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背后的阳光青年——杨临风
标签:
有范er人生 杨临风 阳光书屋 教育信息化  
“阳光书屋”背后的阳光青年——杨临风
提要
“名校背景”、“海归”、“青年才俊”,把这些标签加在杨临风的身上,看起来合情合理,哈佛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工作一年后毅然辞去了波士顿咨询公司职位,和几位美国常春藤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一起创办起了“阳光书屋”。

杨临风在哈佛4年学习的专业是计算机,辅修了经济学,课余时间与中国留学生同学时常谈及教育公益的话题。在海外留学生中,坚持做支教助学领域的公益活动十分普遍。2011年6月,他从哈佛毕业,在一家跨国咨询公司的北京办公室工作。一年后,杨临风离开这家外企,全职投入他与几个耶鲁、斯坦福、杜克大学的同学共同创建的“阳光书屋”公益行动。

而对阳光书屋的筹备,从2010年1月就开始了,还在大学时,杨临风一次听One Laptop Per Child的创始人尼葛洛庞帝的讲座,讲座结束后杨临风有机会跟他交流,听取了他对团队想法的建议。而类似这些与国际前沿的学术和技术专家的交流,坚定了杨临风和同伴们投身中国教育公益事业的信心,也让他们意识到许多做法需要根据中国的教育现状进行调整。

阳光书屋的创始团队在调研中发现,农村学校教学质量普遍偏低的原因不外三个方面:教育资源匮乏、教学方法陈旧、学生缺乏有针对性的辅导。这些“软性”问题很难用捐建新的教学楼,以及短期支教志愿者等可复制的方法系统性解决。在参考了国内外大量的公益案例后,杨临风决定以平板电脑和互联网为载体,搭载数字化的学习软件和教育资源,给每个学生一个二十四小时的学习伙伴,通过数字设备促进学习方式的改变。当然,这种想法遭到了很多人的质疑,因为平板电脑在城市的学校中尚未普及,直接发到农村会不会过于超前。在阳光书屋团队看来,一方面绝大多数农村地区的学校都已经通上了互联网,用电也不是问题,另一方面越是教育落后的地区,优质的教育资源能发挥的作用也越巨大。

在起初的工作之余,杨临风就和几个同学利用各种机会筹备信息化教育所需的硬件,很难想象这是怎样的一群年轻人,一个原本可以高枕无忧地继续在波士顿咨询的体面工作,而在他的背后,则站着十数位哈佛、耶鲁、斯坦福、杜克、伯克利、北大、清华、北航等国内外名校毕业的同事……杨临风说,他们这个团队最独特的应该就是做事方式了,在全中国可能都找不到第二个,想象一下:一群掌握着移动互联网和教育两方面的背景和做事方式的人,在互联网教育最浮躁的时代,选择跑到农村去深度挖掘需求,改变用户行为,在实地花一两年试图打磨最合适的教育产品;同时不仅仅是技术开发,也在设计制作数字原生的课程资源和教学方式;有商业化的能力和规划,用互联网创业团队的方式高效做事情,但却实实在在是个公益组织......

阳光人物_副本.jpg

这个公益性的创业团队打的便是“用信息技术改变乡村教育”的口号,不仅推出了自己的低价平板电脑“晓书”,也初步研发了他们的教学系统——集成了各种富媒体资料和一套基于学科教学的软件系统。

第一批晓书首先送到了甘肃武威凉州区四坝九年制学校和永昌镇和寨九年制学校两所乡级农村学校。他们选择课外阅读作为切入点,通过实验测试平板电脑的硬件和网络支持,以及学校的管理能力,看看这条路在农村能否行得通。

   经过一年的摸索,阳光书屋团队决定从做课外阅读切入课内教学。“课外阅读很有帮助,但课内教学也很重要”,杨临风说,观察了一个学期,他们发现很多孩子没有时间和精力深入课外阅读,“作业考试、家长老师的要求、薄弱的小学基础和极高的不及格率,都是课外阅读的拦路虎。如果不能帮助学生提高应试能力,就很难让他们有时间和精力做课外的提升,甚至会影响到学生的自信心。”

2012年9月,阳光书屋在湖南省衡阳市衡山县两所学校捐献了1000台平板电脑。“我们在耶鲁的一个朋友,毕业后在那儿当村官,对当地情况非常熟悉。”杨临风说,当地政府很重视,也非常受村民欢迎。从这时起,阳光书屋开始探索驻校大使模式,通过审查来自全国的申请,最终确定了7位驻校志愿者到项目所在的4所学校,帮助平板电脑教学更好地落地应用。“驻校大使发挥了很大作用,在农村地区,教师的负担很大,几十个水平参差不齐的学生上课,学习好的能考120分,差的最低只得3分,教师的课时非常紧,没有太多精力去思考教学方法的改进。”

而阳光书屋还在不断完善教学软件,希望把晓书继续扩展,使学生能充分利用课堂时间做知识的积累,腾出更多时间培养能力,真正地把素质教育带入农村。在合作机构的参与支持下,阳光书屋也开始专业化运作,通过研发、评估和教学等小组,持续探索适应乡村学校的信息化教育方式,并逐步推广到更多学校。

这个以杨临风为代表的、由海内外名校毕业生为核心的团队,全职投入乡村教育公益事业两年有余,也有了更长远的计划,那就是要做一家社会企业,在城市这端采用跟学校、机构分成的形式获得收入,反哺面向农村学生的公益业务,以保证整个项目和团队的长期、可持续发展。这就是阳光书屋现在、以及未来要做的一些事情。

#几段话让你更了解此阳光青年#

杨临风说:

4114808.jpg

我算比较幸运,在大学期间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原因我之前上的学校很不错,四中、伊顿中学、哈佛,感觉自己很幸运占有社会优质资源,大学学了计算机,大一开始对公益感兴趣,现在做的项目关注农村的信息化教育,怎么通过信息化手段通过科技复制农村,将近1个亿农村学生,希望系统化方式改变他们,这件事情足够让我非常希望做这件事情,这个过程很不顺,掉进去再爬出来,一点点往前走。

我有很多同学每个人都有很多梦想,现在这个点可能没有找到最合适的事情,我相信他们每个人有朝一日总会开始做这样的事情,实现他们最想做的事情,不是鼓励大家一毕业就创业,或者一毕业做很与众不同、或者伟大的事情,自己想清楚,那个时机总会到的,但是那个时机到了抓住一直往前做,只要自己敢往里放时间,没有什么可失去的,耗的时间足够长了,这件事情总能做成。

我们做阳光书屋初衷也是觉得,有没有可能能够做复制的方式,把这些不光知识东西,包括很多能力、思维东西系统化、复制化带到农村去,这是我们想做阳光书屋初衷的想法,当然这个过程一点点往前走,希望借助软件、借助科技、借助新的教育理念固化新兴教育方式,把信息科技作为催化剂,帮助农村老师、学生自我转变,最终转变他们课堂教学、转变课下学习方式。

我还是不太习惯领袖这个词安在自己身上,远远没有到那个程度,对这两个字理解的话,换一种思维方式想,领袖就是你做了一件,别人之前不太知道能不能做或者可以做事情,然后你做着做着,有很多因素,有自己能力、身边资源、运气不小心做成,别人看到这条路可以走通,于是你开拓新的领域,领袖就是这个意思。

编辑:cathy_min

了解“阳光书屋”项目详情


调查问卷 置顶