多地为他人和社会做些什么,传播知识、希望和感动”。

“接地气是最好的理想主义化为行动力的方式。”高任骋说。这有时以改变某种交往方式来表现,比如他第一次见项目学校校长,校长递给他一支烟,他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有时则直接反映在项目的改进上,比如最初视频中的配音语速很慢,老师们委婉地提醒说,尽管农村孩子基础差,但反应并不慢。课程组李夏如今自己归纳了为视频配音的原则:“应控制在5分钟之内;要在抽象的词语上花费更多时间,在具象词语上多找图片……”

点滴进步也在他们的努力中发生。一天,一位六年级女孩开心地告诉高任骋,“我学会了娃娃用法语怎么说啦!”这是她利用一个第三方软件自学的成果。

还有一个孩子,在学习了构词法发音后,尽管不认识单词“antidisestablishmentarianism(反对教会与国家分开学说)”,却正确地读出了这个单词,她带着自信与兴奋向杨临风展示时,杨临风吃惊地张大嘴。

“晓书”甚至还改变了孩子们的性格。在高任骋驻点的学校,一个原来顽皮、爱出风头的男学生,现在会帮助同学们处理晓书使用中出现的问题,有时还静静地搬把椅子,在教室外看《三毛从军记》。

课间时,常有三三两两的孩子凑到一起,看电脑上的软件。每当后台有资源更新,没等驻校大使通知,孩子们已经一传十、十传百地更新了。

高任骋将自己这一代称为“个人电脑的技术原住民”,而阳光书屋所服务的初中生、小学生,则是“移动终端的技术原住民”。他欣慰的是,“我们覆盖到的学生,至少在掌握这个新技术是领先于其他农村学生的。”

卜家最终在湖南项目点呆了足足150天,并回答了当初自己的困惑:“看着四周的老师和学生,每天都过得乐呵呵的,没有抱怨,没有不平衡,我也找到了现在这个更好的自己,更宽容、更真实、更脚踏实地。”

眼下,阳光书屋已在甘肃、湖南两省发展了4个项目试验点。他们对十几个知识点进行前测和后测,一个多学期跟踪后得出平均结果。以数学为例,在100名初一学生中,测试通过率之前只有50%,之后则高到后测的百分之七十多。

结论还显示,练习对成绩最好和最差的学生帮助不大,而成绩中部和中部偏下的学生进步则非常明显,“而这部分学生正是我们要重点帮助的。”高任骋说。

晓书也更加成熟。中西部农村充电不便,后期定制的晓书特别设计了大电池,低温时还能自动加温。一个自动对焦摄像头,便于学生扫描和复印。学校里设置了服务器,即使外面断网,学生们也可以正常下载更新资源。

项目组仍在开发新的校本项目,技术组仍在不断测试和完善系统,并开发学生论坛等新的互动功能,他们的目标是,再用一年时间,探索出可复制、可推广的一整套方案与制度。

不过,对于未来,这些活力充沛的年轻人又是谨慎的,“我们希望在人员、技术和系统等能力同步发展的情况下再拓展新的项目点,”杨临风说,“但我希望让中国的每一个农村孩子都有一台学习用的平板电脑,我相信,三到五年内,它就有可能实现。”

cathy_min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网

阅读更多教育信息化内容

调查问卷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